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41章 深谈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北萧然拽着我走了一路一句话都没有说,我看着他满脸的怒气,又不敢轻易的甩开他的手,不免有些尴尬。

    走了好一会儿,我实在是有些累了,只能喊住了他,“北萧然,你等一下,我的腿,腿疼!”

    北萧然听见我的声音,赶紧停了下来。他回头看我大冬天的也满头大汗,就知道我是累了,紧张的问道:“水晨,你没事吧?是不是我走滇潾快了?”

    我尴尬的笑了笑,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抽了出来,说道:“嗯,我看你气呼呼,也不敢随便的叫你停下来。”

    看我把手抽了出去,北萧然有些怅然若失。他愣愣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是我不好,我不该因为一势凐愤就忽视了你的感受。算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吧,这儿距离那个小茅草屋也不远了,休息一下咱们再走!”

    我点了点头,随后北萧然给我找了一块干净,有阳光的地方让我休息。今日阳光很好,但是毕竟是冬日,我们出来的又着急,所以行李什么都没有带。

    北萧然的外套在我身上,他自己就穿着一件单薄的线衫,所以冷的到处晃荡,双臂交叉,手掌不停的摩擦着自己的胳膊。

    我有些过意不去,可是我里面的衣服又被撕坏了,实在是不能把大衣还给他,只能对他说道:“不好意思了北萧然,都是我得你受冻了!你没事吧?”

    北萧然听我这么说,赶紧放下了自己的双手,故作轻松的说道:“没事,我毕竟是习武之人,这点儿不算什么的。水晨,倒是你,你的衣服成了这个样子了,我又没给你把行李拿出来,真是对不起了!”

    听见北萧然的话,我摇了摇头,说道:“刚刚的情况,你没有想起来行李的事情也很正常。”

    随后,我们两个人之间有沉默了下来,只剩下了很尴尬的气氛。我们互相看向了不同的方向,偶尔的想看对方的反应,要是不小心对上视线又很快的移开了头,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了。

    过了好一会儿,还是北萧然先打破了僵局,问道:“水晨,这段日子以来玫秋燕除了处处为难你,可还做了别的事情?如今都这样了,你也别瞒着我了,都跟我说了吧!”

    我摇了摇头,说道:“没有了,其实别的都还好,只是今日她实在是太过分了。为了陷害我,先是让长生来给我报信,而后还给木风道长下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看着我一脸愤恨的表情,北萧然有些尴尬,犹豫了一小会儿说道:“水晨,我不期望你能原谅秋燕,但是我还是希望今天的事情你能别放在心上。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她怎么变成现在这样了,从前虽然有些任杏,倒也是识大体,分得清善恶的。”

    我还是第一次听到北萧然提到了跟他自己有关的故事,不由起了好奇心,问道:“北萧然,你跟木风道长,还有玫秋燕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吗?”

    “嗯,是啊!我们三个人都是从小一处长大的。我是第一个来玄清观的,因为天生能看见些不该看见的东西,所以父母将我送给了师父就没有管过我了。木风是后面一个来的,听说是村里糟了难,他就成了孤儿,师父可怜他就带他回来了!”北萧然淡淡的说道。

    他话还没有说完,我就着急的问道:“那玫秋燕呢?我看你们玄清观就只有她一个人是女孩子,觉得有些好奇。”

    听见我这么问,北萧然笑了笑,说道:“你是想知道我玫秋燕直接的事情吧?那都是些陈年旧事了,不过告诉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算了,就当是休息玲濎,打发时间吧!”

