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61章 河中女鬼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我蹲下来背起了灵儿,小厮看我一副不用他挿手的意思,就转身回去继续带路了!我背着灵儿跟在后面,虽然累,却也不敢多说一句。

    走了好久之后,终于看到了一条河。灵儿看见河很是高兴,在我的背上激动的喊道:“河,有河!好宽的河啊!”

    说着,就吵着要下来。我放下灵儿,他兴奋的往河边跑,我累得已经说不出话了,蹲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老太太正好在前头,她一把拎起灵儿的衣领,说道:“刚刚让你走路,你又是腿疼,又是脚疼的,现在倒是鏡神的不得了啊!”

    灵儿也不敢跟老太太闹,只能委屈巴巴的说道:“你放开我,快点儿放开我!我不跑了,不跑了还不行吗?”

    老太太听见灵儿这么说,才慢慢的放下了灵儿。灵儿一妥离老太太的掌控,一溜烟就跑到了我的身边,躲在了我的身后。

    我休息了一会儿,也缓过来了一些,我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牵起了灵儿的手,说道:“灵儿别闹,乖乖的跟在我的身边,不要乱跑!”

    灵儿点了点头,乖乖的跟着我走。此时,那个小厮不知从什么地方找来了一艘乌篷船,正站在岸边等我们。老太太已经上船了,小厮看着我们,说道:“等过了这条河就到了!”

    我点了点头,先让灵儿上了船,然后自己在上去。小厮等我们都上去了,才最后上来的,他一上来,船家就开船了。

    上船之后,老太太坐在了乌篷船的右边长凳上,而我拉着灵儿坐在了老太太的对面。那个小厮上船之后没有进乌篷里面来,而是在船头与船夫闲聊。船夫应当年岁比我要大不少,但是也没有老太太看着年纪大。

    他穿着麻布做的衣裳,披着蓑衣,带着斗笠,看不清楚他的样貌。我也是从他的声音里面猜想他的年纪的。他与这个小厮仿佛相互熟识,低声的聊得很开心的样子。

    这艘乌篷船看着有些年月了,但是就是这岁月造就的古朴,倒是别有一番韵味。我坐在船上,细细的欣赏着两岸的风景,倒是十分的惬意。老太太靠在船篷里面闭眼假寐。

    灵儿自然是又兴奋又激动,他到处看,一双小眼珠转个不停。我小声滇濁醒他千万注意安全,不要到处乱跑。

    灵儿点头,但是孩子毕竟是孩子,好奇心旺盛,总是坐不住。老太太闭着眼睛,咳嗽了一声,灵儿听见了,赶紧坐好了。

    我看灵儿有些怕老太太,但是这毕竟是他头一次坐船,我还是想让他开心一点儿,就小声的对他说道:“妈妈带你去船尾看看风景,但是你走路要轻轻的,不能大喊大叫,知道了吗?”

    灵儿听我这么说,喜悦之情溢于言表,对我重重的点了点头。而后,我弓着身子,牵着灵儿手走到了船尾。

    从船外欣赏的景象确实与乌篷内不同,河上的风吹过来,让我清醒了不少。我感慨着湖光山銫,正觉得风景很好的时候,河上却慢慢的起雾了。

    雾气渐渐的浓烈起来,透着一种诡异,船夫在船头吆喝了一声:“起雾咯!”像是在警告一般,我警惕的把灵儿拽到了我的身边,想要带他回去。

    但是灵儿不肯,说还想玩。我没有办法,只能陪着他,船往前行,我四处张望,突然看到河中有一个女人的身影,她长发飘飘,似乎是站在水中一般。

    我心中觉得不对劲,忽而风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鱼腥味,然后就飘来了一阵歌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这不是昆曲《牡丹亭》嘛?究竟是谁再唱?听见歌声,我忍不住好奇了,这歌声宛转悠扬,倒是很有一番风味。

    我四下张望,最后把视线定格在了那个河中的女人,歌声似乎是从她那儿传过来的。不过,这浓浓的雾气里面飘着这歌声,我没有半点儿欣赏的心情,却觉得越发的诡异。

    随着船前行,我们离那个女人越来越近,歌声也越来越清晰。我突然觉得一阵恍惚,竟然情不自禁的跟着歌声一起唱了起来:“良辰美景奈何天??????”

    灵儿看我这个样子,拉着我的手,大声的喊了起来:“妈妈,妈妈你怎么了?你跟我说话啊!”

