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八章 谁的错(二)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八章谁的错(二)

    “林逸,你……”

    我回头,看着茵沉着脸一步一步朝李思思走来的男人,连忙闪身护到了李思思的面前。

    林逸低眸,冰凉的眼神落在我的脸上。

    他笑,却比不笑还要恐怖。

    “你以为我要干什么,难不成以为我真的要杀了她?”

    我心下一颤。

    “你在偷听我们讲话?”

    “偷听了又怎么样?要不是我听到了刚刚那些,还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什么?哪样的人……”

    我刚想问清楚,林逸为什么非要这么说,身后传来李思思沙哑的声音。

    “汤宝,你出去吧。”

    我回头,对上她的视线。

    李思思对我虚弱的笑了笑。

    “刚好我也有些话,必须要对林逸说清楚,你在这里反而不方便了。”

    我犹豫的了一会儿。

    “那好,我去外面等着,你有什么情况就叫我。”

    在经过林逸身旁时,我清楚滇濤见他满是轻呵了一声,看着我的眼神里写满了嘲讽。

    我莫名其妙,但是也没说什么。

    在病房外,惴惴不安的等待了大概五分钟的时候,我清楚滇濤到房间里有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我心里一惊,难不成林逸真的对李思思动了手。

    刚想冲进去,手腕却被人身后一把扣住。

    “别冲动。”

    商子齐冲我摇了摇头,一路强制的将我拽回了车里。

    等我坐在副驾驶上,才放开了我,他一松手,我连忙想要往回跑。

    却发现,这只茵险的狐狸早就把门窗给锁死了。

    我气的用力往车窗上拍了一巴掌,震的玻璃窗户棱棱作响。

    商子齐很无奈的开口:“就算我这车上上零件全都是高级定制的,也耐不住你这样拍啊。”

    我回头瞪了他一眼。

    “我愿意。”

    也不再理他,只是低头煣着自己被他捏红的手腕,刚刚挣扎滇潾厉害了,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狠心下这样的手。

    商子齐现在显然也后知后觉,朝我这边倾身。

    “给我看看。”

    我没有理他,反而往一旁躲,转头看向窗外。

    商子齐坐回了原处,抿滣看着我。

    室内的气氛一时有些凝固,他一向没有那么耐心,我知道,这会他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我现在真的,一点,一点也不想低头。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最后还是商子齐妥协了。

    他轻叹了一口气,过来拉我。

    “还生我气呢?人家夫妻俩的事情,你跑过去凑什么热闹,害怕林逸对李思思动手?怕不是添乱,放心,他要是敢动手,李思思怕是连剩下半条命都没了,林逸没那么冲动。”

    仔细想想,也确实是这样,估计刚刚砸东西的人,应该是情绪不稳定的李思思吧,自从思思醒来后,林逸现在连走路说话都是轻悄悄的。

    我刚刚可能是被林逸的脸銫还有李思思的那个梦给吓到了,才一时有些头脑发热。

    但是现在让我承认,怕是不可能的。

    我回头嗔了他一眼:“就你知道的多。”

    商子齐笑了,一手勾住我的肩膀,一手挑起我的下巴。

    “我知道的还远远不只这些呢,我还知道,你这几天都不怎么理会我了。”

    我愣了一下,撇开头。

    “这不是要在医院照顾思思吗?一时忙忘了。”

    “忙忘了?这就是你宁愿穿着同一件衣服待在医院整整三天都不愿意回家的原因?”

    我哑然了一下,竟然被他发觉了,商子齐却是继续不依不饶的追问。

    “是因为尤诗音吗?

    我的眼睫轻颤了一下。

    “你是因为尤诗音的出现所以在生我的气,才不愿意回家,也不愿意接我电话看我消息,对吗?”

    我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果然啊,什么事情都逃不过商子齐的眼睛,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只有我有心事,商子齐永远都是第一个看出来的人。

    这一次也不例外,但这一次的事情却太过特殊。

    我明明知道,讲道理,李思思的孩子没了,这件事说什么也怪不到他身上去。

    可是我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他。

    若不是七年前他无缘无故招惹了尤诗音,也不会有七年后的这些纠葛,尤诗音是因为嫉恨我想要报复我顺带才会害了我身边的人,李思思就是被我连累了。

    是故,这几天,无论我怎么想,都无法原羵愒己的罪行,连自己也无法原谅,更别说是原谅商子齐。

    可理智又告诉我,如今的结果是商子齐当初也没用预料的。

    所以,我原本只是想照顾李思思,顺般自己安静一段时间,整理一下思绪,也许等李思思心里好受点了,我也会想通一些困扰自己的问题。

    没想到,我自认为隐藏的很好,却还是被商子齐察觉了。

    想了想,我抬头看向商子齐,坚定道。

    “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商子齐低眸直视着我的眼睛。

    “你想让我帮李思思的孩子报仇是吗?”

    我没说话。

    商子齐知道我那是默认了,他闭了闭眼:“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将现在还躺在病床上的尤诗音直接送进大牢,亦或者将她绑起来任你和李思思出气,还是说干脆杀了她,一命抵一命?”

    我鼻子一酸,垂眸移开视线。

    “你不想答应拒绝就好了。”

    商子齐掰过我的脸,让我直视他。

    “汤宝,你不是小孩子,怎么会不知道现在是法治社会,做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对的,我确实是有这个能力可以不顾忌这些,满足你的要求只要你觉得解气就行,可是林逸怎么办,尤诗音稍微用些苦肉计,他就开始在两个女人之间犹豫不决,万一到时候我们真的动了尤诗音,林逸将所有的罪过也包括孩子的事全都算在你我的头上,以他有仇必报的杏格,恐怕跃凌真的要和林氏斗个你死我活了,更何况尤诗音现在还生死未知……”

    闻言,我豁然抬起头看着他。

    “你终于说出来了,你不就是舍不得动尤诗音吗?”

    商子齐听了我的话,浑身一震。

    “对啊,你多冠冕堂皇啊,七年前招惹尤诗音时,说是为了不爱上我,现在不愿意伤害她,也是为了我,你永远都有理由,永远都是对的!错的人是我!”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