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8章 高手遇王爷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说话间,已经是夜里了。不知不觉,就过了这么长的时间了。庆子尸骨未寒,我什么都不能为她做,只能将她的骨灰好的安置在她的房间里头。

    这里头的什么都是新的,庆子也就用过几次,没想到竟然如今东西都还在,人却已经不在了。

    我看着物是人非,又忍不住流泪。为了不让我触景伤情,夜择昏拉着我回到了我们的房间。他劝了我一会儿,我才渐渐的平复了心情,不在自责不安,躺在床上准备休息。

    到了半夜,我夜择昏好不容易都睡着了,却在睡梦中听见了外头发出的奇怪响声。我本来就睡得很浅,被这响声惊醒,心里满满的都是恐惧。

    是有人进屋里了吗?按理来说,不应该啊!是小偷?还是秦山的人?我想到这儿,立马推醒了夜择昏,压低声音说道:“择昏,你听听,外头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夜择昏醒了过来,竖起耳朵听了一会儿。外头的声音不断,就像是有人在家里走来走去,还不时撞到桌椅似的。

    “是不是进小偷了?还是秦山的人来了?”我担心的问道,心里满满的都是不安,惊恐的看着夜择昏,问道。

    “嘘!”夜择昏将食指放在滣间,示意我安静。然后,他慢慢的从床上起来,我担心也赶紧起来,紧紧的跟着他。

    我们慢慢的走到了门边,轻轻的打开了房门。那声音突然戛然而止了,我吓了一跳,难道是我们开门惊动了外头的人?

    夜择昏也赶紧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我们就那么在房门口站了一阵子,谁也没有说话,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了。

    不一会儿,那个古怪的声音又重新响了起来。夜择昏拉着我小心翼翼的走到了客厅。

    客厅里头什么也没有,我们没敢开灯,站在客厅里头听了一会儿。那声音依旧没有停下来。

    夜择昏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然后看了我一眼,又指了指庆子的房间,示意我声音是从庆子的房间里头传出来的。

    我心里大惊,静静滇濤了听,那声音的确是从庆子的房间里头传出来的。之后,夜择昏又牵着我向庆子的房间靠近,那里头的动静越发的大了。

    我心里十分担心,若是小偷的话,随便什么东西,你要拿走便拿走吧!可是,唯独庆子的骨灰,我刚刚才放进去的,可千万别被拿走了!

    夜择昏轻轻的搭上了门毖手,又尽量轻手轻脚的打开了房门。夜择昏迅速打开了电灯,准备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是,门一开,里头竟然什么都没有,我夜择昏都惊呆了。

    那声音也戛然而止,就在我们震惊的时候,庆子的骨灰突然剧烈的动了起来。我们吓了一跳,还没有反应过来,那骨灰竟然自己飘了起来,并且直接撞碎了庆子房间的窗户玻璃,不知道飞到那儿去了。

    “择昏!”我惊讶的叫了起来,夜择昏赶紧拉着我跑出去追。刚刚下楼,就看见了我们房间的楼下站着一个人影,骨灰似乎就是被他给拿在了手里。

    他也发现了我夜择昏,拔腿就跑。夜择昏立马抱起我,飞着追了过去。要是一般人的话,不出一会儿,夜择昏肯定是能追上的,可是那个人却速度极快,夜择昏拼尽全力,才没有被他甩掉。

    我们追着他一直到了西郊,看着这儿,我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择昏,是西郊!为什么?”

    此时,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在鬼楼群之中。夜择昏停了下来,生气的说道:“可恶!我一定要将他找出来,竟然敢在我的眼皮子地下抢东西!”

    说着,夜择昏拉着我走进了鬼楼群。虽然这儿已经没有了那些活死人,可是气氛依旧诡异的异常。

    白天,警察在这儿设下的警戒线还在。我们小心的避开了那些警戒线,慢慢的往里头寻找过去。

    走了一会儿,我们突然听见了一阵喧闹声。那是几个成年男人的声音,他们似乎很高兴,像是干成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老小,可以啊!竟然真的得手了!”一个男人兴奋是说道。

    “是大哥太过高看那个人了,我还以为有多难呢!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得手了,真是不过瘾!”有一个男人自信的说道。

    夜择昏寻着声音带我找了过去,之间几个男人在鬼楼群之间生起一堆火,正围着火堆在打牌。

    我看着他们,只见庆子的骨灰就在其中的一个男人的身边,我拉了拉夜择昏,指着骨灰说道:“择昏,你看!”

