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59章 抱歉我不喝酒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听了夜择昏的话,我笑了笑。的确如此,我庆子虽然只是结拜姐妹,可是在我心里她就是我的亲妹子。而且现在庆子爸已经不在了,她孤身一人,我有羽任好好的照顾她。

    就在我们这边聊得高兴的时候,庆子转过身,看着我夜择昏说道:“水晨姐,峰哥听说你们也来了,想请你们吃顿饭。要不,咱们就去跟他一起吃吧,反正也正好要去吃饭。”

    我听了愣了一下,虽说我想跟那个峰哥见个面,看看对方到底是个什么人。可是,这么突然就来的邀约,我却有些不知所措了。

    夜择昏却笑了笑,说道:“嗯,你跟他说我们过去,谢谢他请客了!”

    庆子听了高兴的转过头去跟峰哥说这个事情,我却有些担心了,拉了拉夜择昏的胳膊,说道:“你怎么这么冲动,突然就答应了这个事情呢?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突然就去见那个人?”

    夜择昏看我惊慌失措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我也是为了庆子,看她的样子,大概早就想去见那个人了吧!我们要是拒绝了,她该有多失望啊,对吧?”

    听了夜择昏的话,我的确是有些过于自私了!只想着自己见到那个男人会紧张,却没有考虑庆子的想法。

    之后,我们就和庆子一起去找那个峰哥了,他找了酒店,给了我们地址。我们是开车去的,因为调查一直都没有进展,我们在这儿租了一个公寓,也租了一辆车方便出入。

    我原以为峰哥会找个一般的餐厅吃饭的,开车去了之后才发现,竟然是一个不得了的酒店。这个酒店还是星级酒店,那个峰哥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前段时间还在跟庆子借钱来着,怎么会来这么高级的酒店啊?

    庆子也是吓了一跳,我们站在门口东张西望,都在想是不是找错了地方了。为了确认一下,我们让庆子给峰哥打了个电话问一问,要是弄错了,现在得赶紧赶过去了,不然让他等太久就不好了。

    庆子拨通了电话,着急的说道:“峰哥,你刚刚说的那个地址我们已经过来了,可是我想是听错了,来的地方是个好大的酒店,你再把地址说一遍吧!”

    “你们已经过来啦!你们是在门口的是吗?我看见你们了,我这就过来!”电话里头传来了一阵杂音,准确的说,仿佛就像是打电话的人就在我们的身边说话一样。

    我赶紧转头寻找,夜择昏却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背,用手指了指宾馆大厅的里头。一个年轻的男人一手拿着手机,一边高兴的朝我们挥了挥手。

    我拉了拉庆子的手,小声的问道:“那个就是峰哥?”

    庆子一脸震惊的点了点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我,峰哥就已经来到了眼前。眉眼间可以看得出来,他只是一个普通的打工者。虽然年纪不大,却透着一股饱经沧桑的感觉。

    峰哥看见了庆子,眼神中满是惊艳,“庆子,好久不见了!你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峰,峰哥!你还好吧?对了,阿姨的身体怎么样了?”庆子看见峰哥,眼睛里满是深深的眷念,那是情侣久别重逢才有的光。

    我夜择昏站在一边看着他们,什么话都没有说。峰哥意识到了我们的存在,看着我们小声的问了庆子一句话。庆子也反应过来,说道:“这是水晨姐和姐夫。水晨姐,这就是我从前跟你说过的峰哥。”

    “你们好,我是庆子的男朋友,你们可以叫我小峰!”峰哥很自然的伸出手来跟我打招呼。

    我还处于震惊之中,所以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还是夜择昏及时反应了过来,握住了峰哥伸过来的手,沉着的说道:“你好!我是夜择昏,这是我的妻子,方水晨,是庆子的姐姐和姐夫。”

    “唉?我从前可是没有听说过庆子有姐姐的。庆子,你不是告诉我你是独生女吗?”峰哥好奇的看向了庆子,问道。

    庆子听见峰哥就当着我的面这么问了,有些尴尬的样子。她拉了拉峰哥的袖子,说道:“水晨姐是给我爸治疗的方医生的女儿,我们前段时间结拜成了异姓姐妹了。具体的情况一时也说不清楚,我只好再跟你们解释。”

    峰哥点了点头,我看着他心里有些不愉快了。说实话,我对峰哥的第一印象其实并不好。

    首先,他一个普通的打工者却选择了一个高档的酒店,我总觉得这个人有点儿浮躁,而且感觉挺好面子的。说话什么的也不怎么有礼貌,总之,我觉得这个人跟我想象中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在我们还愣着的时候,峰哥就牵着庆子进去了,还一边招呼着我们。庆子毕竟恋爱经历不多,峰哥牵起她的手,她的脸就红的像个苹果似的。

    夜择昏拽着我跟了上去,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一个高级的包间。峰哥拉着庆子坐在了上位,看见我夜择昏进来了,说道:“你们随便坐,服务员把菜单拿来!”

