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332章 永无宁日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那个男人听了很感动,倒了一杯酒递给了女鬼,说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他是好人,很感激。

    “我本来不愿意喝的,因为我怀着孩子,怕对孩子不好。可是他一直劝我,我不喝他竟然又哭了,说我说的那些话都不是真心的,只是客气话!”女鬼回忆到这儿,又委屈,又伤心,哭了起来。

    我在一边听着也不由的有些难过,事情居然是这样的吗?难怪女鬼怨气这么重,这也太冤枉了吧!

    夜择昏却不为所动,冷静的说道:“那又如何?即便你没有出轨,那你就有理由伤害那些人了,诡辩!”

    “理由,我伤害他们的理由?你要吗,好,我说给你听!”女鬼怨气大起,愤怒的说道。

    女鬼经不起那个男人的劝告,就小小的喝了一口。就在她仰头喝下的时候,竟然看见那个男人邪恶又恶心的笑容,之后她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到她重新醒过来,是被自己的丈夫吼声吓醒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醒来之后,竟然一丝不挂滇澤在床上,昨晚那个男人正着急忙慌的找衣服穿。当时我就慌了,但是那个男人竟然就那么跑了!”

    “你丈夫没去追他吗?”我忍不住问道,“而且,你难道没有跟你的丈夫解释吗?”

    “追?他那个人什么都好,就是把面子看得太重了。若是追出去,弄得人尽皆知,他的脸往哪儿放?我又怎么没有解释,可是他不听,揪起我的头发就把我拖下了床!”女鬼回忆到这一段,情绪波动很大,语气中满是惊恐和绝望。

    女鬼就那么被丈夫揪下了床,而且丈夫还抄起了一根很粗的棍子就往她身上打。她身上一丝不挂,肚子里头还有孩子,所以她只能一边护着肚子,一边求饶。

    许是她的丈夫对她还有些感情,打了几下就没有打了,她赶紧爬到了丈夫的脚步,哭着说道:“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是被人陷害的!”

    女鬼哭得梨花带雨,丈夫纵使心里有气,也心软了。他丢了一件衣服给她,让她穿上衣服再说话。她赶紧穿上衣服,然后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遍,其实她也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醒过来,她竟然和那个男人躺在了一起。

    丈夫听见这番话沉默了很久,没有说相信她,也没有说不信她。但是,却再也没有碰过她,她几次想开口说自己怀孕了,但是丈夫每次看见她就像是看见脏东西似的,一脸的嫌弃。

    所以,她只能默默的忍下来。但是,这件事情并没有结束,不久村里就流言四起,说她不守妇道,趁着丈夫不在家跟别的男人鬼混,还被捉堅在床。

    慢慢的,那些背地里头的议论变成了大家明面上茶余饭后的笑话说,连小孩子见到她,都在背后追着说她是不守妇道的女人,是个贱.人,跟妓.女一样。

    丈夫听见了那些话很没有面子,开始对她拳打脚踢,说她丢脸。她一遍遍的解释,说事情不是那样的,实在没有办法了,她怕伤到了腹中的孩子,就把怀孕的事情说了出来。

    丈夫一听她怀孕了,愣了一下,随后竟然问道:“那真的是我的孩子?”那一句话简直将她打入地狱,不过为了孩子,她坚定的说:“是!”

    但是,口说无凭,丈夫始终不信。没有办法,她只能硬着头皮去找最先发现她怀孕的村里的产婆。没想到,产婆竟然改口称自己不知道,还说什么自己只会诊喜脉,可诊不出到底那孩子是谁的。

    丈夫一听气的要死,她哭着解释,又说出了丈夫回来的日子和自己被查出怀孕的日子,以此证明清白。

    谁知,那个产婆竟然大吃一惊说道:“你可别乱说啊!我给你诊脉的时候你可已经怀了孩子差不多一个月了,但是你丈夫才跟你同房两个星期,这可不对啊!”

    因为产婆的这番话,丈夫火冒三丈,揪着她的头发直接将她拖到了大烟河边,将她推了进去,还用粗壮的木头不断的压她入水,活活将她淹死了!

