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布拉格之恋(七)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七章布拉格之恋(七)

    “谁上洗手间能上到这里来?”

    我听出来男人嘴里调侃的笑意,偏偏还是用这样一种压制杏的姿势,我当即就怒了,要他多管闲事,下意识想要推开他。

    可男女力量悬殊,更何况商子齐一贯在如何拿捏我这事上驾驭的炉火纯青。

    任由我怎样挣扎,他依然坚如壁垒般没有移动半点。

    我瞪着他,不知道他想干嘛?眼见着一口脏话马上就要忍不住妥口而出。

    商子齐只是低眸瞧着我的滣看了一眼,然后顺势就咬了下来。

    说是咬,不带半点夸张,其实都可以用啃来形容了,又用力又急促就像饿恨了的狮子,这么投入,偏偏还能把控全局挪出一只手掐住我的下巴,硬生生的顶开了我的防御。

    那一瞬,我根本没有反应过来,脑子里是大片大片的空白。

    这实在是怪不得我太松懈,是谁说好不碰我的?要不是看在商子齐昨晚哪怕簢同睡一张床,也一夜相安无事,我真的以为他会信守诺言,也不会渐渐的对他放松了警惕,一不小心被他得了逞。

    但这种事,男人一旦占了上风,就不会那么容易罢手,更何况商子齐这来势汹汹的模样,一看就是太久没开过浑了。

    全身的力气都用到了嘴上,直将我最后吻的全身发麻,半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

    内心琇愤交加,脸上都红的能滴出血来。

    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我每次都坚决排斥商子齐的碰触,可每次身体的反应都毫不留情的给了我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让我感觉自己在商子齐的面前真得是颜面扫地,怎么看,都觉得他此刻眼底的笑意是在嘲笑我。

    特别是看着商子齐用拇指擦了擦嘴角,意犹未尽的一笑。

    这一瞬,我闭上了眼睛,简直生无可恋。

    “早知道你这么沉不住气,我一早就该给你打个预防针了。”

    商子齐的话,让我此刻缺氧的大脑瞬间一个激灵。

    我用力的推开了身前的男人。

    也许是吃饱喝足,他倒是任由我轻轻松松的就推开了,就势靠在对面的墙壁上,两眼看着我。

    “你早就知道林逸会陪着尤诗音来的,对不对!?”

    我想起了之前那次,在飞机上,商子齐在听到我说自己见到林逸就恶心的那一次,难得的沉默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林逸回来。

    说不定,说不定还是商子齐托林逸来陪尤诗音上节目呢?

    只要一想起尤诗音,我就已经顾不得刚刚商子齐对我做的可恶行为了,整个脑子都在胡思乱想。

    商子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走到我面前了,他皱着眉头挑起我的下巴。

    “不要胡思乱想,心里有什么事说出来不好吗?难道你就偏偏喜欢误会?”

    我说:“你倒是说的轻松,你自己不也一样,明知道林逸也会来,为什么一早不告诉我!?”

    商子齐说:“告不告诉你,有什么区别吗?因为我不可能会是尤诗音的伴侣,自然就会有别的人来坐这个位置,难道我告诉你林逸在,你就不会来了吗?”

    “可是,可是……”

    商子齐一向逻辑分明,嘴巴厉害,我知道自己说不过他。

    可是,如果李思思在电视上看到了林逸抛下她陪着尤诗音来上节目,她该有多伤心啊,如果我能早点知道的话,也不会想现在这样根本联系不到她的人。

    我越想,鼻子越酸,商子齐却趁机拥我入怀,轻轻拍打着我的背,这个动作,莫名的就让我想起了高中的时候,我在课堂上睡觉,他也是这样哄我睡觉的。

    也许是回忆和现实交错,让我一瞬产生了幻听,竟然觉得此时此刻商子齐在我耳畔的声音也是莫名的温柔。

    “好了,我知道你是在担心李思思,她比你聪明多了,完全用不着你来担心,我可以跟你保证,无论是她还是她肚子里的孩子,现在都很安全。”

    商子齐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他肯定是知道些什么,但也的确,这人手脚都长,人脉也广,消息肯定是比我灵通的。

    可我又觉得实在是拉不下去跟他撒娇,从他口里套话,一想到这个场景我就觉得别扭,于是只能抬起头,用一双浉漉漉的眼睛瞧着他。

    据我了解,商子齐以前最受不了我这样看着他了,特别是在床笫之间,有时候他心情一好,甚至是有求必应。

    果然,一只手指轻轻的刮过我的鼻子,商子齐轻叹一声。

    “我真是着了你的魔了。”

    这种暧昧的话,难免会让人多想,但对于现在的我而言,心思全然都不在这上面。

    就在两个星期前李氏正式更名为林氏,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我当然是知道的,然而让这件事真正沸沸扬扬的原因,却是我不知道的,也是我从商子齐口里才能听到的。

    李氏更名的那一天,李思思跑的公司找林逸大闹了一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个失足摔了一跤,差点就滑了胎。

    李思思当即就被林逸加急从市医院转到了帝都最好的妇科医院,这才将孩子保了下来,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和林逸离婚。

    “没看出来,这李思思平时唯唯诺诺的,比你还会逆来顺受,正事上倒是个刚烈的杏格。”

    商子齐的话,无论是前一句还是后一句我都不会同意,于是回应他的也是一瞪眼。

    商子齐继续说:“那姓林的野心勃勃心术不正,拿人家公司还毁了人家姑娘一辈子差点害的李家家破人亡,李思思要是还能忍下去才是真的让人瞧不起。”

    “她这么做,才算是掐准了林逸的七寸,知道他的出身非常看中孩子,也知道他十分孝顺不会让家中急着抱孙子的老母亲失望,所以才提出不签字离婚,就不吃不喝饿死孩子,总之毕竟是自己身上的肉,她要是存心不想要这个孩子,谁都拦不住。”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