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14章 腐臭的味道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因为油漆并不是特别多,我们很快就清理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突然有人过罍餍女服务员,说是有事情。

    我让女服务员先走,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我来做。她有些不好意思,说我是客人,不应该麻烦我之类的。

    但是,外面的人又催了一遍,我笑了笑,说道:“你就别想那么多了,反正等会儿我把拖把洗干净了就好了,你去忙吧!”

    女服务员看外面的人实在是催的急,就把手上的拖把递给了我,说道:“真是不好意思了!那就等会儿麻烦你把这些东西放到最后一个厕所间里面去了,再见!”

    “嗯,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这点儿小事我知道怎么做。”我微笑的目送女服务员离开,然后就开始洗拖把。

    不知道为什么,女服务员一走,这偌大的洗手间只剩下了我一个人,我突然觉得心里有些发毛。我赶紧洗干净拖把,想着要尽快找到夜择昏才好。

    可是,当我终于洗干净了拖把,走到了洗手间的最后一个厕所门口的时候,我听见里面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这儿明明只有我一个人啊,为什么里面会有声音?我恐惧的不敢打开那扇门,站在门口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这个时候,门突然自己开了,我惊恐的后退了几步,只见一个女人的手扒着门框准备出来。

    “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儿?”我吓得不行,战战兢兢的把拖把攥在手里,警惕的问道。可是,那只手就那样停留在了门框上,一蟼愑也没了动静。我壮着胆子往里面瞧了瞧。

    “啊!”看见里面的一瞬间,我吓得跌坐在了地上。里面是一个吊死鬼,她的眼睛瞪得很大,舌头也伸了出来,脖子上还缠着一根很粗的绳子。

    吊死鬼因为我的喊叫像是觉醒了一般,她突然整个爬了出来,对着我露出了诡异的笑容。我吓得一直后退,可是她竟然快速的凑近了我,还抓住了我的脚脖子。

    我全身的鷄皮疙瘩一蟼愑就起来了,连声音都卡在喉咙里面发不出来了。我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腾,差点儿就吐了出来。

    这个时候,那个吊死鬼突然抬起了头,笑着对我说道:“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因为这句话,我一个激灵,立马拽过了身边的拖把,重重的打在了吊死鬼的脑袋上。它吃痛放开了我,我赶紧爬起来就往外面跑。但是,还是听见了它在我身后喊叫着:“好痛,好痛,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哪里顾得了那么多,直接夺门而出,却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我怕这个人受到牵连,赶紧说道:“别进去,里面不安全!”

    “水晨?你怎么在这儿?”我心扑通直跳,耳边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原来刚刚被我撞到的人竟然是夜择昏。

    我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了夜择昏的胳膊,说道:“择昏,有鬼!厕所里面有鬼!”

    夜择昏听我这么说,大吃了一惊,此时那个吊死鬼也爬了出来。她凶神恶煞的冲我着,“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夜择昏见状当机立断,一把将我护在了他的身后,又立即掏出了剑,直直的刺向了吊死鬼。

    这个吊死鬼没想到夜择昏竟然这么厉害,吓了一跳,想要躲开,可是它想必也是没什么能力,根本连躲都没有能力躲开,夜择昏的剑就直直的刺中了它的头,它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就消失了。

    我整个人还是惊魂未定,抱着夜择昏的胳膊瑟瑟发抖。夜择昏赶紧安慰我说没事了,我抬头看见吊死鬼不见了我才辈心了一点,夜择昏赶紧问我有没有事情,有没有受伤之类的。

    “我没事!”我摇了摇头,然后问道:“你和林涛去哪儿了?为什么我一醒过来你们两个人都不见了?咱们还是赶紧回包间吧,不然林涛的妻子该等急了!”

    “不,水晨,咱们必须马上离开这儿才行!”夜择昏拉住了我,皱着眉头对我说道:“你快跟我走!”

    “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情了吗?”我看夜择昏这么着急离开,心里很是奇怪,“即便是要走,我们也要去跟林涛夫妇打个招呼,或者跟他们一起走才行啊!这么着急干嘛?”

    夜择昏没有解释,直接拽着我就走。我以为他要带我去找林涛他们的,可谁知他直接就拉着我出了酒店。

    “水晨,你赶紧跟我离开这儿,这儿很危险,赶紧跟我回家!”还没等我开口问,夜择昏就着急的说道:“那个妖物怕是已经盯上这儿了,要是我们再不走,恐怕又要牵连无辜了!”