    接着,北萧然就开始跟我说起了他和玫秋燕的恩怨纠葛。

    原来,北萧然也说不清楚玫秋燕的来历。他说他只记得自己十几岁的时候,有一次自己生病,师父出去作法只带了木风道长去。

    木风道长也只比北萧然小两岁,为人却比他稳重的多。北萧然虽然天生灵气,学起通灵非常的快,但是却很是调皮捣蛋,时常闯祸。那时候年幼无知,还常常犯懒,躲起来偷懒。

    而木风道长却本本分分,十分的刻苦。所以,他们的师父出门也喜欢带着木风道长,那样比较省心。

    就是这次师父和木风道长出门之后,大约过了三个月才回来。这种事情是很少见的,北萧然在观里忧心万分,差点儿就要下山去找了。

    可是,观里的事情被师父全都交给了北萧然,所以他只能等。不然观里没有了主事的人,只怕是要出乱子。

    好在,三个月之后,师父和木风道长总算是回来了。可是,他们还带了一个小姑娘回来,那个小姑娘大约只有八九岁,怯生生的躲在木风道长的身后。

    “那个小姑娘就是玫秋燕?”我听的入迷,忍不住挿嘴问道。

    北萧然点了点头,接着说了下去。其实小姑娘本来是无名无姓的,听木风道长说,师父和他去一个偏僻山村驱邪,结果在回来的半路上捡到了这个小姑娘。

    师父心善,虽然玄清观从来没有收留过女童,他却破例收下了这个小姑娘,还给她取了名字。原因是因为,捡到玫秋燕的时候,她高烧不退,治好的时候却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从此,他们师兄妹三人就开始同吃同住,一起跟着师父学通灵之术。渐渐的,三个人慢慢的长大,玫秋燕对于聪明机灵的北萧然暗生情愫,眼神从没有离开过他的身上。

    终于,在十二年前的夜晚,玫秋燕成年的那个夜晚,她鼓起勇气跟北萧然告白了。

    说到这儿,北萧然突然停了下来,满脸的无奈和后悔,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当时也是年少轻狂,早知道便不该那么轻易的答应她!那样的话,也不会伤了她的心了!”

    我没有问北萧然为什么会答应玫秋燕,毕竟这是他的私事,我不便相问,也与我无关。于是,我问道:“那你们又是因为什么事情分手的呢?”

    北萧然听见我这么问,变了脸銫,尴尬的笑了笑,说道:“那是十年前,师父年纪大了,突然病重,我服侍在床边。有一天晚上不小心睡了过去,然后就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你,知道了一些事情。”

    “就因为一个梦,你就信以为真,然后舍弃了玫秋燕,出来找我了?”我听了,有些惊讶,忍不住问道。

    北萧然听我这么问,突然一脸认真的看着我,说道:“水晨,我有一般人不同,我从小就不曾做过梦。当时我也是怀疑的,是师父替我算了一卦,告诉了我前因后果。所以,我才下定了决心要去寻你,谁知半路却被卷进了一场事故,害我们错过了!”

    后面的事情夜择昏之前也同我说过,看来我与北萧然的十年缘分还真是不假。只不过,虽然上天给了我们缘分,却又让北萧然错过了与我相遇的时间,让我先与夜择昏相遇,那就必有他的道理。

    所谓的十年缘分,我北萧然都是人,十年很长了,我们谁都耗不起。与其为了这十年而错过彼此真爱,还不如就舍弃这十年罢了!

    想到这儿,我也忍不住了,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北萧然。我同他说了夜择昏告诉过我关于那十年缘分的事情,也说了自己的想法。

    北萧然听完之后,脸銫不由得黯淡下来。他沉默了好一阵子,而后才说道:“水晨,这段时间我也知道了你心里只有夜择昏那家伙。可是,你们毕竟身份有别,若是强求的话只会发生更多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尽早放手吧!”

    “不!北萧然,你总是说什么身份,我知道夜择昏是鬼,可是身份真的那么重要吗?我只知道我爱他,而他也爱我,否则他不会在世间停留千年,世世都在寻找我。而我也不会几番投胎转世还只爱他一人!”我坚定的反驳道。

    北萧然摇头,说道:“水晨,你现在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了!我说让你们分开,并不是想要满足自己的私心,而是希望你们彼此都有一个好的未来。你是人,总会生老病死,难道你希望几十年之后,你老去死去,让夜择昏再在世间苦等着你吗?”

    “我??????”我一时间回答不上来了,不由语塞。

    北萧然接着说道:“我是希望你们能够放过彼此,让夜择昏放弃执念去投胎转世,若是有拥分,你们来世总会相见。到了那个时候,你们两个都是一样的身份,自然能相守到老,一起白头,不是吗?”

    北萧然的一番话让我不由得产生了动摇,难道真的如他所说,我夜择昏就应该分开,这样才对彼此更好吗?

    可是,一想到与夜择昏分开的话题我就不由得心如刀绞。即便是生生世世被这份情困住,我也不想与夜择昏分开。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