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71章 分身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我紧张的看着吴尘和夜择昏的打斗,夜择昏担心我,一边打一边提醒我小心,让我注意其余的纸扎人,小心受伤。

    “夜王爷,过招的时候可别分心啊!不然我可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伤了你!”吴尘看见夜择昏担心我,猛烈的攻向了他,招招狠辣。

    夜择昏准确的挡住了他的每一招,笑着说道:“小小纸扎人还敢口出狂言,看我一把火烧了你!”

    夜择昏说着,放出了冥火。吴尘吓了一跳,赶紧避开。夜择昏趁机跳到了我的身边,小声说道:“白无常给你的笛子呢?拿出来防身,这些纸扎人怕那东西!”

    听了夜择昏的话,我右手紧紧的攥着一小瓶死人灰,左手拿出白无常给我防身的笛子,小心的注意着那群纸扎人。

    此时,吴尘又攻了过来,夜择昏拦住了他,将他打退,又追着打了过去。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被纸扎人抓住了,那样只会给夜择昏添麻烦,于是我不去看他们的打斗,而是盯着那群纸扎人。

    那群纸扎人本来都在帮着吴尘攻击夜择昏,可是突然,他们又把攻击目标转向了我。只见他们果然不知死活的朝我走了过来,我将白无常给的笛子放在了前面,喊道:“别过来,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

    看见笛子的纸扎人们果然停住了脚步,夜择昏看见了放下心来,专心的投入到战斗中去了。不过几招下来,吴尘就明显不是他的对手,开始节节败退,情况危急。

    此时,我眼前的那些纸扎人却突然停止不动了,全部倒在了地上,然后自己燃烧起来。我吓了一跳,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只能把笛子举着,小心的防范着一切。

    不一会儿,那群纸扎人都化成了灰烬。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惊呆了,忍不住喊道:“怎么会这样?”

    夜择昏听见我的声音,以为我出事了,回头一看,问道:“怎么了水晨?你没事吧!”

    吴尘趁夜择昏分心,举起一个木椅朝着夜择昏砸了过去,夜择昏赶紧一个侧身,但是肩膀还是被砸中了,摔了下来。吴尘也一个转身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消失在我们的面前。

    我吓了一跳,赶紧冲了过来,扶起夜择昏,担心的问道:“择昏,你没事吧?你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没事,你别担心!这点儿小招数不足以让我受伤。”夜择昏还是煣了煣自己的肩膀,想必是很痛。

    我是自责,带着哭腔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又是因为我让你分心了,才害你被椅子砸中的。”

    “不,没事。倒是你,你刚刚是怎么了?对了,那群纸扎人呢?怎么突然不见了?”夜择昏看不见了那群纸扎人,急忙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刚刚就拿着笛子防身,他们突然就一动不动的,接着就自己着火了,烧成了灰烬。你看,那堆灰还在……”

    我转身指向刚刚灰烬所在之地,却发现地上什么都没有了。我吓了一跳,惊恐的说道:“怎么可能呢?刚刚明明就是在那儿的,有一堆纸扎人烧成的灰烬。怎么会突然没有了呢?”

    夜择昏紧紧的皱起了眉头,然后他慢慢的站了起来,我赶紧扶着他。我们一起走到了刚刚还是一堆灰烬的地方仔细查看了一番,还是什么都没有,干干净净的,我都怀疑刚刚是我的幻觉了。

    不过,夜择昏倒是相信了我。他紧紧的握住了我的左手,看着我说道:“不知道这个吴尘又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想必那些纸扎人也是他搞的鬼。不过也不用担心,入口处又黑白无常,出口处有北萧然,料想他也逃不出去!”

    我点了点头,于是跟夜择昏继续去找吴尘。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出了房间,外面却完全变了样子,本来地下有很多柱子的,将这个地下室分成了一个一个的,如今一出去下面就像是什么都没有似的,一片空旷的空地。只不过到处飘着弊绸子,挡住了视线也看不清楚。

    我吓了一跳,说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好像换了一个地方似的,这个吴尘到底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夜择昏皱了皱眉头,小声的在我耳边说道:“这些想必都是吴尘的幻象,没事,一起有我呢!你牵着我,手上的死人灰拿好了,要是吴尘突然出现,你就直接往他身上撒死人灰,知道了吗?”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右手的小瓶子,提起了十二万分的鏡神,小心翼翼的跟着夜择昏穿梭在这些白绸子之间。

    不一会儿,那些白绸子上面出现了很多一闪而过的黑影,我都快吓傻了。紧紧的依偎着夜择昏,浑身都被冷汗浉透了。

    夜择昏见我怕,停下了脚步,抱我在怀里温柔的安慰,说道:“没事,水晨你别怕,别怕!”