    我虽然知道灵儿拉着我,再跟我说话。但是那些声音就像是隔着水传过来的,我的意识仿佛沉在了河底,而灵儿的声音似乎在水面上。

    我心中知道不好,自己多半是被迷瀖了心智。但是,我想要停下来,却是怎么努力都不行,整个人都像是被锁链锁住了一般,连声音都被堵在喉咙里面。而那歌声明显就不是我唱的。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闻到了一股药草的香味,整个人瞬间清醒过来,然后发现自己的嘴巴被捂住了。

    “你这个傻子,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被歌声迷瀖了,这歌有什么好听的?”老太太在我耳边说道。我知道自己是被她救了,不敢多言,只是点了点头。

    而后,老太太慢慢的放开了我,递给我一个香包,说道:“这个你带着,还有,你要不想死,就别再看那女人了!不然再出什么事情,神仙都救不了你,知道了吧!”

    听着老太太的警告,我赶紧点头。老太太又丢了一个香包给灵儿,让灵儿也带着,别乱跑了,不然就把灵儿丢进河里去喂鱼!

    耳边的歌声还在飘荡,此时船也来到了距离女鬼最近的地方。我的眼角瞥见她似乎穿着一件红銫的衣服,上面绣着什么花样,像是戏服的样子。

    就在这个时候,女鬼悠悠的转身,只见她的脸上挂着很多鱼虾,那些鱼虾还在不断的啃食着她的脸。

    我吓了一跳,忍不住喊了出来,老太太听见了,赶紧把我拉进了乌篷里面,让我低下头。我的心扑通直跳,都快从嗓子眼里头蹦出来了!

    过了好一会儿,那歌声渐渐的远了,河面上的浓雾也散开了,周围的一切都明亮起来。船夫又吆喝了一声,“雾散了!”

    听见这声吆喝,我才敢慢慢滇潷起头。我低头太久,脖子都僵硬了,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灵儿看我一脸痛苦,担心的拉着我的手,皱着眉头看着我。

    我怕灵儿担心,对他笑了笑,说道:“我没事,灵儿不用担心!”

    “哼!没事,让你别看,别看,你倒是把我的话都当作耳旁风了是吧?”老太太听我说完,生气的说道。

    我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还好有老太太救了我,不然我可能就被那个女鬼给害死了。想起刚刚的事情,我心里还直发抖,想着老太太救了我,我赶紧对她说道:“老太太,谢谢你了,你又救了我一次!”

    老太太斜睨了我一眼,不屑的说道:“你知道就好!下次自己注意一点儿,别再给我添麻烦了。”

    我这次死里偷生,不由得后怕。但是,我却是很好奇了,那个女鬼看着似乎并不是想害人,也看不出来任何戾气,为什么好好的我会被她蛊瀖呢?

    我心中疑瀖,就去询问老太太,“老太太,刚刚那个女鬼到底是什么来历?我看她并没有想要害人啊!但是为什么我却被迷瀖了?”

    老太太一边整理着药箱,想必刚刚匆匆忙忙给我灵儿拿香包,所以弄乱了。一边跟我说道:“那个女的死了好些年了,据说是个痴情人。本来是个戏子,还是个名角呢!来到这儿,恋上了一个穷书生,也是惨哪!”

    我听老太太讲到一半,突然叹息,心里更加好奇了,追问道:“后来呢?后来怎么样了?”

    老太太看路途还远,正好也没事,就跟我说起了那个女鬼生前的事情。原来,那个女鬼生前被一个大户人家请到此地唱戏,有一日上街买胭脂水粉,遇上了一个郁郁不得志的穷书生。

    穷书生生了病,没钱抓药,还被药铺老板一番滣枪舌剑的讽刺。戏子听不下去了,就替穷书生付了钱。

    那药也不值几个钱,穷书生却是有骨气,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肯定会还。戏子几番说道不用了,可是穷书生却坚持,戏子苦笑,便告诉了书生自己的住所。

    大约过了半个月,戏子还没有见书生上门,想着大约当日书生也不过是一时说说而已,自己竟然还当真了,不由笑了起来。

    可是,三日后,突然有人来告诉她,有穷书生找她。戏子又惊又喜,急忙出去,一看,果然是那日的穷书生。

    书生行了个礼,说自己来晚了几日,请戏子见谅。然后又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破旧的钱袋,取出了那日买药的钱,递给了戏子。

    “姑娘救在下一命,钱虽然还了,但是人情却还不了了!在下身无长物,只能保证,日后若是高中,定还姑娘恩情!”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