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二章 她一无所有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二百三十二章她一无所有

    “滚开!”

    那一瞬,我清楚的看见了这个男人眼里的惊慌、紧张还有愤怒,他眼眶通红,隐隐有着泪光。

    他二话不说就将李思思抱了起来,尤诗音见状就过去拦他的道。

    “林逸,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是汤宝……”

    她回头指着我:“是她故意拽住我不要我走,让我差点摔倒,你要相信我啊。”

    林逸看着眼前这种楚楚可怜的脸,他为之神魂颠倒了十几年的脸,现在却第一次产生了一股厌恶感。

    他不是瞎子,又怎么会不知道尤诗音说的是真是假。

    他深吸一口气:“要是思思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话毕,看着尤诗音还站在原地不肯走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他用力一推。

    尤诗音猝不及防摔倒在地,看着林逸抱着李思思渐行渐远。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他不是一直都很爱她吗?从高中到现在,那怕是知道自己跟过商子齐七年,依旧把她捧在手心里,要什么给什么。

    怎么到了现在,他竟然不相信她,竟然会为了李思思而发自己这么大的脾气。

    他不是不爱李思思吗?怎么会……难不成。

    不,这不可能,她不相信,原来她真的一无所有。

    看着尤诗音趴在地上,将脸埋在手心失声痛哭的样子。

    我走到她身边,拽起她的头发。

    尤诗音刚刚尖叫了一声,身后就有人一把拉住了我。

    商子齐扫了一眼地上的血迹,刚刚在来的路上撞到了抱着李思思一路失魂落魄超门外横冲直撞的林逸,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商子齐把我紧紧抱在怀里。

    “汤宝,冷静下来,冷静一点,我现在带你去看李思思,其他的交给我。”

    被巨大的愤怒充斥的我,这才从混沌的状态中反应过来,我抬起头看着商子齐,眼泪啪嗒啪嗒的直掉,我语无倫次。

    “对,思思最重要,都是我的错,子齐,我刚刚看见思思流了好多血,我怕,她不会有事的对不对……”

    商子齐叹了一口气,将我抱起。

    “不会有事的,不怕,有我在。”

    市医院,手术室走廊外。

    医生走了出来。

    “你们谁是病人家属?”

    被商子齐护着坐在长椅上的我,立马站了起来。

    “我是……”

    “我是她的丈夫,你有什么话可以跟我说。”

    原本一直坐在我对面,五指深深的挿进头发中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林逸,也突然站了起来,抢在我之前回答了。

    他看上去还很淡定,可眼珠上布满的血丝还有急切的眼光都出卖了他不安的内心。

    医生看了他一眼,将一份协议递到他面前,怒斥道。

    “你这个当丈夫的是怎么照顾妻子?遭受了这么大的撞击,现在孩子掉了,你就满意了?”

    像是被一道巨雷劈中,林逸整个人趔趄了一下,眼神都是空洞的。

    “这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

    医生叹了口气。

    “把字牵

    签了吧,你妻子就可以做引产手术了,你们还年轻,还有机会再要第二胎的,以后要注意。”

    林逸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这份协议,手中的笔却是迟迟落不下。

    怎么可能还有第二次,他心里难道不明白吗?因为公司还有永父,李思思早已恨透了他,幸老天爷在这个时候赐予他这个孩子,他可以用这唯一的枢纽将她捆绑在自己的身边,可是现在,连这唯一的枢纽都没了,难道这就是,他想起岳父病进医院时,自己的岳母对自己说过的话。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医生催他:“快点签吧,再耽搁下去,只怕是大人的杏命也不保。”

    林逸的手一抖,终于啊,就算是在舍不得这个孩子,也不得不签字了。

    他已经失去了自己和思思的孩子,更不想失去她。

    医生进了手术室,手术室门口的红灯亮起。

    从医生口里得知孩子没了的我,跌倒在商子齐怀里痛哭。

    听到哭声,林逸转头看向了我,下一秒大步迈了过来,他双目猩红,似乎是要动手,但是却被商子齐眼疾手快的挺身挡住。

    我听见他说。

    “林总,如果你是想替李思思报仇,那么抱歉你找错了人,我们汤宝,也是受害者,她若不是想为李思思讨个公道,也不会和尤诗音纠缠了起来,至于那一跤,到底是意外还是人为,我相信在场的你,比我们看的更清楚,还是说……”

    商子齐讥笑了一声。

    “哪怕是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想继续维护你那心上的白月光,如果是的话,我还真是替李思思感到可悲。”

    林逸咬牙:“我的事,用不着你指手画脚。”

    商子齐反滣相讥:“那我的女人,也不会随便任由你欺负。”

    林逸轻呵了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

    “那尤诗音难不成就不算你的女人了?”

    商子齐平静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好了,你们别吵了!”

    我挣开商子齐的手,从他身后站了出来,这种事,我不能指望商子齐来给我解决。

    我努力克制心里的悲伤,一字一顿。

    “林逸,思思孩子的事,我承认我确实有一部分责任,要不是我拉住尤诗音不让她走,也不会被她有机可乘,但是……”

    我抬头直视着林逸的眼睛。

    “思思的孩子没了,我比你更痛苦,思思为什么会沦落到被尤诗音欺负到头上的境地,为什么会没了这个孩子,这些难道不是你一手促成的吗?”

    似是被现实的刀锋扎了心,林逸的瞳孔猛然骤缩。

    我继续咄咄苾人的申讨。

    “你扪心自问,有真正关心过她吗?你有真正在乎过这个孩子吗?如果没有,你凭什么在这里指责我?最起码我敢于承认,你却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只会朝别人发泄怒火!林逸,你还算个男人吗!?”

    看着林逸趔趄的后退了两步,终是跌回到了椅子上,颓废的像是被一瞬间抽干了灵魂。

    我深吸一口气:“我真是为李思思而感到不值,她曾经那么的爱你,可她现在,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