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三章 布拉格之恋(三)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三章布拉格之恋(三)

    商子齐打俞承稷的那一拳,直接惊来了正准备入睡的导演和各个工作人员。

    我配合着他们将两人拉开,在商子齐的再三要求下,节目组终于是在我们的隔壁多开了一间房,让商子暖单独住下。

    说实话,整个晚上我都没有从俞承稷和商子暖也是这档节目嘉宾之一这一事实中缓过来。

    俞承稷来了也就罢了,可商子暖是怎么回事?

    这简直是太突然了。

    如果他们两个是真的在一起了,那商子暖昨天被商子齐发现时的表现也绝对不会是那么的慌张。

    可商子暖却依旧不改变说辞,直言两个人现在是标标准准的男女朋友,她就是来陪俞承稷上个节目而已,也没有想到会遇见我们,并强烈谴责商子齐这么做,完全就是暴政蚌打鸳鸯。

    饶是商子暖嘴厉害,但在商子齐面前,也只只剩下谴责谴责的份儿了。

    商子齐余怒未消,看着商子暖这副油孜不进的样子,就知道自己不该浪费鏡力,管她那么多干什么,直接一通电话给她订了机票,打算第二天把人给绑起来送回去就是了。

    商子暖被商子齐反锁在房间里,当然不甘心,就在房里又哭又闹的,什么都砸,可把节目组的几个导演给吓的胆战心惊的。

    这两兄妹都是脾气起来什么都不管的主儿,闹得烂摊子,最后还得我来收拾,我叹了一口气,主动找到了张洋,问问后期这一段是否会播,能不能掐掉算了。

    不光是对本人,我怕是会对跃凌和天行印象都不好。

    张洋披着衣服站在门外,一脸苦苾对我说。

    “人明天都要送走了,还有什么好播的,托你们的福,我现在还得忙着赶紧找替补的嘉宾,哎哟,你说两个都姓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是一家人呢!?”

    一旁的安琪接话道:“洋哥,其实这也不能怪你啊,谁知道商总会和俞影帝不和呢?”

    谣言是会越传越乱的,这就得好好解释清楚了。

    于是,我在边上解释:“其实也不是不和,只不过,事先我瓏先生也都不知道子暖交了个男朋友,还是大名鼎鼎的俞影帝,我先生脾气暴躁,看见子暖和陌生男杏在一个房间,毕竟是自己亲妹妹,难免着急上火了些。”

    张洋怨声载道:“他是着急上火,可这么一闹,俞影帝也不一定会留下来继续拍节目了,这明天就要开拍了,叫我去哪儿找人替补去……”

    安琪飞快看了一眼拉了拉他的衣袖:“你小声点,好歹还是金主……”

    我装作没听见的样子一脸歉意:“抱歉啊,真是没有想到会闹成这样。”

    张洋长叹:“好了商太太,这事也和你没关系啊,你道歉干什么……”

    簢没关系吗?

    我想起商子齐那句凉嗖嗖的:“这一拳我早就想打了。”

    莫名的,还是有些心虚。

    一向机灵的安琪眼睛转了转,特意将我拉到一边。

    “汤宝,我一看见你就觉得和你特别亲,你看你长得又漂亮,人又好,能不能帮我劝劝商总,别把商小姐送回去了,不然看着洋哥这样,我这心里还真是挺难受的。”

    为什么安琪会难受,我也在听她解释后才知道,原来安琪曾经无意中看到过俞承稷醉酒那次,我他被娱记拍到的照片,虽然那上面并没有拍到我的正脸,但安琪还是在前几天商子齐在记着招待会上公开我的身份时,敏锐的感觉在哪里见到过我。

    以商子齐的手腕,我俞承稷那次闹出的乌龙,早就已经被删干净,但要是有心去找还是能够找到的。

    于是,安琪一眼就认出了我这个商子齐传说中隐婚的妻子就是俞承稷的那位绯闻女友。

    各中迎因,只需要稍稍脑补一下,就成了一部年度豪门碑情剧,安琪直觉,如果能同时请到商子齐,俞承稷还有我,这三位当事人来参加节目,一定能为“蜜月计划”带来不一样的惊喜和更高的收视率。

    我恍然大悟:“哦,我说怎么你怎么一直暗示我会遇到熟人呢,原来指的就是俞承稷,对吗?”

    随后一脸坦然的跟她强调:“可我俞大影帝的确只是朋友而已。”

    安琪见状点点头,立马哭丧着脸认错:“我明白,我现在知道错了,你可千万不要怪我啊,我要是早知道会闹成这样,说什么我也不该给洋哥瞎出主意的。”

    关于这件事,我是实在不了解安琪这些混娱乐圈的人一天到晚脑子里都装的是什么恶趣味,但事已至此,人都已经请来了,不仅有尤诗音,再加上一个俞承稷,我不禁在心里感慨,我之后三个月的生活一定会无比的多姿多彩。

    安琪跟我坦白这一些的意思,我大致心里有数,无非就是想对我示好,让我帮她哄哄正在房里生闷气的那位大少爷,让他不要送商子暖回去。

    我没怎么多想就答应了,大部分却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自己,如果因为空缺演员,而延缓了节目组进度,离我商子齐彻底妥离关系的那一天可就更远了。

    不过商子齐倒是意外的好说话,听我有替商子暖说话的意思,只是抬头瞥了我一眼。

    “这鬼丫头死鸭子嘴硬,不给她点颜銫瞧瞧,是不肯说实话的,你去看看她吧,我可不想去,吵的我头疼。”

    说罢,他捏了捏眉心,确实是一副很头疼的模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这样我还挺想笑的,这兄妹两人还真的是从小到大都那么傲娇啊。

    商子齐却顿了一下:“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我连忙小碎步一溜烟儿的跑了。

    商子齐的话无非就是有松口的意思,他见商子暖不肯说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和俞承稷在一起的原因反而满口胡话,所以才恐吓她要送她回去,估计现在吓也吓的差不多了,就让我去套套她的话。

    别看商子齐仿佛从小都很嫌弃自己的这个亲妹妹,关键的时候还是很上心,目的既已达成,我当然是乐意替这对傲娇兄妹跑腿的。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