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六章 尴尬的误会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六章尴尬的误会

    医院里,这个时候开门了的只有急诊室。

    急诊室里的某个年纪不大的男医生在给黛儿做了初步的检查后,判定只是简单的感冒了而已,打一针睡上一觉就好了。

    听了医生的话,我商子齐不禁都松了口气。

    医生准备着打针要用的药剂,商子齐就抱着黛儿站在一旁继续询问着一些防止孩子感冒要注意的事宜,黛儿趴在他的肩膀上,眼睛半阖着很困,又不想睡的样子。

    而站在商子齐背后的人,正是尤诗音,似乎是也注意到了小家伙盯着自己的眼神,尤诗音故意上前了两步想要捏她的脸逗她。

    我默默的在一旁注视着这一切,直到终于要打针了,商子齐喊我,我才反应过来,协助他上前,将黛儿裤子扒拉了一下。

    见商子齐似乎有些不要意思做这个动作,移开了眼神,我忍不住噗嗤一笑。

    商子齐瞪了我一眼,我立马努力将嘴角又压了下去。

    不过也是,突然多了这么大一个女儿,任哪个男人也不可能突然就接受了父亲的身份,平时洗澡也都是我帮黛儿妥的衣服,现在他自然还会有些尴尬,不过我明白这个到后来相处多了,就会渐渐好了。

    眼见着针头贴上了黛儿的皮肤,我手下的人却忽然不安的躁动了起来。

    “怎么了?”

    医生怕打错位置,只好先收回了手。

    商子齐抱起又哭又闹的黛儿,一个劲儿的劝,以往每一次,商子齐一哄,黛儿都会好一点,但是这一次,却是一个例外。

    我想起什么道。

    “不会是害怕打针吧?”

    黛儿抽噎的看了我一眼。

    还真是啊……

    医生笑了:“小孩子晕针很正常的。”

    主动出去帮忙缴费的尤诗音刚好回来,一进来就碰见了这一幕。

    “怕打针。”

    她笑了笑,放下单子,伸出手朝眼泪汪汪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哭的可怜兮兮的黛儿走去。

    “来我来抱抱……”

    似乎是真的感受到尤诗音这么柔声细语的对黛儿一笑,后者立马安静了下来。

    商子齐也鬼使神差的松开了手。

    后来的过程,真是让我商子齐感受到不可思议,黛儿竟然就这样窝在尤诗音的怀里,不哭也不闹,乖乖的撅着小芘股让医生打完了这一针。

    过后,尤诗音哄着她。

    “看吧,我都说了,是不是一点也不疼,就像蚂蚁咬了一样,对不对?黛儿最坚强了,怎么会怕打针什么的呢?”

    商子齐似乎也在想着什么,沉默的帮黛儿重新穿好衣服。

    这时,医生却笑着对尤诗音道。

    “你们两口子,哄孩子可真有一套啊,不像我们家那个打个针跟要杀了他似的,怎么说都不肯,必须的用武力摁住才行。”

    年轻的男医生此话一出,商子齐的脸上瞬间就沉了,我还好,因为从路上碰到尤诗音开始,我就基本上脸銫没好过。

    尤诗音闻言,连忙尴尬的摆了摆手。

    “没有,你错了,我不是孩子的母亲,她才是……”

    尤诗音这么一指我,这下就轮到男医生尴尬了。

    这么一折腾,回到酒店的时候,都已经快天亮了,黛儿打了针后倒是睡的挺沉的。

    见状,我商子齐只好打算下午再回去,现在先补上一觉再说。

    和尤诗音道别后。

    等我们安置好黛儿,终于重新躺回了床上,商子齐困的打了一声哈欠,四下一阵寂静无声,似乎感觉到太安静了,他从我的身后伸手搭上了我腰,我没睁开眼睛,伸手将他的爪子拍了下去。

    他似乎莫名的笑了一下:“怎么了?从回来之后,我就感觉到你好像有心事的样子。”

    他不由分说的掰过我的脸,在我的滣上啃了一口。

    “又在瞎想些什么呢?告诉我,嗯?”

    昏暗的房间里,唯有窗外微弱的晨曦跃了进来,让我们彼此能看清对方的脸。

    “你怎么只是我是在瞎想。”

    我推开了他一段距离。

    商子齐笑:“每次尤诗音一出现,你没有瞎想过?说吧,这次又是误会了什么?”

    我就是最见不得商子齐这副,提起尤诗音就风轻云淡道像是他们两之间过去七年根本就没有于一起过的样子,反而还能这样轻描淡写的跟我开玩笑。

    “误会?一次偶遇是误会,那两次还是误会吗?”

    商子齐的脸銫猛然一变,其实我一早就该怀疑的,为什么,那么多孤儿院,他偏偏要来D市这一家,为什么那么多酒店,蓝琛偏偏订的和尤诗音是同一家,难道这些都只是巧合而已吗。

    商子齐低沉着声音似乎在极力压抑着什么情绪。

    “所以你是在怀疑我,故意在制造和尤诗音的偶遇,汤宝你是傻了吗?你不要忘了,要去看演唱会的是你,难不成黛儿走丢和她发烧了这种不确定的因素也要算在我头上。”

    我轻笑:“谁知道呢?反正住都住在一家酒店了,想见总是会碰面的不是吗?”

    “汤-宝-”似是真的惹怒到他了,商子齐喊着我的名字,一字一顿像是从牙齿缝里蹦出来的一样。

    然而我只是微颤了一下,有些怀疑一旦说出口,就没有那么容易收回。

    他深吸了一口气,虽然光线很暗,但我依旧能感觉到他在隐忍的情绪。

    他的声音也变得柔和了很多:“汤宝,我知道因为以前我的错误,导致你见到尤诗音就会产生茵影,但是汤宝,你不觉得你对我的诬陷是在是太无力了吗?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想和尤诗音碰面,那我又干嘛不偷偷嫫嫫的,像以前那样把她藏起来,反而偏偏要和你一起来D市制造这么些所谓的偶遇,我是蠢吗汤宝!?”

    他哭笑:“我是有多蠢,至今明明该和你说清楚的都说清楚了,该解释的误会,也都解释了,但是你还是不相信我,还是说,你根本就打心眼里无法原谅我?”

    “不,不是的……”

    我有些语无倫次,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知道我该相信商子齐的,可却偏偏忍不住要怀疑。

    然而我却不知道,所谓至亲至疏夫妻。

    相爱容易,信任一旦被打破了,纵使两人都互相拼命掩饰,却很难再复原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