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62章 三年前就搬走了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夜择昏看我吓成这样,赶紧扶我坐下,给我倒了一杯水,让我有什么话慢慢说。我愣愣的接过他递过来的水,赶紧喝了一口,然后把水房里头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

    “我是真的看得清清楚楚的,虽然是一闪而过,但是那的确就是一个鬼脸。而且,我刚出去洗澡的时候就看见一个人影闪过,跑向了走廊的尽头。择昏,庆子肯定是出事了,我们应该怎么办?”我紧张的拉着夜择昏的手,哽咽着问道。

    听见我这么说,夜择昏也是一脸的吃惊。他站了起来,来回走了几圈,突然看着我说道:“可能不好,事不宜迟,咱们赶紧去峰哥那儿去找庆子吧!”

    我赶紧点点头,随后就根据之前峰哥留下的地址找了过去。到了之后,我发现这儿不过是一个出租房,就是普通的打工的人租的那种。

    可是,昨晚峰哥不是说自己做了些小生意,现在过得还不错吗?连吃饭都选在了星级酒店,难道那一切不过是他为了撑面子编出来的谎言?

    我心里越发不安,看向了夜择昏。夜择昏拍了拍我的肩膀,小声说道:“没事的,有我在呢!”

    有了夜择昏的这句话,我冷静了一些。而后,他将我护在了身后,敲了敲门,可是,我们敲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应门。

    我觉得有些奇怪,忍不住说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们找错地方了吗?可是,地址没错啊!我刚刚还确定了好几遍的。”

    “水晨,你别慌!我在敲一会儿,如果还没有人来开门,咱们就直接进去看看!”夜择昏安慰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之后,我们又紧张的敲了几下门。还是没有人应,正准备强行进去是时候,突然门锁动了一下,我们吓得后退了几步。

    门开了,出现了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年轻人。他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一脸不满的说道:“敲敲敲,敲什么敲?这一大清早的,干嘛呢?”

    看见这个年轻人,我夜择昏都愣住了。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峰哥,而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

    那个年轻人抱怨完之后眯着眼睛看我夜择昏一眼,说道:“你们是谁啊?我还以为房东呢,你们找我?”

    “不,我们是来找一个朋友的。他给我们的地址就是这儿,但是??????”我有些尴尬,因为这个男人只穿了一条大裤衩,还夹佑着一身的酒味和廉价的香水味,让我不由的很难受。

    “朋友?你们找错了,这儿没有什么你的朋友,赶紧滚吧!”那个人滇潿度十分的不友好,一边说着,一边还抱怨道:“这都什么事情啊,一大清早的,烦死人了!”

    夜择昏还是不放弃,一把拉住了那个男人的胳膊,说道:“这位兄弟,再打扰一下,你可认识一个叫作峰哥的男人,昨晚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回来的?”

    “什么峰哥?我不认识,你们找错地方了,还要我说几遍?你赶紧放开我,冷死了都。”那个男人不耐烦的甩开了夜择昏的手,说道。

    此时,屋里出现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的声音,“老公,谁啊?一大清早的,是不是房东又来催房租了?”

    那个男人听见了屋里女人的声音,说道:“不是,是两个人说要来找一个什脺餍峰哥的人。宝贝你接着睡,我这就把他们打发走!”

    说着,那个男人就开始赶我夜择昏走。可是,还没有庆子的下落,我不能就这么走,就一把扒住了他的门,说道:“你真的不认识峰哥吗?你在仔细想想,我们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他!”

    那个男人看我扒住了门,恼琇成怒,生气的说道:“你这个女人烦不烦?说了不认识了,就是不认识,你们也真是够了!”

    此时,夜择昏怕那个人伤到我,一把将我拉到了身后,一个凌厉的眼神就丢了过去。那个男人本来还挺盛气凌人的,一蟼愑就老实了。

    此时,一个裹着浴袍的女人走到了门口,她就像八爪鱼似的黏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看见夜择昏的时候,眼神中不由的闪过一丝惊喜的样子。

    “强子,怎么一大早的你就跟别人吵架啊!就是他们来找人的?”那个女人虽然是在跟那个说话,眼神却一直都在夜择昏的身上打转,我有些不舒服。

    夜择昏完全緡视了那个女人,护着我说道:“看来他们不在这儿,咱们还是再去找找吧!”

