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奇葩的夫妻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六十六章奇葩的夫妻

    做生意的都是十分健谈的人,何盛也不例外。

    从何盛的嘴里,我知道了他对这所中餐厅的感情,相当于他们何家三代的心血,何盛几乎将自己完全奉献给了自己的事业,都已经三十多岁了,家里只有一个老母,并未娶妻。

    他说到最后眼中满是憧憬。

    “我这辈子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有生之年,能够开几家属于自己的连锁店,开遍整个泰国,宣传我们中国的美食文化。”

    有梦想的人,总是让人敬佩的,我也不禁因他的这番言论打消了一些对他不好的第一印象。

    做海鲜粥,第一步要处理的就是将食材都切碎,剁成泥,特别是给病人喝的粥,就一定要切的匀称,利于消化。

    在这一点上,我的刀功虽然自认不错,但比起何盛的刀功,也是不得不感慨差了一大节的。

    人家手起刀落,手速飞快,基本上只看的见残影,虾肉和蛎子肉就已经成了泥,而海参更是切的十分漂亮,粒粒晶莹。

    关于他令人惊叹的刀功,何盛的解释是,一开始他跟着父亲开店的时候,家里还请不起太多厨子,有时候实在忙不过来了,父亲也会亲自下厨,他的刀法就是跟父亲学的。

    作为一个自认为厨艺还不错的女杏,我不禁有些惭愧,心下也暗暗的在一旁关注起他的刀功,想要学习一番。

    不经意间,就注意到了他脖子上挂着的金属项链,项链底部是一个小瓶子,上面刻着类似佛像的印记,跟着他切东西的动作,一晃一晃的摆动着。

    何盛注意到了我的视线,眼里有一丝幽光闪过。

    被发现盯着人家的东西看了,我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何盛却微微一笑,两根手指夹起了金属小瓶子,那瓶子上的花纹有些生锈,看上去,很有些时候了。

    “你是在看这个吗?这个是小的时候,我爸替我从寺庙里求的,我打娘胎里身体就很弱,后来长大后慢慢好了起来,谁知道却胖成了这副模样。”

    何盛的话,真让人忍俊不禁。

    我一抬头就看见厨房门口走过来一个人影。

    “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阿稷,你怎么下来了?”

    我走到俞承稷面前:“子暖怎么样了?”

    俞承稷低眸,目光依旧很温柔。

    “她今天状态还不错,只是一直在喊肚子饿,所以我就想下来看看你这儿要不要让帮忙。”

    这样啊,我连忙摆手:“不用了,有老板帮我呢,他可比我厉害多了。”

    何盛连忙谦虚的直摇头。

    我说:“你还是先上去照看她吧,我这儿还要一会儿。”

    俞承稷摇头:“不用了,商总在呢。”

    俞承稷在说这些话是,眼神里流露出丝丝凉意。

    原来是这样,估计是被商子齐赶下来了吧,要不然按俞承稷的杏格,也不会放下商子暖不管的。

    我心里对商子齐真是一阵无语,特别是我还想起来早上本来是想喊他陪我去海鲜市场的,可商子齐却意外的推了。

    现在想想,才恍然明白,他这是不放心俞承稷和商子暖单独相处,害怕人家会趁子暖生病,趁机占便宜。

    哎,我心下叹了口气,按商子齐对商子暖的看护程度,子暖以后得找个什么样的男人,才能满足商子齐对妹夫的高要求啊。

    也怪不得,商子暖都已经这么大了,还没谈过恋爱。

    我在心里默默的为她点了个蜡,心里想着商子齐这样做不行的,为了商子暖的终身幸福,我以后得找个机会跟他好好谈谈,想着想着就继续一头扎进了海鲜粥的烹饪之中。

    有了俞承稷和何盛的帮忙,这次的海鲜粥无论是火候还是銫香味上,都十分让人满意。

    特别是何盛舀了一小勺尝了一口,眼睛瞬间就亮了。

    “妹子啊,你这手艺不错,做我这儿的厨子吧,我一个月可以给你这个数。”

    知道他是开玩笑夸我,可我还是乐呵呵的。

    “哪里有那么夸张。”

    俞承稷也连忙替我舀了一勺:“是真的,味道特别鲜,不信你试试。”

    我倒是没想那么多,刚要凑过去就着他的手试一口,背后就传来了岳溪的声音。

    “什么味道这么香?”

    我一回头,竟然是大家都来了。

    张洋凑了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端起了我手里的那碗海鲜粥,眼睛亮晶晶的。

    “汤宝啊,我听安琪说,你在给商大小姐熬海鲜粥喝,没想到这么幸运,一来就给我碰上了,我可以试试吗?”

    我连忙夺过被他抢走的碗:“不行,这是我给子暖准备的,你要喝,锅里还有,你自己舀去。”

    张洋委屈兮兮的“啊”了一声,安琪立马捂嘴笑。

    “你别听他的,他就是掐准了点过来要吃的。”

    张洋一脸无奈:“哇,你别拆我台行不行,我这还不是吃不惯泰国的菜,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拉了多少趟肚子。”

    正在喝粥的俞承稷闻言工作一僵,众人不禁哈哈大笑。

    一片熙熙攘攘中,我又感受到了那抹锋芒在背的冷光,我抬眼看去,浑身一颤,立马装作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

    这一次,我真的没有淤看错,那抹注视的来源的确是岳溪。

    我想起了刚刚俞承稷看我双手没空,打算喂我粥时,岳溪盯着他那只手时,脸上露出的微笑,那样的微笑。

    笑里藏刀,而且是最最锋利的刀刃,像是要一层层的把我的衣裳剥开一般,他审视的目光,那样的令人不寒而栗……

    我绝对不可能看错。

    他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我虽然不知道,但凭借着女人的直觉,我还是决定早点将这件事情告诉商子齐为好。

    我不是小女孩,不会不知道一个男人用那样感兴趣的目光注视着另一个女人是什么意思。

    我隐约有些害怕,这种害怕来源于原先我们都以为付婕熙在给岳溪戴绿帽,岳溪是弱势的一方,令人同情的那一个,但如果岳溪并不需要人同情呢?

    万一他真的对我有什么别的想法,那这一对奇葩的夫妻到底该是多么龌龊的存在,他们各自男欢女爱,婚姻的道德束缚在他们的眼里才真的只是形同虚设。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