    一个服务员应声走了上来,她拿来了菜单,开口说道:“请问是你们哪位点菜?”

    峰哥没等我们回答,直接就招呼服务员走到了他的身边,也没问我们吃什么,快速的就点了几个菜。点的差不多了,才象征意义的将菜单递给了庆子,说道:“你还有什么想吃的?随便点!”

    我夜择昏像是不在场一样,庆子看着我们,有些尴尬,将菜单递给了我,说道:“水晨姐,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还是你来点吧。”

    峰哥看庆子把菜单递给了我,笑了笑,说道:“是啊!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尽管点,可别跟我客气啊!”

    看着峰哥这个样子,我莫名的一肚子火。可是,碍着庆子的面子,我只能忍耐下了,将菜单推了回去,说道:“不用了!我看菜也点的不少了,我们就四个人,点多了吃不完就不好了!”

    庆子心细,发觉我有些不快,面露尴尬。她拍了拍峰哥的胳膊,小声的说了句什么。峰哥脸銫变了变,不过没有说话,而是把菜单拿了起来,递给了服务员,“好了,暂时就这些吧!要是不够的话,等会儿我再叫你过来!对了,再上两瓶好酒。”

    服务员接过菜单下去了,之后峰哥就跟我们攀谈起来。他笑着问道:“两位是做什么生意的?我看两位的气质不凡,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哪里,我们不过是守着从前的基业,啃老本罢了!现在我们俩都没啥事情干,就到处晃晃,玩一玩!”夜择昏笑着接话。

    “唉!姐夫难道是富二代吗?我们庆子还真是好运,交到了你们这么好的朋友。”峰哥笑了笑,看向了庆子。

    夜择昏冷冷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庆子看我们三言两语之间,火药味有些浓,脸銫变了变,看向了我。

    我自然是不高兴的,这个峰哥有点儿太不像样子了。于是,我也不客气了,问道:“这种酒店吃饭不便宜吧?你前段时间不还再跟庆子借钱吗?我觉得吃饭就不必选这么高档的地方了吧!”

    听见我这么问,峰哥果然脸銫大变,眼神都不敢对上我,局促的解释道:“前段时间我不过是遇到了点儿小情况,资金周转不过来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再说既然是请你们吃饭自然不能太寒碜,总得有点儿诚意不是!”

    庆子听见了峰哥的话,看了看我夜择昏的脸銫,赶紧说道:“峰哥,你就少说几句吧!水晨姐不是那种人,你不用特意做这些准备的!”

    峰哥听见庆子的话,笑了笑,说道:“对了,庆子,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了!其实,我现在已经不是一个打工仔了,虽然比不上那些了不起的人,可是好歹现在我已经自己开店做了一个小老板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我是勉强撑面子才带你来这儿吃饭的。”

    “真的吗?”听见峰哥的话,庆子吃了一惊,惊喜的问道:“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做生意的,怎么一次都没有听你说过?”

    我也有些吃惊,这个峰哥难怪一副暴发户的嘴脸,难道真是突然做生意挣了钱了吗?

    对于自己的生意,峰哥总是三缄其口,巧妙的绕开了这个话题。他又巧言善辩的多番讨好我夜择昏,庆子看他的眼神也变得不一样了,充满了崇拜。

    可是,对于这一切,我总觉得有些怪怪的。不过,我也说不出哪里奇怪,几次想要追问峰哥他的生意是什么,都被他一个岔给打开了。

    之后,饭菜上来了。峰哥热情的给我们倒酒,我以自己要开车为由拒绝了。夜择昏的本来身份是鬼,这些酒他都不能喝,但是峰哥不知道,一个劲的给他敬酒。

    夜择昏看上去也对峰哥没有好感,冷冷的说道:“我身体不好,不能饮酒!”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