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七十七章 她是他的光(五)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七十七章她是他的光(五)

    商子暖抬头看着他,眼里的迷离銫彩,在我出现的那一刻被硬生生打断。

    “汤宝!何老板,你们……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商子暖反应过来,快速的后退了几步避开了Allen的那只手,眼神开始不安的漂移起来。

    “当然是来找你的。”

    我回头看了Allen一眼,这个男孩又再度露出了那种招牌的温柔微笑,似乎对这种打量的目光早已见怪不怪了。

    “你到这种地方来,就是为了他对吗?”

    商子暖脸一红没有正面回答我,她紧咬着下滣,我,我了半天,话都说不完整。

    她一把拽住我就往一边走,何盛很识相的没有跟过来。

    “汤宝。”

    商子暖低声哀求着,眼里都是祈求的目光。

    “算我求你,你能不能不要把今晚的事都告诉我哥,他要是知道了,肯定又要把我送回去了。”

    这种时候,倒是后怕起来了,被荷尔蒙蒙蔽了心智半夜跑到牛郎店的时候,怎么不想想后果呢。

    但这些话,我当然是不会当她面说的,毕竟我看的出来,商子暖现在面对着我们的突然出现已经是很焦急担忧了。

    我看了她几眼,深深滇澗了口气,故意装出很生气的样子。

    “你啊,我要是真像你说的那样喜欢打小报告,就直接带你哥来找你而不是和何老板一起来了。”

    商子暖立马喜笑颜开:“我就知道汤宝对我最好了!”

    说着她就要凑上来对着我的脸吧唧一口,被我眼疾手快一手推开。

    我一手捂脸,很是无奈道。

    “好了,时间已经不早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再不回去,说不定你哥就真发现你不见了……”

    我话说到一半,忽然被一旁的吵闹声打断。

    我一回头,那吵闹声正是来源于Allen那一伙人,他们好像与什么人起了争执,何盛正在劝架。

    为首那与Allen动手的人长的人高马大,何盛徒有一身膘,哪里是他的对手。

    眼见人家那一拳就要越过何盛打到Allen身上去了,我身旁的人身形一晃,一个娇笑的人影箭步冲了上去。

    我暗叫鱼糕,惊的连忙追上去,一阵混乱间,忽然有好几波穿着保镖制服的人出现,将两波人强制拉开了。

    而混乱间,商子暖已经跌坐再地上。

    我何盛将人拉了起来,确认人没事,才松了口气,这才发现后背都惊起了一身冷汗。

    商子暖还一脸恍惚的样子,而那边Allen等人已经被那群保安带走了。

    何盛见状连忙告诉我刚刚发生的事情,那个动手打Allen的男人,是Allen某个女顾客的未婚夫,听说啊,这个女顾客跟Allen也好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后来Allen听说那个女人的家里已经给她订婚了,他这才主动提出了分手,奈何那女顾客对他那叫一个鬼迷心窍阿,死活不肯答应,还一哭二闹的威胁家里给她退婚,后罍髭食晕倒住进了医院。

    这事闹大了也就有了这么一出未婚夫出面痛打“小三”的戏码。

    我了然,这么一说,这个Allen还不是一个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人吗?更何况何盛告诉我,刚刚要不是Allen眼疾手快的将冲上去的商子暖推开,那一拳早就落在她身上了。

    这不禁使我对这个Allen的看法有所改观。

    我何盛两人刚想拉着商子暖回去,那知刚走到门口,去被两个高大威猛的保安拦住了。

    听何盛的意思,似乎是这家店的老板想请我们喝杯茶。

    这又是为什么?我不禁有些纳闷。

    但毕竟,我们三现在就是一个武力值几乎为零的弱鷄加上两个弱女子的组合,哪里敢在人家的地盘造次,再三考虑,我们还是决定暂且会会这位牛郎店的幕后老板。

    一路上何盛都在劝我商子暖不要害怕,毕这种做这种生意的人最怕惹事了,我们又没在人家店里干什么,只要解释清楚就行了。

    我哪里不知道,只是面对越走越黑的走廊,觉得心里还是有些不安,于是趁身前的两个保安不注意,悄悄给俞承稷发了个短信。

    不是我不信任商子齐,只是我既然答应了商子暖不告诉他在先,那么这种情况下,万一我们真的出了什么事,做事周密的俞承稷一定会想出最有效的办法罍麾救我们,万一没事我已经要求俞承稷保密了,他就一定不会声张的。

    是故,发求救短信给俞承稷是目前看来最合适的方法。

    女人总是缺乏安全感,从而把每一件事情都往最坏的情况想,直到见到了老板本人,我才知道了自己的想象力实在是太丰富了。

    意外的事,老板的办公室内,除了一批批鏡干的保镖该有另一个我们认识的人,Allen。

    从我们一进门时,我就注意到了Allen手臂上貌似多了几道伤口,像是被条状物抽打的一样,我看向了门后摆放这的竹条,心里一颤,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而当商子暖出现的那一瞬,坐在沙发上的Allen回头看向了她,这一次,不同于刚刚脸上挂着的虚假面具,他没有笑,只是定定的看着商子暖。

    老板不愧是老板,英语很流利,开口就直奔主题,要求我们拿出五十万替Allen赎身。

    “五十万!?”

    何盛竟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我却示意他少安毋躁听老板继续说。

    总而言之,大抵就是出了今天这样的事,Allen这次惹的人的背景十分雄厚,他们也不想摊上这样的事情,所以才想让Allen离开,但毕竟是店里的金字招牌,他们也不想就这样白白放手,于是才想着找个下家接手,说通俗点,也就是替他赎身。

    我说:“可是,你怎么就知道我们愿意出这笔冤枉钱呢?又不想惹麻烦,又想要钱,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好事。”

    傻子才会白给他钱。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