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4章 尸毒之事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见我不舒服,北萧然也很担心,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是不是你身上尸毒的缘由?”

    北萧然这么一说,我夜择昏才突然想起来这个事情。是啊,我身上还有尸毒没有解,因为都把注意力放到了除掉吴尘的这件事情上面去了,导致我自己都疏忽了自己的身上还中着毒这件事情了。

    夜择昏紧张的扶着我,担心的问道:“怎么样?你没事吧!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其实那天我从吴尘那里逃出去之后,就遇到了之前的那个老太太。她也得知我中了尸毒,还给了我她和她女儿的血,所以我应该没事的。”

    夜择昏还是不放心,抽出一把刀就想要割自己的手腕。我赶紧拉住了他,着急的问道:“你这是做什么?”

    “你平日里总是喜欢忍着,即便是难受也不轻易说出来。你说那对母女给你血了,可是她们才多少年的道行?不行,我暂时为你一点儿血,让你能舒服一些,之后咱们再去想办法。”夜择昏执意要割破手臂给我他的血。

    我俩几番拉扯,此时黑白无常听见我们的争执,走了过来,白无常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夜择昏见白无常过来了,放下了衣袖挡住了,将刀藏在了身后,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啊!对了,你们还不带那个纸扎人去地府吗?”

    黑无常听见了夜择昏的话,眼神一瞄似乎看见了夜择昏手里的刀。不过,黑无常的脾气向来是不愿意管别人的闲事的,所以他就别过头去,装作没看见。

    白无常是个例外,我总觉得对于黑无常来说,白无常的存在大约是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了吧!否则,他怎么会为了白无常盗出茵阳镜呢?

    “我们没办法带他去地府,吴尘非人非鬼,不算三界之物,所以地府没办法收他。”白无常倒是没有注意到什么,坦然回答了夜择昏的问话。

    夜择昏一听,皱了皱眉头,说道:“那该如何是好?说到底,这家伙的事情都是你闹出来的,你可有什么办法补救?”

    白无常被夜择昏这么一说,低下了头。黑无常这才开口了,说道:“夜王爷,吴尘之事实属无奈,我们虽然不能带他回地府,但是也没有说没有办法对付他啊!传闻中长白山上滇濎泉能洗净万物邪气,我们会带他去天池,洗去他的邪气,然后在用火烧了他的。”

    “我这儿还有一点儿死人灰,用这个不行吗?”我将手心的死人灰给黑白无常看,问道。

    黑无常摇了摇头,说道:“这么点儿怎么够?还是由我白无常带着他去天泉吧!”

    听了黑无常的话,我只能默默的将手心的一点点死人灰又收回了瓶子里面。这才想起了我答应过老太太和芳子,绝对要让那个孩子入土为安的。如今,他的骨灰四散零落,可如何是好?

    我一时间变了脸銫,北萧然瞧见了,赶紧给我递了一颗药丸,说道:“水晨,我看夜择昏有句话倒是没有说错,你凡事只会忍耐。来,吃了这丸药,大约能抑制你体内的尸毒一段时间,而后我们回去了我就给你解毒!”

    “什么?尸毒!”听了北萧然的话,黑白无常异口同声的喊道。

    夜择昏变了脸銫,瞪了北萧然一眼。我知道夜择昏不想让黑白无常知道我中了尸毒,因为白无常对我有情,他大约是怕白无常知道我中了尸毒,会暗中瞧不起他,觉得他没有保护好我。

    果然,白无常非常的激动,一时情急竟然拉住了我的手,担心的问道:“水晨,你是什么时候中了尸毒的?不会啊!这个吴尘非人非鬼,应该不是他让你中的毒,那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这个,白无常你冷静一点!”我看夜择昏的脸銫黑了下来,赶紧抽出了我自己的手,说道:“我其实没事,这个事情说来话长,现在我也没什么事情啊!”

    白无常看我把手抽出去了,有些怅然若失,黑无常冷冷的说道:“怎么会没事?尸毒可不是什么小毒小病,凡事中了尸毒的人都……”

    “好了,老黑你别说了!不会的,水晨肯定会没事的!”白无常的赶紧打断了黑无常的话,说道。

    黑无常有些生气,一边将白无常从我面前拉开,严肃的说道:“什么别说了?老白,我看你是昏了头了吧!緡了这么一个女人,你说说你都做了多少蠢事了?你以为你有几条命,能让你这么糟蹋?”

