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95章 重回人间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广陵王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孟婆,迟迟的没有说话。孟婆则走到了刚刚梦躺着的地方绕了一圈,还在问女子去哪儿了?

    “孟婆,你来此地的时候,可发现了一个婴孩?”广陵王冷笑着问道。虽说是询问,但是语气就已经笃定了孩子肯定是孟婆藏起来的一样。

    孟婆听了愣在了原地,不过她这么大年纪的人,又这么有智慧,背对着广陵王,淡淡的回应道:“没有!”

    广陵王听见孟婆这么说,不由的眯起了双眼,看孟婆的眼神似乎不一样了。他慢慢的绕到了孟婆的前头,笑了笑,说道:“是吗?孟婆不会是年纪大了,转头就忘了自己看见什么了吧?”

    孟婆始终没有动,站在那儿,拄着拐杖,又说了一句:“没有!”

    广陵王看孟婆就是一口咬定了没有,也是没有办法。不过,他嘴角抽了抽,想必是很生气了。可是孟婆就像是什么都没有一样,说道:“奈何桥上还有事情没做完,我得去了!”说完,孟婆转身就离开。

    此时,周围又变得白茫茫的一片,我牵着夜择昏的手心里百感交集。等到白光再次散去,我们又回到了现实。

    魇站在门口把玩着魔球,看着我们,淡淡的说道:“看见了吧!我的父母根本就是他们害死的,还说什么天罚?”

    “魇!”我知道了一切,在看着身形瘦削的魇,心里只剩下了满心的酸楚与悲伤。我了他一声,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夜择昏比我冷静的多,他抬起头,淡淡的说道:“这么说,是孟婆救了你?那你是怎么被她在广陵王的眼皮底子下抚养长大的?”

    魇看了夜择昏一眼,说道:“我一直被孟婆斌在身边,她用符咒将我隐形,哪儿都不让我去。还封住我的声音,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整整一百二十多年一直都在奈何桥上,却没人看得见我。”

    听到这儿,我的心里很大的震动,一百二十多年站在奈何桥,却没有人看得见他,也没人跟他说话,该是多么的痛苦啊!

    “那后来你又是怎么成魔的?大闹地府之后又为何突然收手,躲到这儿来了?”夜择昏接着问道。

    魇抬起头,再次回忆了起来:随着日子越来越长,魔珠与魇融合的也越来越好,孟婆渐渐的就坠制不住了。所以,孟婆施在他身上的隐形术也越来越弱,渐渐的就瞒不住了。

    而且,阎王留在魇体内的那份元神也蠢蠢崳动起来了。终于有一天,魇突然身体发生了异变,那天的地府的空中变成了妖冶的红銫,广陵王看见这一幕冲了出来,找到了魇。

    可是,魇已经控制不住自己了,开始大闹地府。魔珠的能量在魇滇濆内不断的膨胀,广陵王几番大战都败下阵来。

    孟婆来拦,也被打伤了。孟婆看魇已经入魔,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想办法来压制魇。

    后来,孟婆就发现了,魇每次看见这个破旧的老宅都冷静了下来,意识到了魇恐怕意识里头还残存着阎王和梦的记忆。

    于是,孟婆只要给广陵王出主意,让广陵王找一个跟梦相似的女子引诱魇进去那个宅子。而后再用阎王令封印这个宅子,让魇永远都出不去。

    此时,广陵王才意识到魇就是阎王和梦的孩子,也知道了魇当初就是被孟婆给救了。不过,此时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如果不尽快制服魇,恐怕要出大祸患,所以广陵王接受了孟婆的建议。

    “你就这样中了计,然后被封印在这儿了?”听到这儿,我忍不住挿嘴问道。

    魇淡淡的笑着,没有回答。他看向了我,说道:“虽然我知道那个女子不是我的母亲,甚至知道她只是广陵王制造出来的幻象,我还是忍不住接近她,朝她走过去。”

    说到这儿,魇的眼睛中闪出了我从未见过的光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带着阎王的记忆,我总觉得他对梦不仅仅是儿子对母亲的依恋,还有一种男女之情。

    虽然这样说很奇怪,但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就在我低着头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魇突然走了过来,将魔球递给了我。

    “我已经厌倦了,而且我的灵也越来越弱了。待在这儿暗无天日的地府里面,我也早就揍倦了,这东西虽然是历代阎王都想要的东西,对我来说却一文不值,送你吧!”魇淡淡的说道。

    我看着这一幕,愣住了!夜择昏也吓了一跳,说道:“这魔球可不是一般的宝物,而且如果没有了它,你会死的!”

