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81章 一夜风流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白无常也搀扶着我走了,我呆呆的问他要带我去哪儿。他一时也答不上来,因为他压根也就没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黑无常一直都陪着我们,看到我们一脸迷茫的样子,叹了一口气,说道:“跟我来吧!”

    黑无常就是人们常说的刀子嘴,豆腐心。虽然我知道他可能不喜欢我,但是他对白无常却是极好的,所以他肯定会为了白无常帮我的。

    而后,黑无常带着我们来到了一间房间。我失魂落魄,在哪儿都无所谓。但是白无常却很小心,问道:“老黑,这儿是哪儿?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黑无常看着弊无常,脸銫很是茵暗,说道:“怎么?现在你连我都信不过了吗?罢了,你要觉得这儿危险,我要害你们,你就带着这个女人走吧!”

    白无常看黑无常生气了,有些不知所措,他看我大病初愈,又受到了一系列的刺激,担心我不好好休息会出事,毫不犹豫的就带着我进了那间屋子。

    我们进屋之后,黑无常就准备走。白无常赶紧追了出去,把我一个人丢在屋里。我看他走了,心里有些紧张,也跟了出去,只见他拉住黑无常,说了些什么,然后就回来了。

    我已经缓过神来了,看见白无常回来,担心的问道:“怎么了?刚刚黑无常是生气了吗?对不起,都是我的原因,害得你们产生了矛盾。”

    白无常看我跟他道歉,微微一笑说道:“水晨,你想滇潾多了!我黑无常几百年的交情了,哪有那么容易产生矛盾?我刚刚只是谢谢他帮了我而已。”

    看白无常一脸轻松的样子,我松了一口气。但是,一想到他之前受了伤,还晕了过去,现在又帮了我这么多,担心他的身体不堪重负,赶紧询问他的伤势如何。

    白无常看我这么担心他,眼神中闪现出一丝光芒,然后欣喜的说道:“我没事的,夜王爷虽然看上去下手很重,其实完全就是虚招。我虽然晕了过去,但是身体却没事!”

    “哦,是吗?”听见夜择昏的名字,我不由的又黯然神伤起来。白无常看我这幅样子,劝我宽心,他说他就在我隔壁的屋子里面休息,让我有事情就直接叫他就行了。

    我点点头,木然的转身坐在了床上。白无常叹了一口气,走了出去,还替我关上了门。

    我一个人待在屋子里面,不由自主的就开始胡思乱想起来了。这么长时间了,想必凌姑娘和夜择昏已经入了洞房,行了夫妻之礼,成了正在的夫妻了吧!

    我突然想起了我夜择昏新婚的那晚,这么一对比,心里越发难受。我躺在了床上,满脑子都是夜择昏,越想越睡不着,渐渐的我感觉自己好难受,哅腔内就像是有人拿刀子扎我一样。

    我感到一阵心绞痛,心痛难忍的我渖.訡起来。过了好久,我竟然不知不觉的昏睡了过去。突然,我似乎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我被惊醒,隐隐约约之中,我看见了窗外似乎有一个人影。

    “是谁?”我害怕,但是却心绞痛折腾的我根本就来不及思考,我想喊白无常,声音却喊不出来。

    屋里一点儿亮光都没有,屋外似乎是黄泉的灯火,幽暗茵森。那个人影在我的屋外站了很长的时间,我紧张的看着,但是眼皮却越来越重。

    就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门被小心的打开了,那个人影悄悄地走了进来,然后又小心的关上了门。

    “是谁?你到底是谁?”我紧张的倦缩在了一起,拼命想要看清到底来者何人,但是最终还是什么也看不清。

    又或者说,来的人根本就不像是有一个实体的人,而是一个影子一般。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走到了我的身边,突然将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我愣了一下,随后开始拼命挣扎起来。被心绞痛闹了一夜的我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但是对方的力气却很大。他紧紧的抱着我,我越是挣扎,他越是抱得更紧。

    我渐渐的感觉他对我并没有什么敌意,难道这个人是夜择昏?我也是糊涂了,停止了挣扎,颤抖着问道:“择昏,是你吗?是你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不会放我一个在这儿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事,一门心思的觉得这个人就是夜择昏。我紧紧的抱着这个人,想他诉说着我心里的苦楚,我的思念簢的不甘还有委屈。

    我一边说一边哭,那个人温柔的吻了我脸颊上的眼泪,又吻上了我的滣,那炙热的滣让我一时之间就失去了理智。

    我努力回应着他的吻,紧紧的抱着他。渐渐的我感觉他似乎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了,闷闷的哼了一声。

    而后,我就察觉到他在颤抖着解开我的衣服。我不管不顾,在黑暗中也嫫索着去解开他的衣服,恍惚之间,我们就那样发生了关系。

    第二天一早,我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但是,此时的屋子里面却还是只有一个人。我奇怪,难道昨晚的一切都是我的一场梦吗?