    “够了!”白无常突然怒吼一声,黑无常也被吓了一跳,不再说话了。白无常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说道:“老黑,对不住了,我没有想要吼你。只是,这个时时候不是应该说那些事情的时候,我,我一时情急了。”

    说着,白无常的声音越来越小,估计是因为觉得对不住黑无常吧!明明黑无常为了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自己却因为这么点儿小小的事情就炸毛了。

    黑无常生了大气,别过头去不再看白无常。此时,气氛变得有些尴尬了,我也不敢开口,毕竟这件事情也是与我有关。

    北萧然见了,看看黑白无常,又看了看我夜择昏,突然说道:“我滇濎哪!你们之间这个关系也太乱了吧!简直就是一场情感倫理大剧啊!不对,再加上你们这个身份,还能写成悬疑。”

    “北萧然,你给我闭上你的嘴巴!”大家异口同声的指着北萧然,吼道。北萧然一蟼愑就愣住了,看着我一脸的无辜。

    我却被他这个表情给逗笑了,这个人我真的有时候太佩服他了。明明常常不合时宜的说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或者关键时刻开开玩笑,跟别人抬杠子,但是却让人讨厌不起来。

    多亏了北萧然这么一闹,见我笑了,夜择昏也笑了起来,随即黑白无常也笑了起来。

    北萧然也笑了笑,说道:“大家这次一起制定计划,打败了吴尘,本来我还想请你们一起去喝一杯,庆祝一下呢!结果你们还吵起来了。话说白无常,虽然我讨厌你们鬼差,可是刚刚那个事情黑无常占着理,你怎么还凶他了?”

    白无常被这么一说,有些尴尬的看了看黑无常,犹豫了一会儿,对着黑无常低下头,说道:“对不住了老黑,刚刚是我的错。你帮我这么多,我还对你乱发脾气,我真不是人!”

    “罢了,我也有错!脑子一热说了些不该说的话,也请你别放在心上!”黑无常抱拳行礼,说道。看他回答的片刻都没有犹疑,我就知道他心里肯定从来没有怪罪过白无常。

    我夜择昏看了,相视一笑。而后,我又看向了北萧然,对他点了点头,表示我的感谢。

    看着黑白无常重归于好,北萧然又笑着看向了我,指了指我的手,一脸严肃的说道:“水晨,你还愣着做什么?我的那丸药很珍贵的,花费了我不少的功夫,你是想要把它给捏化了吗?你们这群人啊,真是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

    我本来还笑着想要感激他的,谁知他倒好,听他的语气,如今倒是把自己当成是长者了,说的话真是笑死人了。明明这么多人里头他的年纪是最小的,比我还要小呢!

    我也懒得与北萧然争辩,将丸药吞了下去。夜择昏看着北萧然,说道:“真是多谢你了,你能答应救水晨,我真是无以为报。”

    “别!我可不敢让你堂堂夜王爷谢我,我怕折寿!”北萧然伸出手,挡在了夜择昏的前面,说道:“再说了,我答应救水晨,也不是为了你,我是为了水晨。你可别谢我!”

    北萧然的话让我哭笑不得,只能说道:“那好,既然你是为了我,那我便亲自跟你道谢。北大师,多些您的救命之恩!”

    “此时就道恩未免有些太过着急了!”黑无常突然打断了我们说话,一脸严肃的看着我们,说道:“千百年来,但凡中了尸毒的大多无药可救,我也从未听过有人能治尸毒的,除非有人能……”

    “好了,你们鬼差是不是太瞧不起人了?山人自有妙计,水晨别怕,等我们回去了,我就给你解毒!”北萧然着急的打断了黑无常的话,自信满满的说道。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觉得北萧然是故意不想让黑无常把话说完。听黑无常的语气,这个尸毒绝对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治疗的。

    我有些担心,看向了北萧然,问道:“北萧然,你是真的有办法吧?你可别忽悠我啊!”

    “怎么了?水晨,你这话说的可是伤了我的心了啊!”北萧然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说道:“我说的可不是假话,当年我师父就救治过身中尸毒的人,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