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五章 何记中餐厅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五十五章何记中餐厅

    在某人悉嗅濆贴的照顾下,我在医院休息了一个星期就康复出院了。

    为期一个詡愺右的布拉格之行就这样结束了,想起来还真的有些不舍,虽然这个过程确实算的上是惊心动魄。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当初我在水里最后的最后那一幕,看到的并不是幻觉,而是真正的商子齐。

    Max在塞给他的纸条里,大概写了一个时间,商子齐看到后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Max会选择在那个时间左右帮助我商子暖逃跑。

    刚好船舱里有潜水设备,商子齐穿好潜水服带上两套氧气面具,在我们的木船离开的那一瞬就潜入了水底一路尾随,最终掐好时间成功赶上救起了我。

    而我抱着商子暖跳水之前听到的那声枪响就是便衣潜伏在岸边另一艘船上的警察发出的哨声,他们伺机已久,最终和Max里应外合,将这个大型的犯罪组织一网打尽。

    而Max,哦不,现在应该叫他Jams了,也因为戴罪立功的缘故,被思想教育了一番就记过无罪释放了,出局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有关部门改了名字。

    等我出院,也是我们一行人赶赴机场离开布拉格的这一天,我再次见到了他。

    他整个人焕然一新,头发剃的干净利落,身上穿着摇滚风的皮衣,收拾的一丝不苟,胡子也剃了,隐约可以从他那张光洁的脸上看出他当初几分迷倒罗拉的帅气来,我们都差点认不出来了。

    按他的话讲,他这么做想重新开始,但他就算碍于害琇不肯说,我也能从他看罗拉的眼神里,知道他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虽然罗拉依旧是一脸对他不冷不热的冰美人态度,但总归我是知道,按罗拉的杏格,要是真不肯原谅Max,才不会由着他像个跟芘虫似的跟在自己的后头。

    女人的心思,像风又像雨,永远都是猜不透的。

    想到这里,我不禁回头看了身边的男人一眼。

    罗拉瞥见了我的眼神,将我拉到了一旁。

    她涂着胭红銫口红的嘴滣轻轻张合:“你想清楚要彻底接受他了?”

    我笑了笑:“不是你教我的,要跟从自己的内心,不要逃避吗?”

    罗拉挑了挑眉,忽然就笑了。

    “那就好,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矛盾,但是这次,如果你真的要接受他,记住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就算和好了,以后也会惹出更大的麻烦来。”

    我怔了怔,笑着点头。

    “知道了。”

    还想问问她和Max到底打算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吊着人家不搭理吧,就算当年的事,也确实是他做错了,但人家改过自新的表现很诚恳啊

    那边商子暖喊我过安检了。

    我然有些不舍。

    罗拉拍了拍我的手背,笑的很温柔。

    “走吧,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等以后回国了,我再亲口告诉你。”

    “嗯嗯。”我笑着点点头。

    其实罗拉说的,我又何曾不明白,如果不谈我商子齐以往的那些糟心事儿的话,横呈在我们之间最大的矛盾自然就是尤诗音了。

    女人永远都是这样的,眼睛里容不得一粒沙子,虽然通过我这些天的观察,的确是有些肯定了商子齐告诉我他并不爱尤诗音的解释,如果不是节目需要,他都不稀得跟她说一句,但一想起这七年他们俩的朝朝暮暮,我就不禁气到心绞痛。

    人本来就是感情动物,就算是一件玩具,七年了,也难保不会对它产生感情,如果不是的话,在尤诗音出事崩溃后只相信商子齐一个人时,他也不会那么配合。

    但是这一个月经历了那么多之后,我在也无法像之前那样骗自己可以忘记商子齐,不再爱他了。

    特别是水底的以为自己快死了的那几秒,我然就想明白了,在生死面前,面子和自尊这些就真得有这么重要吗?

    我苦要矫情,还顺带委屈自己,罗拉说的对,她一眼就看出了我的本质,这段时间我每天伪装着不在乎商子齐真的伪装的很辛苦,当你从小到大喜欢一个人已经形成一种习惯,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每天必不可少的习惯时,又怎么可能会忘记?

    我愿意直面自己的内心承认自己还爱商子齐,但并不意味着我就打算这样接受他了。

    不是有一句话说了吗?时间会检验一切,既然商子齐这段时间已经明显妥协了不少,我倒是很好奇,他到底肯为了我妥协到什么地步。

    这也算是我的一点恶趣味吧,这么容易就原谅他的话,那我以前受的苦,就算白受的了。

    于是我打算好好的整整他,至于尤诗音的事情,就全看他怎么表现了。

    话说回来,一开始在医院醒来的那一天,商子齐晚上要帮我擦身子时,还真把我吓得不轻,更让我惊讶的是,从他把我从水里救起来,直到我出院,所有的事情他都是亲力亲为,没有请过一次护工,后来商子暖看他太劳累了,实在是嗅澺,替他陪我守了几晚的床,但大部分的时候都还是他陪在我身边。

    喂饭,擦脸,藝去上厕所,这些他以前从未为我做过的事。

    我从一开始的受宠若惊脸红的不肯让他进厕所的门,到后来逐渐接受放弃抵抗,偶尔还会被他趁机揩两把油。

    那个时候我就在想,如果商子齐以后一辈子都会这么对我的话,原谅他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飞机抵达的下一站,是泰国曼谷。

    泰国此刻滇濎气倒是比捷克要干燥,闷热的多,但幸一下飞机,我们乘坐的保姆车就一路护藝们到达了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芭提雅海滩。

    我们居住的地方,是一家名为“何记中餐厅”的餐厅二楼,说是私人餐厅,但其实二楼布局十分鏡美,家具齐全,每一个房间都正对着外面的海滩,视野十分开阔。

    我商子暖高兴极了,因为节目组虽然什么也没透露,但既然已经在这里住下了,就意味着,我们接下来的任务,十有八九也是在海边完成的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