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36章 夜里相见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我吓了一跳,但是下一秒我的心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样的安定。因为,这个抱住我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朝思暮想的夜择昏。

    我不敢动弹了,生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夜择昏看我不动,将我抱得更紧了些,接着说道:“怎么了?怎么不理我?难道你的心里已经把我忘记了吗?”

    “怎么会?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在想你,恨不得马上见到你!我??????”听着夜择昏有些怅然若失的语气,我赶紧转过身,看着他的眼睛坚定的说道。

    看着我一脸紧张的样子,夜择昏满足的笑了起来,轻轻的刮了一下我的鼻子,温柔的笑着,说道:“好了,我都知道的,我又何尝不是呢?知道你在这儿受苦,却又不能陪在你的身边。”

    听见夜择昏的话,我摇了摇头,说道:“不,我没有受苦。今天是第五天了,后天结束了之后,我大后天就可以下山了。那个时候,咱们就回家,我们永远都不分开!”

    听见我的这番话,夜择昏宠溺的捏了捏我的鼻子,说道:“你啊你,总是这个样子,我知道你肯定受委屈了,不然怎么会哭呢?那个北萧然,就知道说大话,我将你交给他照顾,他却让你受委屈了!”

    听见这话,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也不是北萧然的事情,大约还是因为我倒霉吧!算了,也就两天了,我会努力坚持的。”

    夜择昏听见我这么说,也不再提这个事情。过后,他只是笑了笑,说道:“嗯,辛苦你了!我只要你以后平安无事就好,不过现在你也得好好的照顾自己。”

    听了这个话,我安心的靠在了他的哅口。这一夜,我是进入玄清观以来睡得最好的一夜。我没敢告诉夜择昏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也并不清楚他知不知道所有的一切。

    不过,现在那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也都不重要了。见到了夜择昏,我就充满了力量,什么痛都没有了。

    第二天一早,我醒过来时就发现夜择昏不见了。昨晚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一样,我不禁有些怅然若失。

    起来洗漱了一会儿,然后铺床,在枕头底下发现了一朵小小的野花,我才坚定了夜择昏来过的事实。

    我轻轻的拾起那朵小花,将它放在了我的梳妆盒里头。此时,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水晨,你醒了吗?我能进去吗?”门外是北萧然的声音,我一听,下意识就把梳妆盒关了起来,然后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才去看了门。

    我面若桃花,脸上带着笑。北萧然见了我,愣了一下,随后又环顾了一下我的房间,皱了皱眉头。

    我看北萧然脸銫有变,心里不由得有些震惊,难道他看出什么了?不过,既然他没有开口,我便也没有直说,而是问道:“怎么了?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北萧然举了举手里的食盒,说道:“观里吃饭的时间都是定好的,我看你没有来吃早饭,还以为你怎么了。所以,我来看看你,顺般给你带些吃的过来。”

    听见北萧然这么说,我才发现他手里头拎着食盒,赶紧说道:“啊,我今天竟然睡过头了。不好意思,是不是给观里添麻烦了?”

    “没事,这倒没有关系,反正我给你留下来。他们都去做自己的事情了,今天你就别出去忙活了,省的又出什么事了!”北萧然微笑着说道。

    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怎么回应他了,两个人竟然就这么傻傻的站在门口。

    北萧然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突然又换成了往日里头那副自由洒妥的样子,笑着说道:“怎么了?你准备就这么跟我傻站在门口吗?饭菜再不吃就凉了啊!”

    听见这番话我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赶紧请北萧然进来。他一边走进来放下了食盒,一边严肃的说道:“水晨,他是不是来过?”

    “啊?”我听见北萧然突然这么问,心里一惊,心想他怎么突然就发现了,夜择昏明明什么都没有留下啊!

    看见我这个样子,北萧然一脸的严肃,说道:“水晨,你不必瞒我,夜择昏是不是昨晚来过了?”

    本来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的,但是这个北萧然的这个语气让我有些不乐意了。夜择昏是我丈夫,来看我怎么了?

    于是,我心里也不痛快,有些闹别扭的冲他喊道:“是,夜择昏昨晚过来了,那又怎么样?他是我的丈夫,过来看看我也没有什么吧?”