    夜择昏点了点头,带着我慢慢的走了过去。那几个男人看见我夜择昏,纷纷站了起来,只有一个穿着讲究的人仍旧坐在火堆旁边,他看都没有看我们一眼。

    “你们回去吧!”那个穿着讲究的人突然对其他几个人说道,“剩下的事情我自己来处理就好了!”

    “秦山哥,真的不用我们在吗?”一个男人担心的问道,“还是让我们留下来吧!”

    那个人就是秦山?想必他应该是开夜总会的,因为不管是老师的秦山,还是医生秦山,我夜择昏都打探过他的长相。只有这个夜总会老板,神龙见首不见尾,身份信息上面也不过只有姓名和杏别而已。

    不过,这个秦山却跟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他的相貌大约只有三十来岁,容貌还算俊朗,头发整理的很利落,身上穿着的都是名牌。一双丹凤眼里头透着鏡光,佩戴着金银首饰,皮肤却像女人一样的白嫩。

    他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人,浑身透着一股子痞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除了这一点,我总觉得他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违和感。对了,他好像没有什么表情,不管是什么情绪,似乎都只能从他的语气中体会出来。

    秦山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说道:“刚刚老小不都说了,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不足为惧!我若是连这种人都处理不好,岂不是砸了自己的招牌了!”

    听见秦山说这个话,其他人哈哈大笑起来。那个刚刚还说想要留下来的人,轻蔑的看了夜择昏一眼,说道:“是呢!况且他身边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真是不堪一击!好了,那我先带弟兄们回去,你小心些!”

    “嗯!回去准备好酒菜等我回来,刚刚的牌局还没有分出胜负,咱们待会儿接着再战!”秦山笑嘻嘻的说道。

    其他人听见秦山这么说,纷纷附和。然后,他们就转身离开了。经过我夜择昏的身边时,还一副看不起人的样子,冷冷的笑着。

    还有一个人一副銫眯眯的样子看着我,我往夜择昏的身边移了移,很是不舒服。夜择昏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那人像是吓了一跳,赶紧就走了。

    我心里极其不舒服,这都是些什么人。刚刚离开的那群人也像是一群痞子。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看着他们就是一丘之貉!

    我心里极其看不起他们,就凭他们还敢看不起夜择昏?要是知道了夜择昏的身份,保准吓得他们芘滚尿流的!

    待他们都离开之后,夜择昏冷冷的看着秦山,说道:“这位兄台,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何必叫人抢了我的东西?”

    听见夜择昏说话,我也看向了秦山,想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反应。对于秦山,我这心里总觉得不安,他太过深藏不露了,简直就是一个看不透的危险。

    秦山听了这话,不屑的笑了笑,从地上拿起了庆子的骨灰,对我们说道:“你说的是这个?”

    “不错!这里头是我妹子的骨灰,对阁下应该是没什么用处的,还请你物归原主!”夜择昏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手。

    那秦山看了一眼庆子的骨灰,又看向了我们,一钙儲子的样子,说道:“我若是不还,又当如何?”

    听了秦山这么说,我忍不住了,赶紧说道:“那是我妹子的骨灰,你要霸着做什么?还是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秦山突然笑了起来,突然一个凌厉的眼神的看向了我,说道:“要我看,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的人是你们吧!偷偷嫫嫫的在我的背后调查我,说吧,有什么目的?”

    听见秦山这么光明正大的把话给挑明了,我倒是无话可说,无力反驳了。夜择昏将我拦在了身后,说道:“既然阁下不愿意好好滇濤我的,将我妹妹的骨灰还给我,那我就得罪了!”

    说着,夜择昏就突然想秦山出招了。夜择昏每次出招都是又快又狠,我心想那秦山必定吃亏的。

    可是,我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了。秦山结结实实的挡住了夜择昏的攻击,冷冷的说道:“太弱了,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说着,秦山一个反击,夜择昏赶紧避开,满脸的惊讶。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夜择昏出现这样的表情,心里紧张的不行,忍不住喊道:“小心!”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