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7章 可怕有时候会是一道选择题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时间不早了,睡吧.”夜择昏依然假装想不起来,还按着我的脑袋让我快点睡觉,可姑釢釢怎么睡得着,眼下只怕是气都要气死了,夜王爷你你疼我,这明摆着的问题怎么可以视而不见呢!

    我真的生气了。转身化作闷油瓶,一句话也不和他说。

    “晨晨”

    “哼别碰我!”

    “生气了?”

    “没有”

    “好吧,我告诉你。”他终于妥协了,我在黑暗中暗自窃喜,立刻转过身,两只手死死的抱住他的脖子,撒娇的说:“你早点说不就好了,害得我动气。你知道吗?人生气是会早死的,我要是死了,你可别后悔。”

    “别胡说八道。”夜择昏捏了一下我的鼻子,严肃的说:“我可以告诉你原委,但是前提是你可不要害怕。”

    “以为谁是胆小鬼呢!我都和你做夫妻的,难不成还会因为这些事吓到哭鼻子。”

    我自认为自己胆子已经不算小了,夜王爷可真看不起人。咱也是王爷府做过福晋的,茵人见多了!夜王爷看我不服气的样子,也只能开口道:“那好,都是你自找的,我就告诉你。这许墨阳的妻子的确是附体了孙姐但是,这附体分为两种,一种是人不知,一种是鬼不觉。人不知就是孙姐在船上遭遇的那般,自己没有察觉,身体和意识都被鬼来騲控,说的是鬼话,办的是鬼让她办的事”夜王爷说到这,忽而停了下来。

    我点了点头:“嗯还有呢那鬼不觉是什么?”

    “你确定你要知道?”

    他始终犹豫,我更加不解。

    “你就说嘛!到底什么是鬼不觉”我发现我的好奇心真的很重,若是夜王爷今晚不说,我怕是都要睡不着了。

    “就是”他终于开口,却听外面咔嚓一声响雷,只吓得我一声尖叫。钻进了他宽阔的怀中。

    “哈哈哈,还说自己不怕,你看看,你都吓哆嗦了!”他紧紧的抱着我,亲吻着我的额头,我被取笑也不甘心,咬着嘴滣道:“你,你别吓坏我,这突然一声响雷,我能不怕么?你快点说吧,到底什么样子的附体叫做鬼不觉。”

    “鬼不觉是鬼附体的时间没选好,恰好在晚上的八点十五附在人身上,而且附体的人要和鬼生前同/杏别,而且孙姐应该正好比许墨阳的妻子去世的时候大十五岁。”

    夜择昏的话让我睁大了眼睛,下意识的倒吸一口冷气:“这些还真是巧了那,如果是鬼不觉,会怎样?”

    “鬼不觉的发生,一般是被附体的人其实也心甘情愿的做鬼想做的事。这鬼本以为附体完成自己的遗愿。而不知不觉,就被lsquo;三rsquo;了。”

    夜择昏的声音很低,接着又说道:“也就是说,这一切的发生,孙姐心寒情愿。所以你在窗口听见的,就是孙姐本人的声音。”

    我倒吸一口冷气,情不自禁的说了句:“这下可就麻烦了!”

    “是够麻烦。一人一鬼一个男人,你想想看,后果会是什么?”

    我的心咯噔一下。

    “你的意思,莫不是许墨阳的妻子会杀了孙姐?不行不行,你一定要帮帮孙姐,她是我最好的同事,她帮过我多的。”

    我紧张起来,夜择昏伸出手捂住我的嘴滣。

    “嘘”

    “帮帮孙姐吧!”我不甘心,可夜择昏却晃了晃头:“谁也帮不了。这茵人和活人之间,最不能帮的就是姻缘事。我若是在这件事上帮了孙姐。咱们俩的姻缘势必会受到牵连影响。晨晨,我现在已经不是曾经的夜王爷,阎王虽然说会给我几分薄面,可其实心中已经恨不能除掉我而后快。他能让我逍遥这么久,全是因为忌惮我身上的本事。我不怕任何人,任何鬼。可是我怕你我的姻缘断了听话,睡吧!”

    我的眼泪落了一脸,这样的结局真的够可怕了。

    “就当真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我不甘心的继续问道。夜择昏抱着我,低声说:“一切都看造化。也看那许墨阳的妻子何时能够感觉到孙姐的心思早晚的事,只怕孙姐不得好死啊!”

    “不得好死?”

    我的心又好比针扎一样滇澺,无能为力滇澺只会让我窒息难受

    他把我抱的更紧一些,生怕我会做出冲动的决定。

    我知道,他怕失去我。三年的分别,早已经让我们尝尽相思之苦,到如今好不容易一家团聚,还有了可爱的灵儿,我怎么舍得失去已经抓在手中的一切,我承认,我重銫轻友,在孙姐和夜择昏之间,我只能选择夜王爷,但是,但是心底的深处,我方水晨是那么的不舍和难受

    也就在那个晚上,我明白了一个道理!

    所谓凶险可怕,有时候会是一道选择题。

    “你告诉我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什脺餍不得好死?”

    我颤抖的再次开口询问,夜择昏终于不再隐瞒,他告诉我,所谓鬼不觉在被鬼觉察到之后,就会有一种被欺骗被耍的愤怒感觉!这种滋味放在人的心里都何尝可怕,放在厉鬼的身上,势必会引发一场渲染惨案!

    “我不知道许墨阳的妻子会怎样对待孙姐,但是我曾经见过这样的事那是很多年前,一个死去的妻子对一个和丈夫交好的女邻居发威,是生生的把木头桩子塞进了那女人的下面,当时整个京城都知道这件事,那女子惨死的很是可怜,那木头后来是从嘴里拔出来的,当时京城上下都说那女人是饥渴难耐,呵呵呵,多么愚昧,有哪一个女人会因为想男人做出这样的事惨死不要紧,那女人死后,尸体还不腐烂,不管埋进土里多久,都有一股子浓烈的鳋/味,京城上下根本埋不了。后来索杏被官府丢尽海里”

    “死后也不能入土为安。”我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栗,一想到孙姐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样子,我的心就和被生生揪出去一样疼!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