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58章 逃出地下室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在她没有五官都脸上,我却看到了无穷尽的悲伤和痛苦。我知道她肯定是受了吴尘那个变态很多的折磨,所以才会这么惨吧!

    女尸默默的转身,看向了那些泡在福尔马林中没有心脏的尸体,继续说道:“他们也是一样,被吴尘抓到了他的研究所里面,然后再被弄成这样。”

    我心里的渐渐的同情大过了恐惧,可是心中又有无数的疑问,忍不住问道:“那你为什么没有跟他们一样,被……”

    后面的话没有能问出口,不过我相信她应该也明白我的意思了。只见她叹了一口气,不过没有回答我,突然就倒在了地上。

    我吓了一跳,又朝着她的方向跑过去。不过,她又喊道:“别过来!我,我不行了!别过来,别看我。”

    我知道,对一个女人来说,容貌可以说是很重要的了。如今,她容颜尽毁,虽然刚刚我看见了一下,现在她葴鬟力的躲着我的视线,想必是真的受不了吧!

    我懂她的想法,赶紧往后退,一边退,一边说道:“好,我知道了,我不过去。你,你怎么样了?我能为你做什么吗?”

    她躺在地上很难受的样子,喘着粗气说道:“我刚刚虽然伤了吴尘,不过他想必很快就会回来的。他还没有抓住你,又被我重伤,定会在处理好伤口之后回来找我,然后抓你回去的!”

    一听这话,我吓了一跳,不过她说的有道理,按照吴尘的杏子肯定会再回来的。不过,我对这儿一点儿都不了解,即便是离开这里也是在这儿到处绕圈圈吧!想到这儿,我不由得有些失落。

    “我又能往哪儿逃呢?我连怎么被带到这里来的都不知道,这地下我刚刚到处都跑了,就像是一个迷嗊,根本出不去,我现在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我有些难过,觉得自己这次一定死定了。

    她听见我这么说,沉默了一小会儿,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个小小的怀绊一样的东西丢给了我。淡淡的说道:“我已经不行了,肯定也是逃不出去了。待会儿你就带着这个怀绊,打开它,朝着红銫的针所指的方向走。这地下被吴尘下了咒,很多地方都是幻觉根本就不存在,你只要跟着怀绊走我保证你能走出去!”

    我将信将疑的打开了怀绊,那里面的确有一根红銫的指针,正指着一个方向。我转了个身,那指针也转了转,又指向了之前的方向。

    这怀绊果然神奇,我急忙说道:“谢谢你!不过,你既然有这个怀绊,为什么之前不自己逃出去呢?”

    听见我这么问,她冷冷的说道:“我已经被吴尘那个畜生弄成了这幅模样,就算逃出去又能有什么用?本来我还以为这怀绊没什么作用了呢,没想到还能遇上你,真是上天注定啊!”

    听见她的话,我越发觉得她的身份不简单了。若只是被吴尘抓住去了研究所,她又怎么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

    不过,她没有说我便不问。至少对我来说,她不是敌人,我紧紧的握住了怀绊,发自内心的对她又说了一遍,“真的很谢谢你了!”

    就在此时,她突然一抖,紧张的说道:“好了,你别废话了,那家伙就快来了!你赶紧离开这儿,拜托你,你一定要活着出去,然后跟世人揭穿这个恶魔的罪行,别再让更多的人被他所害了!”

    我一听吴尘来了,也十分的紧张,拿着怀绊赶紧跑。就在此时,她却痛苦的哀嚎起来,我担心,转身问道:“你,那你怎么办?”

    “别管我了!那个恶魔是在催动我体内的符咒,想要灭了我!你快走,我反正没救了,你不用管我!”她痛苦的扭动的,哀嚎声越来越大了。

    我左右为难,看着她这么痛苦,我又不忍心放她一个人在这儿等着吴尘那个变态过来,吴尘要是过来了,肯定会用更加残忍的方法对付她的。

    “那个吴尘到底是什么人啊?为什么他会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呢?”我着急的问道,心里想着,要是知道了吴尘的身份,或许我出去找到了夜择昏,他能有办法除掉他,为民除害!

    “他是走尸人!”她痛苦的说道,“你怎么还不走?要是吴尘来了,我交给你那个怀绊的意义不也就没有了吗?你快走,快走!”

