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6章 魂魄丢了好几年了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白无常果然就是个和事佬,两边都不得罪,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了自己和黑无常的身上。说到底,还不是阎王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又不想出大乱子,才让这些死了但是没去成茵间的人在这儿重新死一次,好记录上生死簿。

    想必,这些生死簿也是后来重新改过的,不然怎么恰好就在这个时间,让大批年龄不同的人死在同一个地方?

    其实,阎王的本杏我们都清楚,但是黑白无常毕竟是他手下的人,我觉得还是要注意些比较好。

    于是,我拉着夜择昏小声的说道:“好了,何必在这个时候谈论阎王的事情?咱们还是赶紧去找庆子是正经的!”

    黑白无常收了那个跳楼女人的鬼魂,接着,又有一个人站在了楼顶,准备往下跳。如此周而复返,本来站在楼下围观的那些活死人慢慢的一个个上了楼,排着队往下跳。

    既然弄清楚了情况,我夜择昏便也就没有了继续留在这儿的理由。于是,我们便离开去找庆子,黑白无常忙着回收那些人的魂魄,忙的要命,所以也就没有管我们了。

    我们思索了半天,还是走进了之前那个保安给我们提供的地址写到的那栋楼里头。进入楼道,周围静的可怕。一楼我们之前已经来过了,没有什么发现,于是就径直上了二楼。

    刚刚爬上了二楼,我们就在楼道里头瞥见了一个人影。我吓了一跳,以为是遇见了活死人,赶紧躲到了夜择昏的身后。

    夜择昏也看见了,他冷静的拉着我的手藏在了楼梯口。因为这栋楼看上去年久失修,电梯我们也不敢用。

    可是,我们却听见了电梯上来的声音。接着,是一个男人哼着小调的声音,那声音很是熟悉,我夜择昏互看了一眼,默契的把头探了出去。

    只见,竟然是峰哥从电梯里头走了出来。他看上去像是很高兴的样子,手里拎着两份外卖。

    “峰哥!”我的声音还卡在喉咙里头,夜择昏緡住了我的嘴巴,对我摇了摇头。

    我满心不解,疑瀖的看着夜择昏。他没有解释什么,等到峰哥领着外卖,哼着小曲走进了一个房间之后,他才拉着我从暗处走了出来。

    “刚刚那个是峰哥是不是?那庆子肯定在这儿,咱们赶紧去找他们!”我拉着夜择昏就要去找庆子。

    可是,夜择昏却一把拽住了我,紧紧皱着眉头看着我,说道:“水晨,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庆子她说不定??????”

    我懂夜择昏的意思,虽然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他想说的话我都已经明了。我不愿意相信,虽然西郊已经是死城了,可是看峰哥的那个状态,我还是觉得可能还有希望。

    我拉着夜择昏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峰哥进入的那个房间,可是来到门口,我们却愣住了,哪里有什么门,那儿只有一堵墙而已!

    夜择昏吓了一跳,走过去在墙上嫫了半天,我也上去嫫了嫫。但是,也只是墙而已。

    “这是怎么回事?刚刚他明明就是从这儿进去的啊!门呢?”我一边拍打着墙壁,一边焦急的问道。

    夜择昏看着墙壁想了想,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说道:“难道是幻境?水晨,你先退后,让我来看看!”

    听见夜择昏这么说,我赶紧退到了他的身后。夜择昏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纸,贴在了那方墙壁上,默念咒语。

    这层楼开始扭曲变化,我像是置身于一个肥皂泡中似的,看着周围的一切开始头晕眼花。

    我赶紧闭上了眼睛,过了好一会儿,耳边才传来了夜择昏的呼唤,“水晨,没事了,睁开眼睛吧!”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刚刚还在眼前的墙壁如今却变成了一道门。我惊讶,问道:“择昏,怎么会这样的?”

    夜择昏看着门,说道:“这儿是一座死城,所以存在着各种结界。我们误闯了这儿,触动了结界,就会引起这种异空间。刚刚我们虽然是朝着这道门走过来的,其实却不小嗅潳进了一个异空间里面。”

    听了夜择昏的解释,我还是有些不明白。于是,我指着眼前的门,问道:“那现在这儿不是异空间了吧?庆子他们是不是在里面?”

