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三章 家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三章家

    医院的急诊室门外,商子暖捂着脸,脸上全是泪痕,商子齐则是沉默不语的靠在墙上,静静的等待着。

    我一边安慰商子暖,一边又不禁想起了上次商爷爷的私人医生对我说过的话,第一次那么直观的感受到了岁月的无情还有生命的脆弱。

    出门逛街的白楚楚陪同林玉清姗姗来迟时,爷爷已经被推了出来。

    医生初步判定,商老爷子是突发杏中风,估计是从床上坐起来的那一瞬间发生的事,所以才顺势歪倒在地。

    总之,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十分危险,必须得住院治疗。

    给爷爷主治的医生就是我上次见过的那个私人医生,林玉清还有商子齐都私底下问过他,他只是说,爷爷的身体状况已经病入膏肓,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换句话说,我们能在他膝前尽孝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突闻这个噩耗,所有人都有些难以接受。

    特别是一向脾气暴躁的林玉清,直接炸了锅,指着我的鼻子就骂道。

    “叫你天天往医院跑,尽把一些晦气往家里带,现在好了,老爷子病了,你就满意了是不是?亏他平时好待你那么好……”

    我本来也很伤心,被她这么一说,只觉得她的脑回路真是无比搞笑。

    “真没想到这都二十一世纪了,您还信这种愚昧的迷信。”

    商子暖擦了一把眼泪,站了出来帮衬着我。

    “你乱说什么呢?汤宝是去照顾她的闺蜜,和爷爷这件事有半点关系吗?你怎么不说一下你自己,明知道爷爷身体不好,还总往外跑,陪什么阿猫阿狗的干女儿玩,你自己都没尽孝心,还好意思说别人!”

    林玉清被商子暖一堆话堵的哑口无言,一口老血哽在了哅口,要不是白楚楚在她后面扶着,早就气的背了过去。

    白楚楚一个劲儿的缩脖子:”阿姨,你别生气了,子暖姐说的也对,是我的错,不该耽误您的时间的……”

    商子暖本就又气又伤心,哪里见得了白楚楚这样装可怜做作样子,顿时大喊大叫:“你闭嘴,让你说话了吗!?”

    “你们都够了!能不能安静一点……”

    突闻噩耗,一直靠着墙壁沉默不语的商子齐,突然发怒道。

    “就你们这个样子,让爷爷看到了,他能安心吗!?”

    商子暖语噎了一下,林玉清脸銫也变了变。

    就在这一瞬间,我似乎清晰的看到了商子齐背在身上沉重的负担。

    之后我们各自散开准备住院的一系列措施,等我弄完住院手续回到病房前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画面。

    商子齐静静的坐在病房外冰冷的长椅上,长廊的光鲜一半暗一半明,商子齐就双手合十抵住嘴鼻的坐在那一半的茵影里,不声不响,让人看不清他的情绪。

    这样孤寂,单薄的背影,不自觉让我心痛了一下。

    脚步顿了顿,我悄悄的走到了他身前,手搭上了他的脖子。

    商子齐抬头看我,眼里有一丝水光一闪而逝。

    他用手掐了掐眉心,干笑了一下。

    “手续都办完了吗?”

    我点头:“嗯。”

    他抱住我的腰,下巴抵在我的肚子上。

    “辛苦你了,老婆。”

    他看着我,明明脸上是在笑,明明没有表现出一丝伤感的情绪,但我偏偏就是能够,能够感受到他内心的悲伤。

    我低眸看着他,勾滣,忽然伸手将他抱进了怀里,商子齐的侧脸贴在了我的小腹上,身体似乎震了一下。

    “累了的话,就睡会儿吧,别说话,我借给你靠一靠。”

    再坚强的男人,也会有脆弱的一刻,而这个时候,我希望一直依靠着我心爱的男人的我,也能成为他的依靠。

    商子齐没有说话,只是身体像瞬间松懈了一样,手臂却更加用力的抱住了我的腰,像是害怕我会逃离一样。

    我仰头在想。

    商子齐从小出身再怎样一个家庭里,没有可以作靠山的父亲,只有一个脑回路不正常的母亲,还有一个需要他保护的妹妹,只有商老爷子能以长辈的姿态给予他一点来自家人的保护和指引。

    家庭其实对他也很重要吧,我想,直到今天他发飙的那一刻,我才突然发现,这个貌似对家人感情很寡淡的男人,其实才是最在乎这个家的人。

    那怕母亲和妹妹都不理解他,动不动就推卸责任,让这个家乌烟瘴气,他也一直在和爷爷一样以自己的姿态守护着这个家。

    只不过从今天开始,可能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但我不希望让他一个人去面对这一切,我希望我也能是那个和他并肩而战的人。

    我也有我的姿态,专属用来保护他。

    不知道过了多久,商子齐忽然出声叫我。

    “汤宝。”

    “嗯,我在。”

    “你知道吗?我爸走的早,很多因此缺失的东西都是爷爷教给我的,我从来都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

    他顿了顿:“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我总是觉得我的家庭不正常,和别的小朋友不一样,每次被我妈训了,爷爷总是那个唯一让我保留着对这个家庭留恋的人。”

    “一个男人要学会承担家庭的一切,无论它是不是你想要的那个样子,这是他教给我的,虽然后来长大之后,我才明白,责任越大,失去的也会越多,就像我为了不让我妈伤心,娶了你却又不敢爱你,我自己苦点没什么,我只是不想让这家对我失望,可是现在这么想想,其实爷爷失去的远远比我要多吧,他可是守候了这个家庭一辈子的人……我觉得我亏欠他太多,从小到大,总是在惹他生气,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在为他做些什么。”

    是啊,其实现在想起来,之前发生了很多事,一度闹到我商子齐差点离婚,爷爷每次都是劝和不劝分的那个,那个时候我还想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执着。

    其实现在才明白,他从来都是无私的,站在整个家庭的角度,希望这个家都能好好的。

    这样看来,商家能有今天的家大业大,并不是偶然。

    一个家,如果没有人牺牲自己的利益来苦苦维系,早就散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