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九章 四个女人一台戏(二)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九章四个女人一台戏(二)

    其实尤诗音从今早一出现开始就很安静,并不是她故意在镜头面前装淑女,而是一种仿佛在忌惮着什么的安静。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如果我仔细留意的话,就会发现,从今早到现在一路不过两个小时,尤诗音就已经默默的拿眼神瞅了商子齐很多次了,那种楚楚可怜眼巴巴的小眼神,我可不陌生。

    但商子齐却是连正眼也不带瞧她的。

    所以我猜测,很有可能是商子齐在答应送她来参加节目之前,就已经把话说好了的,她要是敢作妖就立马给送回国内去。

    我越想越有这个可能杏,毕竟就拿他对商子暖滇潿度看,商子齐对女人可是极少怜香惜玉的,不听话就直接送走,这的确像他的行为作风。

    我不禁有些唏嘘的看向站在她身旁嘘寒问暖的林逸,感慨他这个接盘侠当得也真是够心宽的。

    但林逸唯一一点令我佩服的是,在明知道自己的女人做了别的男人七年的情妇,还能在她被踢时的毅然决然的接手,这份勇气,不禁让我觉得,可能林逸对尤诗音的确是真爱呢。

    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应该为了上位欺骗和利用李思思的感情,这一点足以让我对林逸这个人厌恶至深。

    我这样想着,偶然间就和尤诗音的眼神撞上了。

    虽然我也反应很快就挪开了,但心里还是被她刚刚眼中流露出的嫉恨惊了一下。

    我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滋味,但总归还是开心站了多数,没想到风水轮流转,以前我总是在意商子齐身边有她的存在,现在换做她用这种嫉妒的眼神看着我了。

    要换做以前,一向以清纯白莲花自居的尤诗音是绝对不会在众人面前流露出这样令人印象不好的表情来,更何况现在又是在镜头前。

    所以,虽然此时此刻我心里早已不像当年一样这么在意身旁的这个男人了,但对于我现在这种什么都不做只是往商子齐身边一站,就能气的尤诗音恨不得背地里拿针扎娃娃的状态,我还是很乐见其成。

    我这样低头想着,忽然间脸颊被人用力一捏,我惊滇潷起头来,怒视着一旁的人。

    “你干嘛啊!?”

    商子齐看着我这样一边瞪他一边用手擦脸袋的,竟也不生气。

    “想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我是肯定不会告诉他我心里这点恶趣味味得,只是拿眼睛瞥向尤诗音,给个眼神他自己体会。商子齐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倒是更深了,看在我眼里却是更渗人。

    恰好不远处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布好了机位,喊我们过去拍摄,也及时解了我的围。

    节目组请的主持人是某地方台著名娱乐节目的主持人,也是在我们之前每一季“蜜月计划”的固定主持,年龄不详,看着只有三十多岁,但在我印象里,仿佛我还在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已经这个样子了……

    我们跟着节目组照例喊他谭老师。

    节目开场,谭华很幽默的在开场白中穿挿着对各位嘉宾的介绍还有时不时的广告,但由于他的口才实在是好,哪怕是挿广告,也丝毫不会让人感到反感,反而是更加风趣诙谐,对我们的介绍也丝毫不会突兀,不愧是金牌主持人。

    终于到了介绍了任务的缓解。

    谭华的声音不疾不徐的介绍着:“有人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是女人不温柔,只因未到布拉格。”可见布拉格这座城市的美女是何等的温柔动人。

    美女与野兽的女主就是捷克美女的代表之一,相信大家也都看过这部著名的迪士尼电影,所以我们本期的任务就是将四位男嘉宾随即乔装成陌生人散布于布拉格的各个角落,期间会留下些线索,那位女嘉宾先找到并认出来,那一方就是我们布拉格此行的优胜者,将有权利获得额外特权,在下一站比赛中生效,累计任务完成数量最多的就是本季的最终获胜者。”

    我商子齐听到这里不约自主的互相对视一眼。

    “你想说什么?”

    我反问:“你又想说什么?”

    商子齐压低声音在我耳畔说:“我想说你可千万别给我丢人在第一轮比赛中就失败了,可是现在又觉得你也许巴不得会输。”

    因为只有输,我才会晚点见到商子齐,说真的如果不是非要赢得比赛,我还真是巴不得输,还可以一个人过几天清净日子,而不是昧着良心去找他。

    可面对商子齐的注视,也许是因为有了被揭穿的心虚,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实话来,虽然我的确是这么想。

    这里我们每组嘉宾都已经开始窃窃私语,那边谭华说着说着突然来了一个急转弯。

    “但是……如果是最后一名的男女嘉宾,将要面临的是被拆散的危险。”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愣了一下。

    商子暖压不住好奇:“什脺餍做被拆散?是以后都单独做任务了吗?”

    “不,我的意思是,最后一名的男方女方,都可以在下一轮中被有额外特权的嘉宾选择杏置换一次协助他们暂时完成任务。”

    商子暖依旧是一脸似懂非懂,俞承稷蹙眉说:“意思就是说,打个比方,如果我们在此轮中是第一名,而商总和他滇潾太是最后一名,所以下一轮我也可以选择和商总互换搭档是吗?”

    我心里颤了一下,也许还真不是我的心理作用,而是俞承稷的话太容易让人产生误会,连谭华夜忍不住笑着补了一句。

    “是互换搭档完成任务,任务完成后,如果再度获得特权,也是可以再换回来的。”

    在俞承稷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商子齐周身的温度就已经一瞬开始骤降,商子暖也是本来兴致勃勃的脸,此刻一脸惨白。

    这个奖惩机制真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这种情况下,我现在真是不想努力拿第一都不可能了。

    一想到商子暖说的,她是来帮俞承稷追我的,我就头疼不已,反正是绝对不能让俞承稷他们拿到第一,不然我俞承稷就真的扯不清了,这节目也不用拍下去了。

    我忍不住问了一句:“那是不是也可以放弃额外特权,是非要使用吗?”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