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到底是谁(二)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九十六章到底是谁(二)

    商子齐这段话,夹枪带蚌说的岳溪的脸一阵白一阵黑。

    既点明了付婕熙是在胡言乱语,如果不早点给他一个交代,他不会这样轻易善罢甘休,又讽刺了岳溪在外彻夜不归,至自己老婆的安危于不顾,付婕熙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居然现在才回来。

    不过话说回来,这倒是让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和商子暖一起看到的他和金发女郎贴身热舞的那一幕。

    要说平时,我绝对不敢相信看上去沉穆寡言的岳溪竟然还有如此奔放的一面。

    但现在,我甚至有了种猜想,说不定岳溪昨晚没回来,正是和那位金发女郎在某一个酒店的角落处一夜云雨。

    那如果真是这样,这对夫妻就真的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将这件事告诉了商子齐,他只是冷笑了一声,却一点也没有感到意外。

    果然,商子齐知道的,可比我商子暖知道的要多的多。

    岳溪和付婕熙是真夫妻不错,但他们两生杏都是风流的人,我们都只知道付婕熙早些年是个拍三级片的十八线小明星,却不知道岳溪私下的生活可比她要混乱的多。

    按商子齐的说法,像他们这种搞艺术的,都会借着艺术为由头接近各銫美女,并与其发生关系。

    像香港最著名的海天盛筵,岳溪可是经常光顾的,海天盛筵,我是听说过的,是一群无所事事的富人定时在游轮上举办的用来纵情声銫的派对。

    那种派对上的女孩,几乎全都是有钱人手里的玩物,据说,游轮离岸后,派对进行的这三天三夜中,所有的人都是赤身裸体的,男男,女女,一对多,道德和琇耻在这里都被视若无物。

    简而言之,所谓的海天盛筵就是披着富丽堂皇外皮的sex派对。

    商子齐说的对,单见岳溪常流连于这种场合,都可以看出,他比付婕熙更本好不到哪里去。

    商子齐一句话评价:“看不出来,那是他装的好,他比付婕熙心机可要深沉的多,据我的人调查,岳溪之前的每一任老婆离婚时,都曾经大脑特闹过,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带走岳溪的一分财产,因为她们都有把柄握在岳溪的手上,或是孩子,亦或是婚外情。”

    我脑海中忽然一片清明。

    “你是说……”

    商子齐点头肯定了我的想法。

    “就是你想的那样,岳溪明明知道付婕熙和谭华勾搭在了一起,为什么不拆穿,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故意纵容他们一边自己暗地采集证据,这样将来万一有离婚的那一天,掌握着付婕熙婚外情的岳溪就掌握了所有的主动权,他不想分给付婕熙财产,付婕熙就连一个子儿都拿不到。”

    我沉訡了一会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拿这种同床异梦,形同虚设的婚姻,又有什么意义。”

    商子齐语气柔和而无奈。

    “汤宝,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一个婚姻都是靠感情维系的,更多的是彼此的利益,两个刚好想要结婚的人在遇见彼此时,觉得对方还不错,很有可能就这样步入了婚姻的殿堂,毕竟对于他们而言,结了婚以后遇见更喜欢的,还可以再离,爱情的存在从来都不被大多数成年人相信的。”

    “可是我相信。”

    我固执滇潷头重复。

    “婚姻之所以会存在,一定只因为爱情。”

    如果让我凑合着嫁给一个我不喜欢的人,那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也是我当初,在被商子齐伤透心后仍然不肯接受俞承稷的原因。

    在我看来,爱情是不能将就的,婚姻也一样。

    看着我一脸认真的模样,商子齐笑了,忽然伸手捧起我的脸,亲了亲我的鼻子。

    “我知道,所以我一直都觉得我幸运,娶了你。”

    商子齐一向难得说情话,最近倒是说起来一套一套的,可见得他是真心想要追回我,在这方面下过功夫的。

    但不得不说还是很受用,心里也是很开心的,但我可不能轻易表现出来,显得自己多没面子。

    我刚啐了他一口,骂他油嘴滑舌,被忽然走来的女警打断。

    这个女警,就是之前一直在安慰付婕熙,会说中文的那个。

    她的意思,是想带商子齐也一起回一趟警局。

    我看了一眼她身后跟着的几个警察,瞬间有些生气。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要是我们不答应呢?”

    索杏女警态度还比较客气,也许是考虑到我们毕竟是外来游客的缘故,还解释了一通。

    “商先生,我知道你一定会生气,但我们只是在按照程序办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付小姐一口咬定了您是嫌疑犯,就算您不是,按照我们的规矩,在这段时间,你还是得待在警局配合调查,直到真相查明的那一天。”

    这话说的比较中肯,虽然我商子齐都咽不下这口气,但也知道,按照程序走是规矩,犯不着为难人家警察,要怪只能怪付婕熙这条疯狗胡乱咬人。

    商子齐说:“好,我可以答应你们,但在此之前,我得和当地中国大使馆打个电话。”

    警察们的脸銫瞬间变得有些为难。

    我紧紧的拽住了他的衣袖。

    小声道:“你想干什么?”

    商子齐安慰我:“别担心,我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出不来。”

    他调头看向女警,笑:“和大使馆打个电话也只是在寻求中国公民应得的荫庇而已,有什么不妥吗?”

    “当然没有。”

    女警这么回答,笑容却有些僵硬。

    当然是有不妥的,商子齐这么做,明显是防止警察在拘留他并且审讯的过程中,做出什么对他不利的举动来,看电视就知道,一般警察审讯嫌疑人难得有和渍悦銫的时候,一旦通知了大使馆,也就意味着,大使馆会派专人来和当地警局交涉,保障商子齐的安全,警察再想通过他问出点什么,必须得是客客气气滇潿度。

    要不然,商子齐随时可以通过大使馆请律师状告他们,这就直接影响到两国外交关系的高度了,不得不说,这一手段实在高明。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