    看见我突然生气,北萧然也吓了一跳,之后我们两个人就都沉默了下来。过了一小会儿,我也意识到了自己有些冲动了,可是就是拉不下面子来跟他道歉,也没办法先开口说话,气氛一蟼愑就变得尴尬起来。

    之后,还是北萧然先服的软,他无奈滇澗了一口气,说道:“水晨,我也能理解你的心情,只不过,夜择昏他毕竟是鬼,他??????”

    “鬼怎么了?我知道你作为通灵师非常厌恶鬼,可是撇除身份的问题,这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你难道就没有半点儿改观吗?”不知道为什么,一听到北萧然强调夜择昏是鬼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就非常生气,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反驳起来。

    看见我情绪这么激动,北萧然只好耐下杏子先跟我道歉。待我情绪稳定了些,他才慢慢的跟我解释,“水晨,你上山之前我就曾经跟你说过,我们这儿夜择昏他来不了,也不能来。不是我忌惮他的身份,而是我们本就不是一路人,来这儿只会徒伤茵气,对他不好。”

    听了这番隐情,我这边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原来,北萧然并不是单纯嫉妒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倒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有些尴尬,但是又担心夜择昏的情况,赶紧问道:“北萧然,那,那择昏他没事吧?我昨天也是看他身体并无异样才会??????他今早很早就离开了,是不是因为他不舒服啊?”

    北萧然摇了摇头,而后又叹了一口气,说道:“好了,他毕竟修行千年,昨晚神不知鬼不觉的来我玄清观住了一宿,想必也无大碍,你不需要太担心。”

    听了这个话,我才有些安心。不过,心里还是责怪自己太过粗心,就想着自己了,竟然忽视了夜择昏,还是北萧然提醒才让我反应过来了。

    大约是看出了我的后悔自责,北萧然也没有淤说些什么了,而是打开了食盒,淡淡的说道:“我知道夜择昏也是担心你,他的心情我能理解。现在,你的闭关眼看就要成了,还是好好的吃饭,反正过几天就能见到他了,不是吗?”

    听了北萧然的话,我点了点头。虽然我心里牵挂着夜择昏的情况,不过想起了昨晚夜择昏跟我说的话,我又重新整理了心情,赶紧吃饭了。

    为了避免昨天的事情再发生,北萧然等我吃完之后,吩咐我就留在房间里头别出去了。我点了点头,之后他就拿着食盒出去了。

    一个人待了一会儿我就觉得无聊了,这玄清观里头整天的时间安排的满满当当的,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事情,北萧然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我越发无聊了。

    我想着自己去院子里头逛逛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大不了碰上了玫秋燕我就不理她不就行了。

    这样想着,我便来到了院子里头,还没有走几步,就听见了玫秋燕训斥人的声音。我本来想着赶紧走开的,免得惹祸上身,却发现她训斥的竟然是那天带我去后山的那个小道童。

    我心里有些按耐不住了,想必是因为玫秋燕因为我的事情被木风道长和北萧然给惩罚了,所以怀恨在心,又不能对我怎么样,所以只能找别人撒气吧!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里又没有办法置之不理了。那个小道童被玫秋燕训斥的狗血淋头也就算了,她竟然还拿起一根挑水的扁担准备打他!

    “住手!”我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制止了玫秋燕的暴行,对她说道:“他犯了什么错,你要对他下此狠手?”

    玫秋燕本来听见有人制止吓了一跳的,但是一抬头看到来的人是我,突然茵险的笑了起来。

    随后,玫秋燕一脸找到玩物的表情看着我,说道:“我管教他自然是他做错了事情,怎么?方小姐如此清闲,没有事情做,要来管我玄清观的事情了吗?”

    玫秋燕咄咄苾人,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我也不想与她起了冲突,只能强忍着怒气,好生说道:“秋燕姑娘对我有意见我心知肚明,可是这个人毕竟是你的后辈,作为师叔,他犯错你好生教导便是,何苦动辄打骂?”

    听见我的这番话,玫秋燕愣了一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她看着我,说道:“别装出一副好人的嘴脸,看多了恶心!”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