    听着她都那么痛苦了,还在着急的催促着我离开,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扭头离开了这儿。

    出去之后,我依照那个怀绊的指针所指的方向前进。途中碰到好几次指针指的是一个柱子,或者一面墙。

    我想起了她的话,这儿被吴尘那个恶魔下了咒,所有的一切可能都是幻象,真真假假靠肉眼是分辨不出来的。

    于是,我了狠心,朝着柱子和墙直接走了过去。果然全都是幻象,我不费力的就穿过了那看似真实的柱子和墙壁,一路往前逃。

    可是,不一会儿我的行踪就被吴尘察觉了,就在我觉得自己应该能逃出去的时候,他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唉,真是遗憾,没想到竟然被你知道了我的秘密。那对不起了,我要是抓住你,就只能让你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了!”

    听见这个话,我吓得两腿一软,差点儿摔倒。我自然知道吴尘是什么意思,也料想到心狠手辣的他要是抓住了我,肯定会将我折磨致死。

    所以,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赌一把逃出去。我于是拿起了怀绊,什么都不想,一心就按照指针所指的方向不断的跑。

    吴尘的声音不断响起,有时候近,有时候远,他说那个女尸已经被他除掉了,让我乖乖听话,可能还给我留个全尸之类的话。

    这样听来,他应该还不知道女尸给了我怀绊的事情,也是在地下室乱的找我。既然这样的话,我只要能离开这个居民楼,那样胜算就大一点了。

    想清楚了这一点,我赶紧继续往前跑。有好几次,吴尘的声音近的就好像在我的隔壁,我只能强忍着恐惧,捂着嘴巴小心的往前走。

    终于,我胆战心惊的走到了出口。看着外头一片荒凉,一阵寒风吹过,我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刚刚因为逃命吓出了一身冷汗,现在风一吹我止不住的瑟瑟发抖。我不敢多做停留,赶紧就走向了那片荒原。

    冬天的夜里,北风更加的肆掠,吹在我的脸上就像刀子割一样,非常滇澺。我也不敢回头,一味的往前走,终于吴尘的声音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这心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也不敢松懈,只想着走的远一点,更加远一点,让吴尘找到我的机会更小一些,更加渺茫一些。可是,一不小心就走到了一片坟场里面。

    我当时的心情可以说是特别的绝望了,就觉得难道我就不能碰到什么正常的地方吗?

    腿上之前被咬伤的地方又开始隐隐作痛的,我想大约是心理作用吧!我小心翼翼滇潳上了这片坟地,嘴里一直止不住的小声嘀咕着:“可再别被什么牛鬼蛇神给咬了,我一定要小心些!”

    这些日子里头遇到这么多的事情,我都觉得自己有些神神叨叨的了。结果一个慌神踩在了一个凸起的石块上头,不小心跌在了地上。

    “好痛!”我疼的皱起了眉头,真是太倒霉了,看来闭关没有成功,我的灾厄还在继续。

    我低头一看,好死不死的崴的那只脚竟然还是被咬伤的那只,现在伤上加伤,我连站起来都困难了。

    我紧张的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了一下吴尘真的没有追上来,才松了一口气。我慢慢爬起来,可是脚根本就动不了,痛得我直皱眉头。

    在这儿待下去不是办法,要是吴尘在地下室没有找到我,难免他不会走出来。我必须得赶紧离开这儿,就算是爬,我也得爬得越远越好。

    这样想着,我就拖着自己的腿一步步的往前爬。可是,还没有动几步,突然被一双手拉住了我的脚腕。那天的记忆一蟼愑涌上了心头,恐怖的感觉直冲天灵盖。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大叫起来,用力的挣扎。我不能再让尸体咬一口了,不然我就更没有机会逃出去了。

    我用力的蹬着腿,可是那双尸体的手葴黥紧的拉着我。我又挣扎着坐起来,用自己的双手打着那个尸体的手,用力的想掰开。

    那双抓着我脚脖子的手力气十分的大,而且不想一般的尸体,不管我怎么敲打,还是用力的抓,在上面留下的伤痕总是很快就消失了。

    我开始觉得这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双手恐怕不仅仅是一双尸体的手。我再仔细的瞅了瞅,从这双手的皮肤看来,这个人的年纪不年轻了,而且生前想必十分的騲劳,所以才会留下那么多的老茧,皮肤也很粗糙。而且,这还是一双女人的手。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