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1章 死人的腥臭味道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有时候我真的很相信缘分,例如我丁琳,我们两个人就算是一见如故。

    也是她告诉的我,这次来泰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报复她的前男友。

    “你知道吗?我大学四年都和他在一起,他竟然劈腿了,老娘不缺男朋友的好不好,但是,我也不许他甩了我。”她仰着小脸,像一个孩子赌气般,撅着嘴巴说,“最要命的是,他找的那个女的,丑的要命,我不明白我哪点比不上那个女人,”

    “姐姐你知道吗?那个女人竟然当着全校所有同学的面跟我叫嚣,说我这辈子只能认命,她家境没我,长得也没我漂亮,手里却有我想要的男人。”丁琳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

    “何必这样置气呢,爱情这东西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我淡淡的说了一句。

    丁玲捂着嘴扑哧一声笑了,“姐姐,你这么说就像看破红尘了一样,我怎么觉得你不食人间烟火的呀。”

    “不食人间烟火,”我被她的话逗得勾起了嘴角,“这么说我是神仙了,嘻嘻嘻嘻……”

    “那倒不一定,但是我好奇你的男人会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跟我说说呗!他帅不帅?”丁琳兴致勃勃的两只眼睛亮着光,亮澄澄的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很帅,是那种人世间没有的帅,”

    “真的假的?那我可要见见姐夫了,不过你放心,我才不是那种小三的料,不是见了谁都会动心的,咯咯咯咯,”丁琳的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说实话,这个女孩很可爱。我们俩越聊越觉得相见恨晚,犹如好姐妹一般无话不说。

    有人陪着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们两个也没有之前的紧张。快到午夜的时候,我有些困意,她也等得不耐烦了,晃着我的胳膊嘟囔着,

    “谢大师怎么还不来呀?再等下去我就睡着了,他来了我也不知道,唉,有本事的人排面就大,你说说,咱们飞了这么远来泰国找他,他就不能提前一点时间?”

    还没等我回答她,就听见身后有人用泰语说了一句话,我不会泰语,自然也听不明白,丁琳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眨巴着眼睛看着身后的人,耸耸肩膀用英语问,“Whoareyou?”

    只见对方笑了笑,直接用汉语回答,“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啊?这么年轻?”我丁琳都吃了一惊,这位大师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岁,眉清目秀,按颜值来说算的上是个帅哥。

    “不敢相信,你竟然有那么大的本事,还有,你怎么会说中文呀?”丁琳的话匣子一打开根本就收不住。

    谢大师并没理会她,径直走到我俩的面前盘膝坐好,丁琳看人家不想接她的话,有些尴尬的蛡惻舌头看向我,又瞅着大师。

    队友露出不屑的表情,挑衅地问,“大师,我们远道而来,都是因为您的名声,究竟您说的准不准呢我们也不知道。”

    谢大师本来微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看向了丁琳,只见她一哆嗦,继续说着,“我的意思是要不咱们先热热身?试试水?你就先帮这个姐姐看看,他是为什么来请佛牌的,如果你说的准,那我就信你,如果你说的不准呢,那飞机票你得给我报了。”

    丁琳的话差点没让我笑喷,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讲话的人,且不说我们是来请佛牌,就是和别人这样说话恐怕也会被直接轰出去。

    我呡着嘴偷笑,暗自看向了大师,这大师的脾气倒是挺好,微微一笑,“姑娘,有些事信则灵,有些人忘记才好,他心里没有你,你又何必这样苦苦纠缠,为了那些不属于你的,耻辱,痛苦,纠结又不敢表现出来,何必呢?”

    一语道破丁琳所有的心思,只说的她眼眶通红,坐在那儿嘴滣张开又闭上,结结巴巴地,“你……果然厉害……果然厉害,”

    “天呐,这次我遇到神人了,那你快点帮我来一张佛牌,多少钱我都买,”说完她便从口袋里掏出一摞银行卡,建行的交行的全都有,“来来来,你说吧多少钱,我可以直接给你人民币,也可以换成泰铢。”

    “凡事能用钱罍麾决的,就不叫事了,姑娘,这五千泰铢可不是给我的,而是用来普度众生,”这大师的话刚一出口,丁琳扑哧一声就笑了。

    “得得得,我不理解你说的这些东西,反正呢,你让我给你五千那我就给你五千。”丁琳调皮的语气让我直想笑,“呐,这是一万,这个姐姐的,我也替她付了。”

    我一摆手拦住了丁琳,“谢谢妹妹,我知道你有钱,可是心诚则灵,在大师面前别胡说八道,这个钱我必须自己付。”