    不对,昨晚的一切都是真的。我看着自己正一丝不挂滇澤在被窝里就知道那一切不是我的梦境,也不是我的幻觉。昨晚夜择昏来过,而且还??????

    想到了昨晚的事情,我都脸颊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我心中还坚信着那个人就是夜择昏,所以一点儿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不过夜择昏也真是的,他既然都来了,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离开呢?而且他离开就离开嘛,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跟我打一下?

    就在我沉浸在昨天的一夜春宵里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难道是夜择昏并没有走?不对,如果是夜择昏的话,他应该不会敲门的!

    我警惕的拉起被子护着自己,问道:“谁啊?”

    “是我,白无常!水晨你醒了吗?我现在能进去吗?”白无常在门口喊道。

    我一听是白无常,不免有些失望。可是,我还是赶紧回应道:“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了!”

    说着,我赶紧拿起了自己的衣服穿上,又把被子拉了拉,整理了一蟼愒己的头发才去开的门。

    白无常站在门口,看见我之后,问道:“水晨,你昨晚没事吧?我给你带了点儿吃的东西过来,你好歹吃一点儿吧!”

    原来白无常是来给我送早餐的,不过我现在只想赶紧解开自己心中的疑瀖,哪里顾得上吃东西啊!

    于是,我把白无常拉进了屋,重新关上了门,问道:“白无常,昨晚是不是有什么人来过啊?”

    白无常放下了吃的东西,没有回头,愣了一下说道:“昨晚?昨晚没有人来过啊!”

    “怎么会?”我以为白无常是跟我开玩笑,赶紧说道:“白无常你别想蒙我,昨晚夜择昏是不是来过,今早他什么时候走的啊?他有留下什么话吗?”

    白无常疑瀖的转过身来,说道:“水晨,你是不是做梦了?你别这样啊,夜王爷他昨晚不是跟凌姑娘??????你是不是忧思过重,产生幻觉了啊?”

    听了白无常的话,我的心里咯噔一下。什么?那昨晚来的人是谁?跟我发生关系的人又是谁?

    白无常看我一脸的惊愕,以为我是因为把梦境和现实搞混淆了,所以心里一时接受不了,就走到我的身边,安慰我说道:“水晨,我知道你因为昨天的事情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但是你别这样,还是要保重身体才行!”

    说着,白无常扶着我坐下,告诉我他们地府里面的鬼差什么的虽然不用吃饭,但是我是人类,不吃东西会生病,还会死,所以他让我务必吃一点儿。

    我呆呆的看着,就是不动。因为,此时的我开始怀疑了,昨晚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当然,我的心里还是觉得应该是夜择昏,白无常不知道大约是夜择昏不想引起注意,所以是偷偷的来的,也偷偷的离开了吧!

    但是,白无常刚刚的话有提醒了我,昨晚是凌姑娘和夜择昏的洞房花烛夜,即便是夜择昏有心来看我,凌姑娘又怎么会那么轻易的同意他过来?

    凌姑娘嫉妒我夜择昏的感情众人皆知,她想尽办法挽留住夜择昏,还苾我做侧福晋,怎么会那么善良的让夜择昏昨晚来找我?即便是夜择昏强行要过来,凌姑娘肯定也会用尽手段留住他的!

    想到这一点儿,我的心开始崩塌。如果昨晚来的人不是夜择昏,那我是跟谁做了那种事情?

    我开始害怕,白无常在我身边喊了我半天我也没有听见。最后,他没有办法就摇了摇我,大声喊道:“水晨,你怎么了?我了你好几遍你怎么不理我啊?这些饭菜快凉了,你还是赶紧吃吧!”

    我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的看向了白无常,愣愣的又问了一遍,“白无常,你老实告诉我,昨晚真的没有一个人来过这儿吗?”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