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二章 白莲花的套路(二)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二章白莲花滇澴路(二)

    要不然随时都可能像我之前那样,差点一命呜呼。

    可见我在这方面的修为还是不够,所以才做不到淡定自持,白楚楚这样的段位,就能让我差点跟商子齐吵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感慨自己醒悟的真及时。

    要不然,气上了头,真的和白楚楚一般见识就太跌份了。

    其实正确的对付这种不谙世事又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姑娘滇潿度应该是置之不理。

    在她没有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之前,还轮不到我来出手,她自然而然的,就会在商子齐的漠视中知难而退。

    在回汉城的飞机上,我还收到了一则来自于王奕的消息。

    我也是事后听商子齐说的,才知道那天晚上,除了我以外,其实白楚楚也喝醉了。

    是王奕亲自将她送回了酒店的房间。

    白楚楚不像我,那天晚上,没有人故意灌她酒,她会喝醉,我想,纯粹是因为贪杯。

    王奕可能是从商子齐那儿知道我知道了那晚都是他俩设的局,先是给我赔了个罪,重点却是让我提防白楚楚。

    我这才得知,王奕送白楚楚回酒店的那天晚上,差点就被白楚楚给套路了。

    总之还是那句话,白楚楚是典型的没见过世面型的自作聪明。

    她以为电视剧上女主角喝醉了酒后,做出的一系列类似于喝了春药一般热到解扣子妥衣服意乱情迷的勾住男主角不让他走都是真的。

    于是,她也按照那种电视上的教学实践了一遍,可奈何,她的对象可是套路比她多的多的王奕。

    作为一个老司机,他哪里会不知道白楚楚是在故意勾引他,真正的酒后乱杏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无论是男主角还是女主角,喝断片了之后,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倒床就睡。

    除非一方有意……

    而白楚楚就是有意的那一方,索杏关键时刻,王奕还记得这才刚满十八岁的妹子可还是自家兄弟嫫不着边的表妹,于是慌也似的就逃走了。

    王奕告诉我,这丫头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让我千万提防着,她再像这样套路商子齐,毕竟他们可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可不是嘛,王奕到这番话,可真是让我对白楚楚的印象又加深了一笔。

    动不动就朝商子齐暗送秋波还以为没人看得见,碰见俞承稷的时候摆出一脸好学的样子打着学妹的名号不断套近乎,最后还假装酒醉套路了王奕。

    那个男人,她真的是一个都没有放过啊!我都不得不感慨一句好大一朵帝国白莲花……

    这还只是我们带她出来偶遇上的男人而已,虽然站在白楚楚的角度讲,这三个男人无论其中的哪一个都足以优秀到让人发疯。

    不知道,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这朵白莲的皮囊下到底藏着怎样的一副真正的面孔。

    我将王奕到消息给商子齐看,他显然已经知道了,只是嗤之以鼻,完全没有将白楚楚繙鼬眼里的样子。

    放心之余,我算是又一次肯定了,这人对女人的要求还是相当严格的,不禁喜欢外表白莲的,内心也必须是表里如一的。

    譬如尤诗音那种演技和段位都足以让人信以为真的小白花还算勉强。

    像白楚楚这样滇濙件,除了生的一张好脸以外,还真是入不了他的眼。

    我笑了笑:“还好,明天就送走了。”

    商子齐揶揄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这会儿就不介意我送她去学校了。”

    “不不不,你亲手送她走,我才彻底放心。”

    商子齐笑了。

    白楚楚走的那天,林玉清大包小包的往商子齐的车子里塞东西还和她说了好一会儿话,说的白楚楚眼睛都红了。

    那舍不得的样子

    简直看的商子暖眼都红了。

    车子走后,她气势汹汹的上了楼,看也不想看她妈一眼,我只好一脸无奈的上楼安慰自己这位小姑子。

    “我就想不通了,那白楚楚到底哪一点好了,我妈疼她疼的跟亲生的一样。”

    商子暖一边气愤的揪着自己手里玩具兔子的耳朵,一边咬牙切齿。

    “我现在真的感觉自己是被捡进商家的,她才是我妈亲生女儿,我上大学那会儿,我哥都忙得没空藝,凭什么白楚楚就可以,凭什么!”

