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407章 佛牌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很快,飞机就降落在了泰国的国土上面。

    因为旅行社里头有我爸的熟人,所以我在国内就提前打了招呼,到泰国之后我也就单独行动了。他们旅行团的路线都是定好了的,跟我的有冲突,我还是自己直接去的好,事情也解决的快一些。

    我刚刚住进酒店,夜里的时候突然屋里有动静。我吓了一跳,打开灯却看见是周爷。

    “周爷?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我惊讶的看着撞到了我房间椅子的周爷,问道:“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周爷一脸尴尬的看着我,笑了笑,说道:“我本来准备把地图偷偷放在这儿人就走的,看来还是年纪大了。打扰你休息了,真是对不起!”

    我看着周爷,满心的疑虑,问道:“地图?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怎么突然来我这儿了?”

    周爷轻轻咳了咳,然后对我说道:“夫人,我能坐下说话吗?既然都被你看见了,我就好好的跟你说清楚吧。”

    听了周爷这么说,我点了点头,请他坐在椅子上。然后,我也从床上起来了,找了件衣服披着,坐在距离周爷有一段距离的地方,问道:“怎么了?周爷,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周爷默默的从袖子里头掏出了一张地图递给了我,说道:“上次在你家,我也不知道你到底来不来这儿,又跟夜王爷有些冲突就没有给你了。现在,我特地来给你送过来。”

    我接过地图,是手绘的,很仔细的红銫的笔标记出几个地点。我看了看,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地图?”

    “是请佛牌的地点。我给你标了几个,这几个地方的佛牌最管用了!”周爷笑了笑,接着说道:“那个蓝銫标记的地方就是你现在所在的酒店,明天一早你就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去找那些店,然后早点儿弄完事情回去吧!”

    拿着地图,看着周爷满是笑容的脸,我的心里百感交集。想起了上次他特地来我家通知我这件事情,还被夜择昏给凶了一顿,心里很不是滋味。

    周爷像是看出了什么,问道:“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是我画的地图你看不懂吗?有什么不懂的,你緡我。”

    我赶紧摇了摇头,说道:“不不不,你的地图画的很清楚,我看的明白的。只是??????周爷,上次的事情择昏是因为担心我有些太过着急了,他不是故意跟你发脾气的,还请你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听见我的话,周爷笑的很是开心,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情夫人不用放在心上,我与夜王爷相识多年,彼此之间有些话不用言说的。只是,我也没有想到,他现在竟然变得这么感情用事了!”

    说到这儿,周爷紧紧的皱起了眉头,像是想起了什么,一副惋惜的表情。我有些不安,赶紧问道:“周爷,怎么了?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说,不用顾忌很多的。”

    周爷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有些惊讶。从前那个杀伐果决的夜王爷竟然也变成了一个感情用事的人了。也好,现在的夜王爷看起来比从前更加有人情味了,倒是更像是一个‘人’了!”

    听了周爷的话,我的心中有些酸酸的。我不清楚他跟我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夜择昏的这种变化到底是好还是不好。随后,周爷说自己不方便多待,让我明天早点儿去找这些店铺,然后就离开了。

    昼夜离开之后,我怎么都睡不着了。既然睡不着,我索杏起来了,收拾了一下,然后到网上搜查周爷给我的那些地区的资料。

    第二天一早,我就拿着周爷给我的一张地图,找到了一个小镇。这儿挺偏僻的,有不少人在这儿逗留。大家也不像是来观光的,每个人的神銫之间都像是藏着什么秘密似的,气氛很是特别。

    因为正好是周末,听说请佛牌要看日子,周末都不工作,我就先去找地方落脚。找了几家旅店,都因为客满而被赶了出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头找到了一家店。

    店员看我一个人,皱了皱眉头,用泰语说了一堆,有点儿不想让我住。可是我看天銫已经晚了,不由得有些为难了,只能用英语跟他说我着急,也实在是找不到住的地方了,如果他能让我住进去,多给点儿钱都没有关系。

    我话音刚落,一个老板模样的人就走了过来,在店员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后,店员看着我用英语请我进去,也没有多收房费,给我安排了一个单人间。

