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7章 北萧然烧伤毁容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夜择昏在我耳边喊着什么,黑白无常也在我耳边说着什么,可是我一句都听不见。北萧然倒下去了,那个北萧然为了救我成了这个样子。

    我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泪水也模糊了我的眼睛。我只看见黑白无常从我身边离开,朝着北萧然赶过去。我只知道夜择昏一身是伤,站都站不稳,葴黥紧的抱着我,不让我跌下去。

    “他还没死!他还活着!”白无常高声喊了起来,这一声也将我唤醒了。北萧然没死,他说北萧然还活着。

    夜择昏也很激动,在我耳边喊了起来,“水晨,你听见没有,白无常说北萧然还没死,他还活着!”

    我本来就是泪流满面,如今又是喜极而泣,满脸的泪水和鼻涕。夜择昏给我擦了擦,说陪我一起过去看看。

    我们赶紧赶到了北萧然的身边,虽然他还有一口气,但是却也是身受重伤,奄奄一息了。

    不过,我都有点儿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北萧然了。他全身上下都被三昧真火烧伤,白无常将自己的披风披在他的身上,看着他血肉模糊的脸,我竟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庆幸还是应该伤心了。

    夜择昏看我愣住了,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轻声说道:“水晨你去喊喊北萧然吧!”

    我木然的跪在北萧然的身边,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北萧然,你醒醒,你听得见我说话吗?你醒醒啊!”

    黑白无常一人拉着他一只手,正在给他运功疗伤。过了一会儿,北萧然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看见北萧然醒了过来,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我激动的喊道:“北萧然,你醒了啊!你感觉怎么样?”

    “那个邪物呢?”北萧然一醒过来就记挂着吴尘的事情,他的情绪有些失控,不停的询问吴尘怎么样了。

    白无常捧着一颗烧的焦黑的心脏,举到了我们的眼前,说道:“那个吴尘已经烧没了,如今只剩下了这一颗心。”

    “水晨,你带在身上的死人灰还有吗?”北萧然看见那颗心脏,转头看向我,问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从口袋掏出了最后的那一点点装在瓶子里面的死人灰。北萧然想要举起手拿我手中的死人灰,但是他伤得太重了,根本举不起来。

    夜择昏明白了他的意思,对我说道:“水晨,你将死人灰撒在那颗心脏上面,这样的话吴尘才算彻底消灭了!”

    听了夜择昏的话,我心里一惊,但是看向北萧然,他吃力的点了点头。于是,白无常便将那颗心放在了我的旁边。

    我打开了装着死人灰的小瓶子,将剩下的所有的死人灰都撒在了那颗黑乎乎的心脏上面。只见那颗心脏突然变成了鲜红銫,而后又变成了灰白銫,最后随着一阵风烟消云散了。

    看着心脏烟消云散了之后,北萧然才总算是露出了一脸放松的表情。此时,天銫已经快大亮了。

    如今,我们这几个人,除了我都是身负重伤。靠我肯定是没有办法的,于是,白无常招来了地府的鬼差,让几个鬼差藝们去医院,然后他们两个人回去了地府。

    分别的时候,我们都有点儿担心黑白无常,夜择昏皱着眉头说道:“你们此番回去有什么打算吗?”

    黑无常突然笑了一下,说道:“能有什么打算,老白引发了走尸人事件,又隐瞒不报,导致很多无辜的人丧命。而我不仅知情不报,还私自偷走茵阳镜帮他,回去免不了一场责罚了!”

    认识黑无常这么长时间,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黑无常笑了,心里很是惊讶。白无常也笑了起来,看着我说道:“水晨,今日一别或许就后会无期了,你,和夜王爷都要保重!”

    虽然我不愿意黑白无常受罚,但是这次他们的确是惹下了罪过,地府的规矩我是挿不上嘴的。

    我深感自己作为一个普通人多么的无奈,最后只能看着黑白无常的背影说一句:“珍重!”