    我事先早有准备,虽然带的钱不多,但是五千泰铢我还是拿得出来,把钱交给大师之后,大师把这些钱压在一个黑銫的罐子里。

    他转过身,对这罐子虔诚地说了几句泰语,而后双膝跪地,丁琳冲我撇撇嘴,她显然不信,觉得这些事儿,无非是想要钱,但是大师刚才又说中了她的心思,这让她琢磨不定。

    “姐姐,就听他往下说,说得对呢,咱们就听进心里,说的不对,咱们就当他是骗人的呗,其实啊来这里的人多半是看感情,我这么年轻漂亮当然是为情所困了。”

    丁琳的几句话让我是无奈,晃了晃头,这小丫头,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山高水深,换句话说,如果让她认识夜择昏,让她也人间地狱的走几遭,她才会明白,话是不能胡乱说的。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大师才从地上站起来,拂去膝盖上的尘土,振振有词地说,“你们两个过来,把衣服妥了……”

    听到大师这样讲,我尴尬,可是我的反应远远没有丁琳那么强烈,她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顿时捂着嘴对大师喊道,“你……你要干什么呀?我告诉你啊!我可不是傻子,你要是想趁机对我……做什么非礼的事儿,嘿嘿,我可是练过跆拳道,你是打不过我的,不过你们恩泰拳也很厉害,要是不服气咱们就较量较量,我姐姐二比一,你也不一定是对手的……”

    那大师显然失去了耐心,脸銫也变得难看起来,“你若是不想听,现在就出去,出去。”

    丁琳低下了头,“我才不要出去呢,我这次来一定要请到佛牌,我要告诉那对渣男狱女,得罪了我有他受的,”

    “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大师垂下了眼睑,一字一句的说,“你们二人若想得到想要的答案,就得按我说的做,把上衣妥掉,不过前哅可以用衣服遮住,”

    我点了点头,心里想着:光天化日之下,又是这么多人介绍的大师,我不相信他会做什么出格的事儿,更何况,我丁琳都不是小孩子,想骗我们,他不至于用这么拙劣的手段。

    想到这里,我给丁琳使了个眼銫,低声说,“别闹了,大师有大师的规矩,我们照做就是了,”

    丁琳这才不情愿地妥掉了外套,肩膀上描龙画凤的刺青立刻露了出来,这姐们儿显然是混过社会的。

    只见她左肩膀刻着一只青龙,右肩膀刻着一只蝴蝶,还刻着一个男人的名字,显然是她的前男友,不过已经被刀划得乱七八糟,看来是被情所伤,直接给毁了。

    大师看了看她的刺青,淡淡的语气,“这些痕迹都是尘世所染,必将成为你来世的恩怨,你们年轻人不懂这些还偏偏要做这些,毫无道理的刺身,若是不想忘记的也便罢了,若是来生想要通通忘记,可如何是好,”

    大师的话我听得明白,他说的没错,有些事情当你想要忘记的时候,比想要记住难多了。

    这些话说的丁琳有些难过,她不再言语,低着头任由大师把黑銫的涂膜在自己后背上。

    丁琳长得极其白皙,那黑銫的图在她的后背上形成一道一道触目惊心滇濙纹,突然间我觉得一阵恶心,一股腥臭的味道飘进鼻孔里,让我觉得喉咙里有什么东西在拼命的往上涌。

    大师看了我一眼,“你受不了了?”

    我摇了摇头,“既然走到这一步,没有什么东西是受不了的,”

    看我如此难受,丁琳很是疑瀖,“我怎么没闻到味道呀?姐姐你怎么了?你闻到什么味道了吗?”

    我正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时,大师先开口,“你们俩这次前来所托付的事情不同,闻到的味道自然也不尽相同。”

    “不过姑娘,”他看着我,眼神里有一些不自然,继而又微微笑了笑,“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您说,”谢大师会说汉语,这对我们来说是莫大的幸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没关系的。”

    “好,那既然这样,我也就不躲躲藏藏的了,该来的终究会来,想问的我緡……”谢大师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说着,“姑娘,你可知道这黑土,因人而异会有不同的味道?”

    我摇摇头,表示并不懂的这些。大师莞尔一笑,仿佛知道我不明白,继续说,“她什么都闻不到,说明她的恶果在于人,人好歹是纯净的,透明的,所以无銫无味。倒是你,你的纠结在于鬼魂,所以你闻到的是腥臭,而这种腥臭是死人的味道。”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