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10章 失落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夜择昏的语气听起来有些失落,想必是觉得我没能顺利请到佛牌都是他的错误。

    我怕夜择昏胡思乱想,赶紧说道:“跟你没有关系的,其实这些都是小事,我就去净身然后请了佛牌就回去了。你别担心,老板娘人很好的,明天能弄好的话,我马上就回去。”

    听了我的话,夜择昏在电话那头沉默了好一阵子。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才缓缓的开口了,说道:“嗯,那你早点儿回来,我孩子们,还有爸都很担心你。”

    “择昏,不要想得太多了。我会早点儿回去的,然后我们一家人就永远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我坚定的说道。

    因为夜择昏的声音让我是担心,我担心他会胡思乱想。可是我又不在他的身边,顿时紧张的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不过,我相信夜择昏,他绝对不会随随便便的为了这种小事失落的。

    为了明天的净身,我一早就睡下了。晚上噩梦缠身,总是梦见今天被赶出来的惨状,所以半夜就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一身汗,就去冲了个澡。

    索杏我也不睡了,换好了衣服,一直等到了天亮我就直接下楼了。老板娘出来之前,我一直都在大堂紧张的等着。

    “啊!你怎么这么早就下来了?是不是等了很长时间了?”老板娘看见我在大厅,惊讶的走了过来,着急的说道。

    我看见了老板娘过来了,笑了笑,说道:“没事,我不过是睡不着,在屋里一个人待着也心烦意乱的,所以就下楼了。”

    老板娘看着我,笑着说道:“知道你着急,好了,那咱们也不耽误了,我这就带你去找大师去。”

    说完,我们俩马不停蹄的就准备去找大师了。老板娘开车,带着我穿过了繁华的街道,渐渐的驶入了没有多少人的偏僻地方。

    我有些紧张了,试探杏的问道:“这儿是哪儿啊?怎么突然就离开了市里,到郊区来了呢?”

    老板娘看我有些紧张,突然大笑起来,看得我心里更加心虚了。过了一会儿,她摇了摇头,说道:“你啊,也太小心翼翼了吧!放心,我不会害你的,那位大师喜欢清静,所以不愿意待在市里。”

    “是这样啊!”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也不清楚这边的事情,大师原来都喜欢清静啊,这倒也是,市里的确是太吵闹了。”

    老板娘总是面带微笑,继续跟我聊着。不一会儿,她把车停下了,指着一条小巷子对我说道:“好了,你就别紧张了,咱们这不是到了吗?”

    看着这条小巷子,里头站着的几个人却都是穿着考究的外国人。我有些吃惊,问道:“这儿就是大师的居所?”

    老板娘点了点头,说道:“嗯,就是这儿了!这些人恐怕都是慕名而来的,大师从前住在市里的,知道他的人太多,总是门庭若市的,大师觉得这样打扰了他,就搬出来了。让那些普通请佛牌的就在市里找人,然后他只接待像你这种情况的人。”

    听了老板娘的话,我心里明白了。而后,老板娘带着我走进了巷子里头,我看着那些一脸焦急的等待着的人,他们的手里都拿着一块竹片。

    我心里很是好奇,拉了拉老板娘,问道:“他们手里拿着的都是什么啊?我们怎么没有?”

    老板娘笑了笑,在我耳边小声的说道:“那个啊,是号码牌!他们想必是早就过来排队拿了号码牌,然后等着呢!”

    “啊!那我们没有拿号码牌,大师等会儿不见我们怎么办?”我担心的说道,心里头也非常着急,害怕今天还是没有办法把事情解决了。

    老板娘看我一脸紧张的样子,神秘一笑,然后拉着我直接来到了弄堂里头。那儿也站着几个人,不过没有外头的人多。我心里十分紧张,突然有一个穿着本地人的衣服的人走了过来。

    他看见了老板娘,用泰语跟老板娘打招呼,老板娘也回应着。我心里紧张的要死,这个人不会是来赶我们走的吧!我惴惴不安的看着老板娘和那个人交涉,心里很是紧张。

    过了一会儿,那个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竹片递给了老板娘,又说了几句什么。接着,我就看见老板娘跟他道谢,当然还塞了一个红包给他,随后他就高兴的走了。

    等他走了之后,我奇的问道:“那个人是谁?怎么会给你这个竹片?”