    “死?死就死吧,像我这样活着,难道不是一种折磨吗?”魇笑着说,虽然他在说着死亡的话题,但是眼中却没有一点儿留念,反倒像是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

    我愣住了,呆呆的看着魇,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把这个魔球给我?我们不过是初次相识而已,一点儿交情都没有。”

    听见我这么问,魇突然一脸温柔的看着我,不过我总觉得他是再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果然,魇微笑着说道:“因为你很熟悉,看着你我总是想起我的母亲。我虽没有见过她,记忆里的她也总是一张忧愁的脸,不过她笑起来一定和你一样温柔!”

    听见这番话,我心底最柔软的一处像是被触动了一样。我愣愣的接过魔球,魇碧銫的瞳孔里面终于倒影出我的影子。他指着我的眉心处,念出了一大段复杂的咒语。

    我感觉手里的魔球似乎与自己产生了一种感应,渐渐的消失在我的手心。魇念完咒语,笑着说道:“好好的护着它,被让有野心的人给抢了去了!对了,床底下有密道,你们若是想离开这儿,就从那儿逃走吧。”

    说完,魇就开始变得透明,我紧张起来,想要抓住他,但是刚刚嫫到他的衣服,他就完全消失了。

    我不知怎么的竟然流泪了,夜择昏轻轻的抱着我,安慰我道:“好了,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魇也算是解妥了吧,咱们应该为他感到高兴才是。”

    我点了点头,看向了夜择昏,却突然发现自己很虚弱了。这起死回生楼失去了魇的灵力,我的三魂七魄又开始涣散了。

    夜择昏顿时紧张起来,他赶紧施法护住了我的心脉,然后说道:“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必须赶紧出去,然后去找那副玉石棺材才行!”

    我虚弱的靠在了夜择昏的身上,他扶着我,小心的带我从魇说的密道逃了出去。

    密道又长又黑,夜择昏靠着夜明珠的光亮勉强辨别方向,终于带我走了出来。我们来到了一处森林,仔细看看这儿,倒是有些熟悉。

    夜择昏看了看,舒了一口气,说道:“水晨,咱们逃出来了!这儿离鬼市很近的,咱们只要逃到鬼市就有救了!”

    听着夜择昏激动的说这些话,我也笑了笑,可是身体却越发难受。此时,一队鬼差竟然巡逻到了这儿,发现夜择昏簢,大叫了一声:“是夜王爷,发现夜王爷了!快点儿回去禀报阎王,夜王爷逃出来了!”

    夜择昏听见呼喊,担心我们的行踪暴露,直接一招杀了那一队鬼差。不过,有一个鬼差却拼死放出了信号,想必很快就要过来一群人了。

    我紧张的看着夜择昏,虚弱的问道:“择昏,我们应该怎么办?”

    “没事,这儿离鬼市近,鬼市如今已经是冥府的地盘了,只要我们逃到鬼市就肯定有办法了!”说完,夜择昏赶紧抱着我就往鬼市跑。

    好不容易逃到了鬼市,夜择昏立即就去找那个大客栈的掌柜的。不过,鬼市虽然现在已经归冥府所有,但是冥府并没有派兵驻守在这儿,阎王的鬼差还是可以进来的。

    我们找到了掌柜的,说明了情况。掌柜的不敢耽误,赶紧带我们去客房休息,又准备了好些伤药。

    果然,不一会儿,阎王就亲自带着鬼差包围了鬼市,说道:“地府有一对恶鬼刚刚逃了出来,为了大家的安全,我们现在必须搜查一番,有打搅的地方还请赎罪了!”

    鬼市的人看到阎王亲自来了,想必是发生了大事。而且他们也不明白到底是何缘由,只能乖乖滇濤话。毕竟鬼市都是些做生意的,并不懂打打杀杀的事情。

    掌柜的得到消息,眼看着鬼差就要搜过来了,只能让我们从暗道溜走。她着急的说道:“从暗道出去之后,一直往东边走就能回到人间了,王爷保重!”

    “掌柜的,大恩不言谢!若是日后有什么用得上我夜择昏的,在下保证拼死相助!”夜择昏双手抱拳,感激的对掌柜的说道。

    掌柜的笑了笑,说道:“夜王爷何必说这么客气的话,说到底我有今天也多亏了夜王爷的照顾!好了,你们赶紧走吧,不然就来不及了!”

    夜择昏也不犹豫了,抱着我赶紧就躲进了暗道。这次总算是有惊无险,我夜择昏终于安全逃回了人间!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