    听了夜择昏这么说,我愣了一下,说道:“啊!那个妖物竟然找到了这儿?你不是已经打伤了她吗?为什么她还能为非作歹?”

    “不知道!”夜择昏紧紧的皱着眉头,说道:“但是这次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我们必须马上回去!”

    “我们要是回去了,酒店里还有很多人该怎么办?那个妖物会不会伤害他们呀?”我突然想起了洗手间里面吊死鬼,要是酒店里面其他的人再碰上肯定非死即伤吧!

    夜择昏摇了摇头,说道:“不会有什么事情的,那个妖物的目标是我们,而且我已经偷偷的在酒店的厨房动了手脚,现在估计所有的人都已经喝过符水,不会有事情的!倒是我们必须要马上离开,不然在这儿打起来,对谁都没有好处。”

    听见夜择昏这么说,我也不敢耽误了,赶紧就跟着他一起出了酒店。来到了外面的大马路上,这时候我才定下心来,问道:“对了,你不是跟林涛一直都在商量怎么对付那个妖物吗?怎么我一抬头你们就不见了?”

    我的问题让夜择昏的脸上露出了罕见的慌张,可是那慌张也是稍纵即逝,他看着我说:“此事说来话长,等我们离开了这儿我再慢慢的跟你解释!”

    我觉得夜择昏是在搪塞我,有些不高兴。于是,就抱怨道:“到底是什么事情不能跟我说的?你难道不知道我担心吗?”

    夜择昏没有理会我的抱怨,而是着急的拦着出租车,仿佛是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一样。我心里不解,这个酒店到底有什么东西让他这么忌讳?

    可是,还没有等我问出来,就有一辆出租车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夜择昏快速的打开了车门,让我先上车,然后自己也坐了上来。

    我就像是被夜择昏塞进车里一样,心里有些奇怪。怎脺黢天他这么粗鲁啊?而且,他一进来就告诉司机开车,连目的地都没有说。

    坐在车里,我感觉这辆车怪怪的。这辆车很破旧,前面的打卡表已经破旧的不成样子了,上面的数字都看不清了。而且,司机滇潿度冷漠的异常,从我们上车开始,他就一直都没有说一句话,而且一直歪着脖子。

    我对夜择昏说为什么要拦了这么一辆车,这车也太破了。他却说能开就说明没事,让我别担嗅潾多。

    我正好坐在司机的后面,所以也看不清他的脸。于是,我就告诉了司机我们家地址,让他藝们过去。

    司机还是没有回应一句话,平时的话总会应一声“知道了”之类的话吧!我觉得这辆车真的越来越奇怪了!不仅如此,更加奇怪的是司机明明没有开空调,而且车窗也是关着的,可是车内却散发着浓重的凉意。

    我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的胳膊,对夜择昏说道:“择昏,这车子里面怎么这么冷啊?我感觉有点儿怪怪的。”

    夜择昏上车之后明显冷静了不少,他听见我说冷,就妥下了自己的外套给我披上,然后说道:“没事的,有我在你怕什么?我看你是不是刚刚被那个吊死鬼给吓坏了,所以才会觉得冷啊?”

    的确,有夜择昏在我身边我还怕什么?而且他的话也有道理,我刚刚真的是吓得不轻,现在想起来还浑身起鷄皮疙瘩。我靠在了夜择昏的肩膀上,叹了一口气说道:“还好刚刚你及时出现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夜择昏抱着我,说道:“我是回去找你发现你不在,然后一个女服务员告诉我你正在洗手间帮她打扫,然后我就去找你了!”

    听见夜择昏的话,我有些庆幸自己刚刚在打扫的时候跟那个女服务员闲话家常了一下,告诉了她我正在找夜择昏。

    就在这个时候,我又闻到了一股臭味,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然后我就跟司机搭话,问道:“师傅,你刚刚是运了什么坏了的生肉吗?为什么这车子是一股子臭味啊?”

    司机还是没有回应,我有些生气,就自己打开了车窗。可是,那股臭味还是一直都散不了,我到处找着,想看看臭味到底是从哪儿散发出来的。因为这股臭味真的是让人受不了,就跟动物尸体腐烂之后的臭味一样。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