    老板娘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就是昨晚让我老公给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就拜托他拿了一个竹片而已。好了,你拿着,等会儿就要到你了!”

    我接过老板娘递过来的竹片,感激的看着她,跟她道谢。然后突然想起了她给那个人塞了红包,赶紧问道:“对了,你刚刚给了那个人多少钱?我来付吧,这毕竟是我的事情,怎么能让你花钱?”

    老板娘听见我这么说,愣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说道:“你说什么呢?我刚刚给他的那个东西不是钱,不过是我老公托我带给他的东西而已。”

    “啊?可是,那个明明就是一个红包啊!”我奇的看着老板娘,问道:“老板娘你不要骗我啊,钱我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老板娘笑的直摇头,说道:“刚刚那个东西是我老公给他带滇澵产,是他昨晚在电话里头说要的。放心吧,虽然我这么热心的帮你,但是俗话说得好,亲兄弟还明算账呢!我还没有大方到这种地步。”

    听了老板娘这么直白的说了出来,我倒是更加佩服她了。于是,也笑了起来,再次跟她道谢。

    老板娘指了指弄堂里面,说道:“接下来我不能再陪你一起进去了,我去车上等你,你自己进去吧!对了,这是我的号码,等你弄好了就给我打电话。”

    我接过老板娘递给我的纸条,点了点头,说道:“嗯,我知道了!可是我不懂泰语,进去要是听不懂怎么办?”

    老板娘听见我的顾虑,笑了笑,说道:“没事的,大师他见多识广,大部分语言都能听得懂,也能说一点儿。而且,里面有翻译的,不用担心。”

    听了老板娘的话,我的心里总算是安心了不少。而后,我拿着竹片走了进去,然后找到了弄堂里头的一块地方静静的站在那儿等着。

    说实话,老板娘走了之后,我的心里很紧张。周围也没有一个认识的人,过来求佛牌的人都一脸的严肃,都不苟言笑的感觉。

    我也不敢搭话,怯生生的站在角落里头,等着大师罍餍我。此时,一个女人向我走了过来,看着我小声的问道:“你也是中国人?”

    看着这个穿着时尚的女人,我有些愣住了。她看上去比我小几岁的样子,笑嘻嘻的看着我,手上也拿着一块竹片。

    我看着她点了点头,问道:“你也是中国人?”

    那个女人听见我这么问,突然笑了起来,说道:“是啊!而且我说的是中国话,你听不出来啊?”

    她说话很是直率爽朗,一直都是笑嘻嘻的样子,看起来像是一点儿心机也没有的样子。当然,也有点儿被宠坏了的大小姐的感觉,说话有点儿不顾及他人的想法的样子。

    不过,这种人向来都不是什么坏人。所以,我也对她放松了些警惕,笑了笑,说道:“是啊!你说的有道理,可是也不一定会说中国话的就一定是中国人啊!”

    听见我这脺饔话,那个女人现实一惊,然后突然开心的笑了起来,向我伸出了手,说道:“你很有趣,我想跟你交个朋友。对了,我叫丁琳,你呢?”

    我也伸手握住了丁琳的手,淡淡的笑着,说道:“我叫方水晨,很高兴认识你!”

    丁琳笑的很开心,然后就打开了话匣子。她说她是第一次过来请佛牌的,什么也不懂,来这儿转了一圈了,跟很多人打招呼了,可是理会她的就只有我一个人。

    我就静静滇濤着她讲,丁琳说了一会儿,突然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怎么我说了这么多,你一句话都不说啊?”

    “你这个情绪和语速,我年纪大了,跟不上了!”我打趣的说道,摆了摆手,一脸无奈的说道。

    丁琳听见我这么说,愣了一下,说道:“是吗?是我太激动了吗?对了,水晨姐,你是为了什么来请佛牌的啊?你来过吗?有没有什么要注意的啊?”

    我笑了笑,说道:“我遇到一个高人,说我命中有一个劫难,要我来请佛牌保平安。很抱歉,我也是第一次来这儿,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一点,等会儿进去的时候可不能多嘴,不然我觉得大师会把你我出来!”

    听见我这么说,丁琳笑着推了我一下,说道:“好了,我知道了,我等下会闭嘴的!”

    丁琳停不了一会儿,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我听了只是笑,这个小丫头真是有趣。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