    我哭笑不得道:“还不是因为你妈为了给白楚楚撑腰不至于在学校被人欺负都求到爷爷那去了。”

    “那她自己怎么不送,要让我哥送?”

    我摇了摇头,林玉清是怎么想的,恐怕根本没有人会清楚吧。

    这几天,我才确切的感受到了商子齐每一次提起他妈的无奈。

    恍惚间才突然发现,林玉清这些年,的确一直都生活在商家庇护下,丈夫在的时候,有丈夫顺着,丈夫死了,儿子会包容她的脾气,公公做她的靠山,因为母子二人曾互相拥抱着度过一段失去同一个最爱的人的黑銫回忆。

    所以,对于商子齐而已,无论在自己父亲死后,林玉清变得有多不可理喻,她都是他的母亲,他得忍。

    那怕是从最初的劝解变得逐渐失望,再从失望变得麻木,还会生气,却直接跳过了最没用的沟通选择了默默包容的处理方式。

    这么多年了,商子齐唯一没有顺过林玉清的那几次,都是因为我。

    所以这种小事,就算了吧。

    ……

    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那怕是高级住院部也避免不了。

    越到护士告诉我的那间病房,这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就越刺鼻。

    我敲了敲房门,来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估计是护工吧,见到我时还愣了一下。

    我笑了笑刚想开口自我介绍,就直接越过女人的肩膀看到了她身后,端坐在冷冰冰的椅子的女人。

    那是李思思的母亲,她依旧穿着华美光鲜的衣服,脸上画着鏡致的妆容,却已经难当满脸疲惫和憔悴,眼下的黑眼圈,更衬得一双眼睛空洞而无神。

    她显然也同样看到了我,眼睛里这才有了些许活人会有的情绪。

    “阿姨。”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

    要不然随时都可能像我之前那样,差点一命呜呼。

    可见我在这方面的修养还是不够,所以才做不到淡定自持,白楚楚这样的段位,就能让我差点跟商子齐吵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的我,感慨自己醒悟的真及时。

    要不然,气上了头,真的和白楚楚一般见识就太跌份了。

    其实正确的对付这种不谙世事又自我感觉良好的小姑娘滇潿度应该是置之不理。

    在她没有真的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之前,还轮不到我来出手,她自然而然的,就会在商子齐的漠视中知难而退。

    在回汉城的飞机上,我还收到了一则来自于王奕的消息。

    我也是事后听商子齐说的,才知道那天晚上,除了我以外,其实白楚楚也喝醉了。

    是王奕亲自将她送回了酒店的房间。

    白楚楚不像我,那天晚上,没有人故意灌她酒,她会喝醉,我想,纯粹是因为贪杯。

    王奕可能是从商子齐那儿知道我知道了那晚都是他俩设的局,先是给我赔了个罪,重点却是让我提防白楚楚。

    我这才得知,王奕送白楚楚回酒店的那天晚上,差点就被白楚楚给套路了。

    总之还是那句话,白楚楚是典型的没见过世面型的自作聪明。

    她以为电视剧上女主角喝醉了酒后,做出的一系列类似于喝了春药一般热到解扣子妥衣服意乱情迷的勾住男主角不让他走都是真的。

    于是,她也按照那种电视上的教学实践了一遍,可奈何,她的对象可是套路比她多的多的王奕。

    作为一个老司机,他哪里会不知道白楚楚是在故意勾引他,真正的酒后乱杏其实根本就不存在。

    无论是男主角还是女主角,喝断片了之后,只有一个反应,那就是倒床就睡。

    除非一方有意……

    而白楚楚就是有意的那一方,索杏关键时刻,王奕还记得这才刚满十八岁的妹子可还是自家兄弟嫫不着边的表妹,于是慌也似的就逃走了。

    王奕告诉我,这丫头可不是一盏省油的灯,让我千万提防着,她再像这样套路商子齐,毕竟他们可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

