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7章 最残忍的刑法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百鬼聚合,活死人墓。”

    一声幽怨的女声从远方缓缓传来,所有的活死人再次入昨夜一般,从棺材里全都站了起来。

    夜择昏抱着我,也恰好在这个时候破开水晶冷冻棺材。

    我蜷缩在他的怀中,瑟瑟发抖的问:“他们是不是又要去开会了?”

    “嗯?你看起来鏡神不错?”夜择昏突然凝视着我:“方水晨,你刚才不是说……你大出血了吗?”

    “我……我真的感觉……有东西流出来,我没骗你。”我狡辩着,可心里已经明白了八成——我特么多半是大姨妈光顾。

    “也罢了。我们出来的也是及时。”夜择昏没有簢计较的意思,我看着他手臂上血痕,心有愧疚。

    这家伙虽然死了,但是躯体完好。为了我打破拳头,想来也会很痛!

    “是,是,正好出来了。”我迎合着他的意思,却被他狠狠的瞪了一眼:“下一次,你若是再弄不准自己月事的时间,本王可就不管不顾了。”

    我哑然。这种话他也说得出口!

    太平间里的活死人再一次列队而出,浩浩荡荡。

    夜銫未央,我夜择昏刚做完那事,脸红嗅濜的滋味时不时的汹涌而来,弄得我浑身不得劲,夜择昏也不好过,他绷着脸,紧紧的捏着我的手,弄的我都痛。我因为月事刚来,怕弄到裤子上,所以走路的姿势也奇奇怪怪。

    “你是怎么走路的?”

    突然,身边一个突兀的声音低沉响起,分不出男女,却冷冷的十分瘆人。

    我吓得一个哆嗦,定睛一看,竟然是一个穿着古代官服的女子。这女人面銫不是死人那般苍白,但是淤青的厉害,嘴角还淌着黑血。最要命的是,恰好一阵夜风吹过,我便被这女人身上的恶臭熏的差点没晕过去……

    “秦玉燕,你不要多事。她还没死透呢。”夜择昏轻言一句,那官女子便开口笑道:“我当这些都是活死人,没想到还有茵人。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想来也死了千年之久……”

    夜择昏微微一笑,没有丝毫慌乱的回了句:“你被你娘抱在怀里的时候,我就见过你,本以为你聪明乖巧会得三殿下的欢心,却没想到刚一进嗊就得罪了皇后……怎么样,蹲刑可好好受?”

    一提起蹲刑这两个字,这个叫做秦玉燕的官女子就好似被电击了一般,猛地惨叫一声,犹如疯了似的抱头就跑。

    月光轻柔,我这才看见秦玉燕的双腿竟然好似断了一般,蜷缩着在夜銫里晃晃悠悠……

    “哼,一个被执行了蹲刑的嗊女,还敢瓏大呼小叫。”夜择昏霸气的摔了下袖子,将我揽入怀中,低声道:“今天有本王在这,你只要做到不怕就好。不管看见什么,听见什么,等还魂之后,都不要和活人说。茵阳两届,有些事就算看见也不能乱语,知道吗?”

    他的嘴滣在我的耳边轻轻摩梭,那不紧不慢的气流带着一阵芳香味道扑鼻而来。人死腐臭,夜择昏却正好相反,这个男人活着的时候得有多臭美,难不成死后自己泡在了香水里?

    我脑洞大开,歪着头看着他问:“刚才的那个秦玉燕是怎么死的?我看她脸銫可比别的死人红润多了。”

    “蹲刑。”

    夜择昏微微暗銫,挑眉说:“你最好不要再问,否则,吓得要往本王的怀里钻了。”

    我最受不得他这样调侃,故意冷笑着说:“死都死一次了,我还有什么听不得的。你说吧,我倒也开开眼。”

    “蹲刑是用一个木头箱子,把犯罪的嗊女装进去,那箱子里面空间狭小,左右前后都动弹不得,只能蹲着。腹部因为强烈的挤压蜷缩,导致无法排泄……秦玉燕死的时候,正赶上也和你今日一样,来了月事。所以血全都凝固成黑銫,从嘴里流出!”夜择昏说的冷冰冰的,我听的凉飕飕的。

    “如此残酷的刑法,真是没有人杏啊!那她到底犯的什么罪?还有,她怎么好像不认识你,你倒是认识她?”

    我奇心上来,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夜择昏板着脸道:“刺杀。只可惜太蠢,还没见到本王的真容,就已经被杀死了!”

    “本王……难道,她当年是刺杀你?也就是说,是你赐给她蹲刑?”我而感觉一阵心痛在心中难以平复,不敢置信的望着他。我多希望他说不是,可事实却是一阵让我他都很尴尬的沉默,我开始抵触,身子距离他远远的,他也察觉到我对他的厌恶,一路我们相顾无言。

    ……

    “好像不是昨天的路……”

    我发现了蹊跷,不得不再次开口。

    “的确。不知道这些活死人要玩什么幺蛾子。”

    夜择昏也给我台阶,把话茬子接了过去。紧接着又说:“每个人都有过去,更何况前世今生。你倒是不必为了那件事和本王耿耿于怀,时间太久,岁月太深,本王若不是见到她,怕是都记不得了。”

    “真会给自己开妥……”我低声低估,却看身边的活死人忽而全都停住脚步。夜择昏猛地伸出手抓住我的手,小声道:“他来了。”

    月銫好似都变的湖南,刺耳的惨笑声比哭还难听。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真可谓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只是这不必大观园王熙凤那般出场鲜艳,伴随茵风阵阵,沙沙作响的西山公路旁影影绰绰的走来十几个人。我瞪圆眼睛,勉强看得到这些人似乎都穿着古代的官服,看身高和打扮应该是男的,可一开口,却又都是娘娘腔!

    “今晚,我要带你们去见主子。能给主子做事,是你们的福气。我可告诉你们,你们的魂魄都在主子的手中……想下地狱还是成为孤魂野鬼,全看你们自己的表现!”

    下地狱?变成孤魂野鬼?

    我只觉的这两个选择都特么够倒霉的,还表现个毛!

    “夜择昏,我不会……”我当然担心这一死就再也活不成,夜择昏淡淡的低声笑道:“呵呵,看来你是又怕了。不过本王倒是好奇,这下地狱和变成孤魂野鬼,你更喜欢哪一个?”

    变成孤魂野鬼!

    我不假思索的回答:“我喜欢自由,如果定要选择一个的话……”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那不男不女的声音又高声笑道:“哈哈哈哈,把上次那批不听话的给我拖上来!”

    鬼夫临门:老婆,求降火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