    鬼差将我们送到了医院的门口便立刻离开了,毕竟时辰不早了,他们不能在人间多待。

    我赶紧去医院挂急诊,夜择昏身受重伤,人类已经看不见他了。所以,医院里的人看着我一个女人扛着浑身被烧伤的北萧然进来的时候,全部都惊呆了。

    “医生,求你们救救他!求求你们了!”我朝着医院里面喊道。

    医院的医生护士立马退来担架车,然后将北萧然放到了车子上推去了手术室。我瘫软在医院大厅,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看着北萧然顺利被送到了手术室,我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黑白无常两个人之前用法力护住了北萧然的心脉,又尽力治了他的伤,所以经过一番抢救,北萧然总算是保住了一条命。

    手术结束,手术室外头的灯灭了的时候,我赶紧迎了上去。医生走了出来,对我说道:“真是奇迹,他看上去伤得那么重,肺部却没有受很大的伤害,呼吸道也没有被烟尘灼伤。”

    听了医生的话,我松了一口气,知道北萧然是真的没事了。可是,当我刚刚笑了笑,医生突然沉下脸,说道:“不过,他的皮肤大部分都被烧伤了,我们已经尽力的挽救了,可是他恐怕恢复不了以前的面容了。”

    “什么?”听了医生的话,我刚刚燃起了希望又一蟼愑被浇灭了,“医生,你的意思是北萧然他,他毁容了,以后都不会好了?”

    医生看着我,严肃的摇了摇头,说道:“不,我们的确是可以通过植皮手术来达到修复的目的,只是他的烧伤面积太大了,即便是植皮也没有办法恢复成原来的样子。而且,身上以后肯定是要带着伤疤过一辈子的。”

    我的脑子乱成了一锅粥,以后要带着伤疤过一辈子?北萧然很是在乎自己的脸的,还常常在我的面前吹嘘自己的容貌。要是他知道自己以后容貌没办法恢复原样,还要带着伤疤活一辈子,对他来说应该比死还要痛苦吧!

    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北萧然被推了出来。他被包的就像是一个木乃伊,只剩下眼睛、嘴巴、鼻孔还能看得见。

    我的眼泪一蟼愑就流了下来,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的脑海中不断的飘过从前北萧然的一瞥一笑,只觉得心如刀绞。

    我在病床前守了一夜,夜择昏也在一旁闭目休养,他也伤的不轻,轻易恢复不了。不过,北萧然因为麻药的缘由一直睡着,我心里惴惴不安,要是他醒过来了,我该怎么跟他说明这件事情?

    第二天,北萧然睁开了眼睛,他愣愣的看着医院滇濎花板,竟然也没说话,也没有询问我。

    夜择昏也好了一点,坐在我的身边,我们都紧张的看着病床上的北萧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始话题。

    “水晨,我是不是……”北萧然先开口了,但是一开口我们都被吓了一跳,他自己也吓了一跳。

    北萧然的声音变得十分沙哑,就像是一个年纪很大的老者,这是怎么回事?昨天医生明明说了他的呼吸道并没有被烟尘灼伤啊?为什么声音会变成这样?

    我一时紧张,赶紧去叫医生,但是刚刚站起来,就被夜择昏拉住了。我一回头,问道:“择昏,你干嘛不然我去找医生啊?北萧然他……”我话没有说完,就感受到了北萧然灼灼的目光。

    原来,是北萧然示意夜择昏拉住我的。我不明白,赶紧对他说道:“北萧然,你别担心,你肯定是因为喉咙暂时受伤了所以才会这样。这样,以后你就少说话,我去让医生给你看看,开几服药,好好养着,肯定会好的!”

    北萧然听见我这么说,眼神温和的看着我,沙哑着说道:“不用了!其实,这样的结果我早就知道了。”

    听了北萧然的话,我夜择昏都愣住了。我觉得是北萧然在安慰我,心里越发担心他的处境了。

    要是他一醒过来,发现自己成了这个样子,大喊大叫,大吵大闹,那我可能还安心一点儿。只是,他如今安静的让我觉得害怕,正常人要是遇到这种事情,是不会这么冷静的,绝对不会!

    于是,我担心的握住了北萧然的手,说道:“北萧然,你要是心里难过你就发泄出来。我知道你现在不能动,也不能哭,大概也不知道怎么发泄。可是,你别这么平静,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我说着就忍不住掉眼泪,可是现在最应该哭的不是我,我不该在北萧然的面前掉眼泪的。这样想着,我就去抹眼泪,但是越抹眼泪越多,我有点儿不知道怎么办了,只能背过身不给他看见。

    此时,我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北萧然无所谓的说道:“好了!怎么我还没哭你倒哭了?我真的没事,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的。你说得对啊,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我庆幸现在自己还活着薄!”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