    夜择昏听见我这么问,点了点头,不过他还是抓住了我的手,说道:“水晨,只有鬼魂聚集的地方才会产生异空间,所以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不愿意相信,开始敲门:“庆子,庆子,你开门薄!我是你水晨姐,你在里面吗?快点儿开门薄!”

    我敲了半天却也没有人回应,看着紧闭的房门,我着急的不行,转头看向了夜择昏,说道:“择昏,你帮我把门打开吧!”

    话音刚落,一阵银铃似的笑声传了出去。那是庆子的笑声,她还活着吗?我心里充满了惊喜,继续敲门。

    可是,里面的笑声不断,却始终没有人来开门,就好像听不见我的敲门声一样。我心里充满了绝望,哭得伤心。

    夜择昏抱起了我,说道:“我刚刚看见了楼下有保安室,咱们去找找有没有什么备用钥匙。这儿充满了结界,我也不敢随便的施法,若是跟那些结界碰撞,没准会给黑白无常添麻烦。”

    听见夜择昏这么说,我点了点头。随即,我们又从楼梯下楼,找到了保安室。保安室的门以及坏了,里头什么人也没有,蒙着一层厚厚的灰尘。

    不过,我现在没有那么多闲心思关心这些,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里头死气沉沉的,但是格局什么的还保持着从前的样子似的,办公桌的旁边墙上挂着一串钥匙。

    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赶紧拿着钥匙就离开了。我们又匆匆的上了二楼,来到了门口。此时,黑白无常正好也赶了过来,他们看见我夜择昏站在门口,像是很吃惊。

    “莫不是你们要找的人在这里面?”白无常问道。他的脸上一闪而过一丝担忧,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

    我看着弊无常这幅样子,心里的担忧越发深重了,急忙问道:“怎么了?你们都忙完了吗?怎么来这儿了?”

    白无常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黑无常却面无表情的说道:“外头的都已经处理完了,只剩下这儿的两个了!”

    “两个?”我心里咯噔一下,赶紧拿着自己手上的钥匙开始一个一个的试着开门,但是全都试完了,却始终没有打开那道门。

    此时,屋内的欢笑声戛然而止,黑无常冷冷的说道:“好了,时辰到了!”说着,他走到了我的面前,请我离开。

    夜择昏拉着我退后,只见黑无常随便在地上捡起了一个铁管就开始撬门了。我紧张的看着,门一打开,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面而来,我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白无常担心的看着我,但是夜择昏一个眼神让他悻悻的收回了手。黑无常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将手中滇濟蚌随便丢在了地上,说道:“老白,干活了!”

    说着,黑白无常进屋了,我恢复了不少,赶紧也跟了进去。庆子在地上躺着,双目圆睁,满脸都是嘴里吐出来的血。

    我的心脏狠狠地揪在了一起,急忙扑了过去,抱起庆子哭喊起来,“庆子,庆子!你怎么了?你醒醒啊!醒过来啊!”

    夜择昏担心的蹲在我的身边,黑无常做好了记录,淡淡的说道:“别喊了,她已经死了!鬼魂已经回收,现在都快到望乡台了!”

    “老黑!”白无常听见了黑无常的话,厉声说道:“别说了!”

    黑无常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了我一眼,说道:“她是被毒死的,因为吃了那里的饭菜,那里头被下了剧毒。”

    看见黑无常还在说话刺激我,白无常一把将他拉到了旁边,小声说道:“真的够了!我知道你对水晨有意见,但是你有必要这么刺激她吗?”

    我抱着庆子的尸体,看着旁边的外卖。那个是我刚刚看见峰哥拎回来的,为什么他要毒死庆子?

    我心里乱的很,再一看。整个屋子里头却只有庆子的尸体,峰哥呢?我抱着庆子,转头四处找了起来。

    夜择昏猜到了我的心思,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指角落里头的一具白骨,说道:“水晨,那个就是峰哥!”

    我心里大惊,说道:“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突然变成了这样,昨天见得时候不还好好的吗?”

    “这个人的魂魄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他死了都好几年了!从这儿变成一座死城开始,他就已经死了!不过,找不到他的魂魄!”黑无常皱着眉头说道。

    白无常冷冷的看着那具白骨,小声说道:“我就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可是上头又不让我们查!”

    黑无常听见了,轻轻的推了一把白无常,厉声说道:“老白,上头自有上头的想法,咱们听命行事就行,你不要多嘴了!”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