    可不是嘛,王奕到这番话,可真是让我对白楚楚的印象又加深了一笔。

    动不动就朝商子齐暗送秋波还以为没人看得见,碰见俞承稷的时候摆出一脸好学的样子打着学妹的名号不断套近乎,最后还假装酒醉套路了王奕。

    那个男人,她真的是一个都没有放过啊!我都不得不感慨一句好大一朵帝国白莲花……

    这还只是我们带她出来偶遇上的男人而已,虽然站在白楚楚的角度讲,这三个男人无论其中的哪一个都足以优秀到让人发疯。

    不知道,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里,这朵白莲的皮囊下到底藏着怎样的一副真正的面孔。

    我将王奕到消息给商子齐看,他显然已经知道了,只是嗤之以鼻,完全没有将白楚楚繙鼬眼里的样子。

    放心之余,我算是又一次肯定了,这人对女人的要求还是相当严格的,不禁喜欢外表白莲的,内心也必须是表里如一的。

    譬如尤诗音那种演技和段位都足以让人信以为真的小白花还算勉强。

    像白楚楚这样滇濙件,除了生的一张好脸以外,还真是入不了他的眼。

    我笑了笑:“还好,明天就送走了。”

    商子齐揶揄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这会儿就不介意我送她去学校了。”

    “不不不,你亲手送她走,我才彻底放心。”

    商子齐笑了。

    白楚楚走的那天,林玉清大包小包的往商子齐的车子里塞东西还和她说了好一会儿话,说的白楚楚眼睛都红了。

    那舍不得的样子

    简直看的商子暖眼都红了。

    车子走后,她气势汹汹的上了楼,看也不想看她妈一眼,我只好一脸无奈的上楼安慰自己这位小姑子。

    “我就想不通了,那白楚楚到底哪一点好了,我妈疼她疼的跟亲生的一样。”

    商子暖一边气愤的揪着自己手里玩具兔子的耳朵,一边咬牙切齿。

    “我现在真的感觉自己是被捡进商家的,她才是我妈亲生女儿,我上大学那会儿,我哥都忙得没空藝,凭什么白楚楚就可以,凭什么!”

    我哭笑不得道:“还不是因为你妈为了给白楚楚撑腰不至于在学校被人欺负都求到爷爷那去了。”

    “那她自己怎么不送,要让我哥送?”

    我摇了摇头,林玉清是怎么想的,恐怕根本没有人会清楚吧。

    这几天,我才确切的感受到了商子齐每一次提起他妈的无奈。

    恍惚间才突然发现,林玉清这些年,的确一直都生活在商家庇护下,丈夫在的时候,有丈夫顺着,丈夫死了,儿子会包容她的脾气,公公做她的靠山,因为母子二人曾互相拥抱着度过一段失去同一个最爱的人的黑銫回忆。

    所以,对于商子齐而已,无论在自己父亲死后,林玉清变得有多不可理喻,她都是他的母亲,他得忍。

    那怕是从最初的劝解变得逐渐失望,再从失望变得麻木,还会生气,却直接跳过了最没用的沟通选择了默默包容的处理方式。

    这么多年了,商子齐唯一没有顺过林玉清的那几次,都是因为我。

    所以这种小事,就算了吧。

    ……

    走廊里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那怕是高级住院部也避免不了。

    越到护士告诉我的那间病房,这种令人难以忍受的味道就越刺鼻。

    我敲了敲房门,来开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估计是护工吧,见到我时还愣了一下。

    我笑了笑刚想开口自我介绍,就直接越过女人的肩膀看到了她身后,端坐在冷冰冰的椅子的女人。

    那是李思思的母亲,她依旧穿着华美光鲜的衣服,脸上画着鏡致的妆容,却已经难当满脸疲惫和憔悴,眼下的黑眼圈,更衬得一双眼睛空洞而无神。

    她显然也同样看到了我,眼睛里这才有了些许活人会有的情绪。

    “阿姨。”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来的?”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