    “那一路上,我不断的求饶,可是所有人都紧闭门窗。待我经过之后,那几个让我瞒着丈夫,说要给惊喜的女人从门里出来了,她们一脸冷漠的笑,仿佛茵谋得逞一般!”女鬼愤怒的说道。

    “那一刻我就明白了,一切都是她们算计好了的!可是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要算计我,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女鬼说到这儿,那个没有眼珠的眼眶里头流下了两道血痕。

    女鬼接着诉说,她淹死之后就没有了意识,重新醒过来自己已经是鬼魂了。因为她被诬陷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所以连一个葬礼都没有,也就没有坟地墓碑可以栖身。

    她成了一个孤魂野鬼,但是她也认命了,没想过要害人。只是,有几个女人到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偶然提起,说她的丈夫去自首了,估计马上也要判死刑了,她心里一时难过,忍不住去看她的丈夫最后一眼,好再跟他解释一下。所以,她才从大烟河里头出去了。

    出去之后,她变得很虚弱,而且离大烟河越远她就越难受。但是她还是忍着痛苦,慢慢的回到了自己家。

    只不过,她来晚一步,丈夫已经被带走了。她在家里待了一会儿,本来充满回忆的温馨家庭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座空空的房子。

    她越来越难受,只好回大烟河去。但是,走到一半,只听见几个女人的说笑。那几个女人正是陷害自己的女人,还有那个产婆。

    “产婆,没想到你做事竟然怎么绝!几句话就毁了他们家啊!”一个胖女人笑着说道。

    “是啊!你就不怕那个女人变成女鬼回来找你算账啊?说到底,她也算你的亲戚,你这样太绝了吧!”又一个尖下巴的女人笑着说道。

    这个胖女人和瘦女人都是女鬼的邻居,平时也挺好的,怎么这个时候她们竟然说出了这种话呢?

    产婆嗑着瓜子,突然吐出一口口水,说道:“我呸!亲戚一场,他们当我是亲戚了吗?我不过是问他们借点儿钱还赌债,就被他们一顿教训,还咒我迟早把命赌没了,我倒要看看是谁先没命!”

    那个产婆是女鬼丈夫的表嫂,也是他们家唯一的亲戚。虽然做产婆挣了不少钱,但是产婆丈夫死得早,她又沾上了赌博,所以日子过得清贫。

    一日,要赌债的上了门,产婆没有办法就跟女鬼的丈夫借钱。丈夫听了生气,没有借钱,还说了产婆一顿,产婆生气的就离开了。但是,事后丈夫还是替她还了钱,不然那些要债的人怎么可能放过她?

    緡了这么一件小事,产婆竟然就要毁了她们一家子!女鬼听了这个话,满心都是惊讶和愤怒。

    此时,只见那个胖女人笑着说道:“好了!人都死了还说这种话多不好,算了吧!”

    “你现在倒说得好听了,你还不是恨他们家入骨。前几年他家鷄到你菜园吃菜,你一气之下吃了他家鷄,结果被他冲到你家一顿说教。你家那个也是,不帮着你就算了,还打了你一顿,也难怪你有庸气!”产婆嗑着瓜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那个胖女人冷冷的哼了一声,说道:“不提还好,提起这个事情我就生气,谁叫他家鷄乱飞了?飞到我家菜地就是我家的,我吃了怎么了?还有他家媳妇,后来竟然还来跟我赔礼,什么意思?打了一巴掌又给颗糖吃?”

    “说起他家那个媳妇,生的就一副狐狸鏡的样子,不然怎么跟那个痞子睡到一张床上去了?真是报应!”那个尖下巴的女人说道。

    听了这个话,产婆和那个胖女人相视一笑,说道:“你还真是傻啊!她怎么会跟那个痞子睡到一起去?她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不清楚吗?”

    “你们这话是什么意思?”尖下巴女人吓了一跳,一脸惊讶的问道。

    胖女人看了产婆一眼,产婆心领神会,说道:“这一切不过是我们的计谋,那个痞子也是我们故意买通的。我们让他在酒里下药,然后妥掉她的衣服,其实他们之间什么事情都没有!”

    “什么?你们,你们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呢?”尖下巴的女人吓得脸銫苍白,指着产婆和胖女人说道。

    “好了,这个时候了还装什么装?难道你不讨厌那个女人吗?”胖女人不屑一顾的说道,“而且我们也没做什么啊!若是他们夫妻两个人感情深厚,这点儿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听完所有的经过,我心中百味杂陈。想来,这个女鬼也是可怜,只不过即便是这样,她也不该留在人世间害死那么多的人啊!

    夜择昏慢慢的恢复成常态,他慢慢的走向了女鬼,用剑指着她说道:“你的遭遇很惨,但是这并不是你为祸人间,草菅人命的理由。你给村子下了诅咒,若是不除了你,怕是以后这大烟河村将永无宁日了!”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