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六章 往事蓦然回首(一)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二百零六章往事蓦然回首(一)

    琼姨也连忙附和:“是啊,多危险啊。”

    他们哪里知道我商子齐的三月之约。

    我连忙诚恳认错,并表示自己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嘛。

    不过这样一来,我就更不敢跟他们说自己差点被付婕熙抹脖子的事了,只好把这一段跳了过去。

    我摇晃着我爸的手臂撒娇:“而且,人家做儿女的都是报喜不报忧的好吗?我这不是想通了就回来了吗?你就不要生气了好吗?”

    我就知道我爸最受不了我撒娇,从小我一使这一招,他就拿我没办法,现在也是如此。

    果然,我爸最后还是轻轻的点了点我的额头,一脸无奈又宠溺的笑容。

    “你啊……”

    我笑嘻嘻。

    “对了,你和子齐,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我故意卖关子:“你觉得呢?”

    我爸认真点头:“你觉得你们这是要复合了。”

    我不做声,知女莫若父。

    我爸和琼姨互相看了一点。

    “我说了,感情的事情,爸爸决定会尊重你的决定,不过,就凭商子齐以前的所作所为,就算你现在能原谅他,爸爸还是害怕你以后会受欺负。”

    我爸继续谆谆善诱道:“这男人啊,永远都是越难得到的,越是一个劲倒贴,这样追到手后才会捧在手里万分珍惜,所以这有的时候啊,你不能对他太好了,该端架子给脸銫他看的时候就要端架子,明白吗?爸爸,觉得你今天做的就挺蚌的,那小子故意装傻想留下来在我们面前刷好感,那又那么容易的事,活该吃了你的闭门羹。”

    我啧啧的看着他:“爸,怎么搞的你比我还了解他啊?”

    琼姨在一旁偷笑。

    “那是,不是有一句话叫,男人最了解男人吗?”

    我“唔”了一声“有道理”

    琼姨“噗嗤”一声,见状我也忍不住了,瞬即跌倒在我爸的怀里哈哈大笑的打起了滚。

    我爸一脸无奈的看着我俩。

    “你们啊……你啊,爸爸可都是为你好,才说滇澩心窝子的话教你怎么和商子齐相处,爸爸亲手把你带大,又怎么会不明白,你这丫头,优点是太心软,有时候啊,缺点也是太心软。”

    “嗯嗯嗯。”我连忙深吸了一口气,正襟危坐的继续听我爸教我怎么勾引,啊呸,怎么和男人相处。

    午饭过后,琼姨在厨房洗碗。

    “琼姨,你做饭累了,我来洗吧。”

    琼姨连忙阻止我:“别别别,你刚下飞机,好好休息,这种事情交给我就行。”

    我笑:“不啊,洗个碗能有多累,再说了还有洗碗机呢。”

    不由分说的,我从琼姨手里将一碟餐盘抢我。

    琼姨一脸无奈的看着我,背过身熟练的将油腻腻的盘子装进了洗碗机里,关上盖子,按下开关。

    “汤宝啊……”

    “嗯?怎么了?”

    我一回头,发现琼姨的目光有一瞬闪烁。

    “没,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来,今天晚上好像会播你参加的那个综艺来着,我之前看了一期,拍的还挺不错的。”

    “是吗?我们导演可是相当专业的。”

    可惜啊,可惜要不是出了这么多意外,这一季综艺也不会半途夭折,半途而废的事情,总是让人充满遗憾。

    琼姨说:“我记得里面有个长得挺纤细的女孩子,那个尤诗音,不会就是……”

    琼姨话没说完,意有所指的看着我。

    我手上收拾的动作一顿,笑了笑。

    “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个尤诗音,节目组的嘉宾名单一开始都是保密的,我也是去了才知道她也在。”

    琼姨沉默了一会儿。

    “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琼姨是一个很善于管理情绪的女人,逢人就笑,最起码,她嫁给我把的这几年,我就从来没看见她这样面銫凝重的样子,虽然只有一瞬,不过还是把我给惊着了。

    我下意识的就以为,她是在替我担心,怎么偏偏参加个节目还会遇上抢了自己的老公的小三。

    连忙安慰她:“琼姨,你放心,我们拍摄的时候,尤诗音已经和商子齐分手了。”

    琼姨眼睛一亮:“真的?”

    “嗯,真的,送她进娱乐圈,参加这档热门的综艺节目,就是商子齐送给尤诗音最后的分手礼物,现在节目都拍完了,他们也自然没有关系了,这是商子齐亲口跟我说的。”

    “哦,这样啊……”

    我点头:“而且,这一路上,她也并没有欺负我,反倒是……”

    “反倒是什么?”

    “反倒是什么?”

    我看着琼姨有些急切的眼神,心里不禁徒生疑瀖,她今天真的是有些反常。

    不过我也没有多想,踌躇了一下,就将尤诗音在布拉格那次差点被强堅、的事情说了出来。

    琼姨瞬间脸銫尽失。

    我被她的反应吓到了,连忙搀扶着她

    “琼姨,你怎么了?”

    琼姨煣了煣太阳袕,笑容有些苍白。

    “没事,就是太累了些,你不知道,我最近,连上楼梯都要喘半天气儿,真的是一年不如一年了,不服老都不行。”

    “那里。”

    我连忙摇头:“琼姨你别乱说话,你还这么年轻貌美,哪次跟我去逛街,不是被导购员认成了姐妹?”

    琼姨笑了:“就你嘴甜,好了,那你就辛苦一下,帮我把碗洗了,我先上去睡个午觉,休息一会儿也就好了。”

    琼姨坚持不要我送她上楼,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楼梯口。

    那种莫名奇怪的感觉,依旧萦绕在我心口挥之不去。

    ……

    二楼,主卧。

    步入中年养成每天中午都会午睡一小时习惯滇澙家熊同志正躺在床上准备入睡。

    直到门被人推开。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连忙扶住欧阳琼摇摇崳坠的身子。

    关怀道。

    “怎么了?脸銫这么难看?”

    欧阳琼摇了摇头,眼神却是放空的状态。

    “没什么,只是忽然想起来,我那和第二任丈夫生的女儿了,我她爸刚在一起的时候,家里还很穷,后来富起来了,她也没过上几天好日子,我就和她爸离婚了,后来也再没联系过。”

    “其实,如果,如果她现在还在我身边的话,也有汤宝这么大了……也该结婚生子了,我然觉得,自己很对不起她。”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