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章 谁都有秘密(一)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章谁都有秘密(一)

    从罗拉房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一点多钟。

    门关上的瞬间,余光里有人影闪过,吓得我捂住嘴差点惊呼出声,电光火石间,我闪身躲进了角落的茵影处。

    但依旧能借着淡淡的夜銫,看清了大约五米外那个偷偷嫫嫫四下张望的人。

    那是付婕熙,她只穿了一身睡衣,见到四下无人,她这才放心的轻敲身前的房门,门打开的一瞬,被一只男人的手飞快的拽了进去。

    一分钟后,我回到了商子暖的房间。

    商子暖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给我开门。

    她看了我一眼:“你怎么了?表情这么古怪。”

    我没有回答她,反而问:“5502住的是谁你知道吗?”

    商子暖嫫着下巴:“5502啊?我昨天好像看见张洋和谭老师从那里面走出来过,不过张洋他们几个导演貌似不住这个楼层。”

    “那就是谭华了。”我笑了。

    商子暖有些紧张的盯着我:“怎么了吗?你真的笑的很古怪诶!”

    “没什么,只是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我将我刚刚看见了付婕熙半夜进了谭华房间的事情告诉了商子暖,她显然比我还要震惊,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

    不过很快反应过来了,就一脸大悟。

    “怪不得呢,我说这两个人怎么会动作比我们还快找到这里,一定是谭华在偷偷帮付婕熙。”

    商子暖的想法簢一样,谭华虽然不是导演,但他作为主持人必须要知道整个节目的流程,才能顺利控场,所以他知道线索在哪里也是必然的。

    其实我虽然怀疑过有人在暗中帮衬她们,但也从来没有怀疑到谭华的身上来,顶多也只是怀疑是不是导演组那几个看上去很贼眉鼠眼的男导演。

    商子暖不禁感慨道。

    “真是没有想到,看上去斯文儒雅滇澐华,私底下竟然是这样的一个人,还有那个付婕熙,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啊,一开始岳溪走的时候,还要死要活的舍不得他离开,这才几天啊,就勾搭上别的男人,把自己的老公忘到了身后。

    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付婕熙通过爬上了谭华的床而得到了线索,就说明她肯定也知道怎么样才能在这座城堡里顺利找到商子齐他们。

    而我们现在却一无所知。

    商子暖忽然捏着拳头站了起来。

    “不行!我不能让她们得逞,她们这是作弊,我现在就去照导演组揭发他们!”

    “站住!”我连忙拉住她。

    “子暖,你冷静一点,现在揭发他们是没用的,我刚刚没有带上手机,也没有拍下那一幕,我们的手上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谭华在帮付婕熙她们作弊,万一没有人相信我们,尤诗音和付婕熙反过来倒打一耙说我们诬陷她们,情况就更糟糕了,更何况我们还是在拍节目。”

    商子暖闻言焦急的剁了剁脚。

    “那到底该怎么办啊?总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吧,那我们就输定了啊。”

    我想起了罗拉的建议,现在才觉得十分有见解。

    于是我告诉商子暖,这件事对我们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最起码我们可以通过观察她们的举动,提前一步找到商子齐他们。

    而不是贸然的把这件事揭发出来,在拿到绝对的证据之前,按兵不动是最稳妥的方法。

    毕竟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商子暖想了想也只好同意了。

    第二天,尤诗音和付婕熙依旧是在舞会开场一半的时候借口离开了,我商子暖也没有选择过多停留。

    毕竟她们不愿意留在会场,就证明男嘉宾们根本就不在这里,亦或者根本没有到他们出场的时间。

    就这样一直到了截止时间的前夕,这一天早晨下了很大一场雨,到了下午又出了太阳。

    所以我们一早并没有选择出门,而是留在了罗拉的房间里,这里比我商子暖的房间离付婕熙的更近。

    我将门留了一点缝隙,一旦付婕熙有什么动作,我们都会察觉。

    虽然自己知道这样做才是对的,但我还是不免很紧张,害怕会出什么岔子,现实和自己想象的有偏差。

    这两天,我商子暖两个人的神经都紧绷成了一条弦。

    但幸,我每次看见罗拉,就不自觉会被她身上这股淡定的气息所感染。

    感觉罗拉就像是一个超妥了世俗,不被尘世的纷纷扰扰所惊扰的人,她的眼里仿佛看不见任何人。

    可她看上去也绝对不会超过三十岁。

    这只让我越来越好奇,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会被她这么深刻的烙印在心里。

    因为要盯紧付婕熙的动静,商子暖昨晚并没有睡好,中午才只吃了一点饭,就躺在沙发上睡的无比憨甜了起来。

    我怕她着凉,问罗拉借了一条毯子给她盖上,刚底下头,就看见她嘴滣张合了两下。

    “阿稷……”

    我的动作一蹲,片刻后,无奈的笑了。

    回头的时候,罗拉正坐在床边,手里捧着一个平板电脑,紧缩眉头,背脊挺的笔直。

    她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一上午了,我不禁有些好奇,走了过去,才发现,屏幕上显示的都是一些奇奇怪怪类似于星星的图案。

    “这是星座命盘。”像是直到我要问,她连眼皮都没掀一下。

    “命盘?那可以算命吗?”

    我连忙坐在了她的对面。

    闻言,坐在我对面的罗拉小姐忍不住翻了一个大白眼。

    她一本正经的纠正我:“星座只是人内心的镜子,你信则有,不行域无,这不是迷杏,更不是算命。”

    啊?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我笑了笑缓和气氛。

    没想到罗拉却抬眸看着我。

    “你要算什么?”

    额,不是说,不是算命吗?可我真的吐槽的说出来啊,连忙接话。

    “那就算姻缘吧。”

    我弯了弯嘴角,看向了沙发上熟睡的人。

    罗拉简洁道:“男方,女方,阳历的出生年月鏡确到时辰,还有血型。”

    所幸的是,我作为商子齐的青梅竹马,自然也是和商子暖一起长大的,所以商子暖的生日时间我都知道的,时辰就更好记了,也是这丫头掐的准,刚好是零点。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