    随后,夜择昏抓住了距离我们身边最近的一条白绸子,用力一拽,将它扯了下来。他不断的扯掉我们周围的白绸子,收拾出了一大片空地。

    “吴尘,你这个胆小鬼,别以为躲在这些绸子后面我就拿你没办法了!竟然你想玩,我就好好的陪你玩玩!”夜择昏生气的喊道。

    随即,他引出了冥火,瞬间所有的白绸子都燃烧起来。我这才知道他刚刚为何要扯掉我们周围的白绸子,原来是担心烧起来会误伤我们自己。

    烧了一小会儿,那些白绸子就全部消失了。地下室恢复了原本的模样,我庆幸又夜择昏的机智,这下吴尘无路可逃了吧!

    可是,等我回过神来,却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同一个空间里面竟然出现了无数个吴尘,他们都看向我们,邪笑着。

    “夜王爷果然厉害,单打独斗我姑且不是你的对手,但是我就不信你还能以一敌百!虽然我没有一百个分身,但是这么多对付你也是绰绰有余了吧!”无数的吴尘同时开口说道,全都是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仿佛胜券在握。

    看着这么多一模一样的吴尘,我吓坏了,紧张的抓着夜择昏的胳膊,小声的问道:“择昏,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吴尘,他什么时候学会这种法术了?”

    “这不是什么法术,想必刚刚你看见的那些自燃的纸扎人就是吴尘如今的这些分身。他们本来就都是纸扎人,大同小异,所以不容易分清。不过没关系,不过都是一群纸扎的人,不足为惧!你好好的保护自己,我这就拆了这群非人非鬼的怪物!”夜择昏说着就冲了过去。

    那无数的吴尘也立马迎战,我急忙躲到了角落里去,小心的注意着周围的情况,紧紧的握着弊无常给我的笛子。

    可是,吴尘自从出现了这么多的分身,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到底哪一个是真的吴尘,所以夜择昏常常因为攻击错了对象,而被真的吴尘打伤。

    等到夜择昏反应过来,吴尘就又混进那群分身之中,让夜择昏无法辨识。我在一边看着只能干着急,我努力的分辨着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吴尘,但是他一混进去我就又失去目标。

    吴尘借着自己对于地下室环境的了解,又有这么多的分身,移动的速度极快,看也看不清。很快,夜择昏就很吃力了,受了不少伤。

    我又嗅澺又紧张,但是我艂愒己让夜择昏分心,只能紧紧的闭着嘴巴看。我知道,只要我一开口,夜择昏肯定又要分心了,到时候只会让吴尘那个小人抓住机会。

    夜择昏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先想法子跳出了这么多“吴尘”的包围圈,暂时休息。

    吴尘大约是因为自己占了上风,得意的笑了起来,说道:“怎么了?鼎鼎大名的夜王爷也有这么狼狈的时候吗?看来我还真的是高看你了!我还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

    夜择昏捏了捏自己刚刚被砸伤的肩膀,轻蔑的笑了笑,说道:“怎么了?我不过是刚刚给了你点脸,你就这么大言不惭起来了?刚刚不过是陪你玩了两圈,现在我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说着,夜择昏又冲了过去。吴尘迎战,不过这次他却是一副游刃有余的表情,仿佛已经不把夜择昏看在眼里了。

    我也不清楚夜择昏刚刚的那番话究竟有几分可信,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已经很疲惫了。

    虽然,夜择昏的法力高强,但是遇到这么多人围攻,也难免吃力。我担心他,果然没一会儿,他的头上就渗出了汗珠,看上去非常的累。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夜择昏心急,自己每一招都打空,明明每一拳都拼尽全力,但是却始终打不到吴尘。而那些分身跟之前的也不一样,就算夜择昏放出了冥火,也是烧不掉。

    他们就像是虚像,但是又是实体,我都被弄晕了,很是着急。不过,夜择昏只怕是比我更加焦急。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