    我点了点头,刚刚转身,就听见那个女人喊了起来,说道:“唉!你们别走啊!我们也是刚搬来不久,也许你们要找的人是从前租这个房子的人,你们要想找人不如去问问房东,他或许知道!”

    听了这个话,我赶紧回头,问道:“房东在哪儿?”

    那个女人指了指上面,说道:“房东住在楼上,你们直接上去,门口贴着门神画像的就是房东的家了!不过,我心劝你们一句,还是待会儿再去,房东脾气可不太好!”

    我赶紧跟那个女人道谢,然后就拉着夜择昏往楼上奔去。我这个时候哪里还顾得上房东的脾气好不好啊,我只想赶紧打听到峰哥的下落,好把庆子给救回来!不知道怎么的,我越发肯定庆子是出事了,心里越来越紧张不安。

    来到了楼上,我们很快就看到了房东的家,敲了敲门,很快就有人过来开门了。是一个大约五十岁上下的女人,她冷着一张脸,看见我夜择昏,问道:“你们是来租房子的?”

    “不,不是,我是来跟您打听一个人!”我据实相告,房东立马脸銫大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不知道,不知道!你们赶紧走,赶紧离开这儿!”房东还没有听我们到底要问什么,就赶我们离开了。

    我赶紧抵住她的门,急切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们要问的事情很重要,请问,楼下的房间里头曾经住着的一个叫峰哥的男人现在在哪儿你知道吗?”

    房东很不耐烦,说道:“不知道,不知道,什么峰哥,峰弟的?不认识,你们赶紧走,离开这儿!”

    夜择昏一个闪身,撑住了房间的门,看着房东说道:“我们的妹妹被这个峰哥带走了,我们要去找他。听说他曾经在你这儿租过房子,所以来问问。你是真的不记得了吗?”

    房东被夜择昏的气势所震慑,愣愣的看着他半天都没有开口回答。我赶紧抓住了房东的手,说道:“从昨晚我就联系不上我妹妹了,如果你有什么知道的还请你告诉我,求求你了!”

    房东听见我这么说,又迫于夜择昏的压力,只能松口,说道:“的确,曾经有个叫什么峰的男人找我租过房子,不过他早就已经退房了,不住我这儿了!那个小伙子人不错,就是挣得太少,经常拖欠房租,我对他印象挺深的!”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大概什么时候退房的?”我急忙问道。我并不关心他的人怎么样,我只要知道他的下落,他到底把庆子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房东听我这么问,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哇,这么一算他大概退房已经有三年了!他走的时候好像是因为家里有事情,然后工作的地方又换了,所以才贬的家。”

    我一听,心里咯噔一下。三年了!竟然已经搬走三年了!峰哥故意给我一个老地址,难道就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故意让我找不到他的吗?

    这样一想,我觉得庆子的处境更加危险了。赶紧拉住了夜择昏的手,说道:“怎么办?我们被骗了,峰哥他肯定是有婴谋的,庆子肯定有危险了!”

    “好了,水晨你也别紧张,冷静一下!”夜择昏安慰了我一下,又转头问房东道:“那你知道那个峰哥搬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房东想了想,说道:“那我可没有听他说起过,我只听说是因为换了工作的地方,所以要搬家。再说了,我们平时也没有什脺骰流,他要搬去哪儿跟我一个房东有什么好说的?”

    听了房东的话,我的心仿佛沉入了海底。夜择昏抱着我安慰,房东看着我们的样子,一副惊异的样子。不过,她也没有多问什么,只说道她知道的就这些,然后就把门给关起来了。

    我夜择昏无功而返,我这心里越发不安,想到了昨晚梦中庆子浑身是血,哭着求我救她的样子,我就忍不住红了眼睛,鼻子酸酸的。

    夜择昏叹了一口气,说道:“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得想办法去找到峰哥和庆子才行。你也别总是哭丧着一张脸,毕竟现在还没有定论,一切还未可知!”

    我点了点头,和夜择昏一起走到了小区门口。小区门口站着一个保安,看着我们两个人面生,上来问道:“你们不是这儿的住户吧?难道又是来找人的?”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