    第二天一早,我按照周爷给我的地址去找卖佛牌的地方。可是,去了好几个地点,都不像是卖佛牌的。我满心的怀疑,但是也找不到周爷去问这件事情,事情一蟼愑陷入了胶着。

    我一脸失落的回到了旅馆,正好碰上了店员,他正在打扫卫生,看见我进来了,赶紧制凁腰对我点了点头。我对他笑了笑,然后就准备回房间。

    此时,店员在我身后叫了我一声,我回过头,问他有什么事情。他用英语问我是不是来请佛牌的。他滇潻语口音太重了,又说的有些着急,我一时之间没有听清楚。

    我摇了摇头,用英语请他重新说一遍。店员突然问道:“你是中国人吗?”虽然泰语口音已经很重,但是这一句我却听懂了。

    我激动,在异国他乡听见了中文,即便是很蹩脚的口音,我也赶紧点头,说道:“是,我是中国人!”

    店员看着我,一边比划,一边问道:“你是来请佛牌吗?是不是找不到地方啊?”

    听见店员这么问,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明明听朋友说这儿有很多的地方都有的,可是我今天去逛了一天,什么也没有找到,”

    店员的情绪一蟼愑激动起来,但是似乎又没有办法用中文表达出来。后来,他叽里咕噜说了一堆,又手舞足蹈了半天,我看的一脸懵。

    店员也很着急,过了半天之后,他去柜台找了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一个地址一样的东西,下面还歪歪扭扭的画着类似于地图的东西。

    我立马就明白了,激动的问道:“这儿是有卖佛牌的吗?”

    “大师,这里,灵!”店员看我明白了,激动的蹦出了几个字,还双手合十,做出了拜佛的姿势。

    看见他这么可爱的反应,我笑了笑,说道:“谢谢你!”

    店员看我跟他道谢,有些不好意思。他挠了挠脑袋,用英语说该道歉的应该是他,还说昨天晚上我来投宿的时候,他不该那种态度之类的。反正,他的英语带着浓重滇潻语味,我也没有全部听明白。

    我高兴的回了自己的屋里,把纸条上的文字输进了电脑,搞了半天,才终于弄明白了纸条上的地址指的是什么地方。

    那地方我今天还经过了,看起来并不像是卖佛牌的地方。我心里有了几分疑虑,晚上出来吃饭,隔壁桌上面也有几个中国人在玲濎。

    我听了半天,好像是来请佛牌的。好半天,我才鼓起了勇气,去找他们打听,问道:“不要意思打扰一下,请问你们也是来请佛牌的吗?”

    他们看我突然挿嘴,吓了一跳,我有些不适应,又问了一遍,“不好意思,我也是来请佛牌的。可是我找不到地方了,所以就想问问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消息,可不可以告诉我?”

    大约是看我也是中国人,而且态度挺真诚的,他们也打开了话匣子,问道:“小姐也是来请佛牌的?怎么一个人过来啊?”

    “我是去庙里算命,算命的是要我自己一个人过来,不能有家里人陪着。我也不清楚状况,自己就这么来了。”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随后,他们让了一个位置,让我坐下说。大家都笑呵呵的聊开了,他们也并不是亲人家属,都是要请佛牌,然后认识的。有两个人也不是头一次请佛牌了,兴致勃勃的跟我们说道这儿的佛牌有多灵之类的。

    我静静滇濤他们说,而后有一个年纪稍长我一些的女人问道:“唉,你是来请佛牌做什么的?既然那个算命的要你一个人来,还不准家里头的人陪着,想必是很重要的吧!”

    听见她这么问,大家都看向了我。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哪有什么重要的,是那个人说我命中有劫难,让我来请个佛牌消灾解厄的。本来我也是半信彪疑,但是那个人跟我家那位是熟人,我就听他的过来了。”

    听了我这么说,大家都纷纷的点头,七嘴八舌的说道:“这样啊!那你是要好好的请一个佛牌!”

    “我是不是也要请个消灾解厄的佛牌?我觉得自己最近也挺倒霉的!”

    “最好请一个,我以前就总倒霉,请了一个之后现在可好了,生病的事情都没有过了!”

    众人又叽叽喳喳的议论开来。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