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章 令人“惊”喜的转变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章令人“惊”喜的转变

    但为了配合,我还是好脾气的照做了。

    一旁的安琪见状托腮夸张道。

    “你们两个真是好恩爱呢,可怜我这种单身狗,为什么要接这种节目,期期都要受到无情暴击。”

    小黑作势安慰道:“没事啊,反正你也找不到男朋友,看看也是好的。””嘿你这个人!你再说一句,信不信我把你新买的摄像机从窗户扔出去……”

    “你敢!你个疯女人……”

    一个顶配的摄像机可要好几十万呢。

    见状,我连忙打断道。

    “等等!我緡一句,你们这个东西,待会儿也会一直开着吗?”

    “当然不会。”

    小黑很实在的解释道。

    “就是现在拍一下而已,待会飞机起飞了就不会拍了,再说人家空姐也不允许啊。”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我商子齐讨论rose的细节也会被拍到电视上去,万一涉及到什么商业机密可就不得了了。

    自从商子齐说了那句话后,我的直觉就告诉我之前跃凌丢失的游戏策划案估计也跟rose有关了。

    也确实是这样的。

    商子齐告诉我,当初偷走“十二星座”游戏策划的人正是rose的某个亲戚,rose原名刘英,那名亲戚叫刘喜,是市场部的一名员工,当初跃凌和天行合作的时候,rose负责和跃凌这边的整个交接过程,特意重用了刘喜,这个刘喜是被rose塞进公司的,在跃凌待了五年有余却是个不求上进见钱眼开的,转手就将游戏策划卖给了林逸。

    “原本这样也不足以让他内贼的身份暴露,但是这个人却前前后后利用rose的便捷关系贪污了将近百万的钱,他太贪心,于是我派人去天行探个底,一查就查出来了。”

    百来万?

    我惊讶的捂住了嘴,疑瀖到:“那最开始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派人去天行查!?”

    商子齐竖起右手的一根手指放在滣上,眼神示意了一下前座正在斗嘴进行中的两人。

    我了然的点了点头,声音压小了一些。

    商子齐却打断我道:“你过来一点我听不见。”

    真麻烦,但没办法,我心里实在是太好奇这个故事的完整经过了,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往他的方向挪了又挪,完全没有注意到某人眼里越来越深的笑意。

    商子齐继续道:“我也是在那次去帝都的时候,在车上同你说,rose叛变投靠了林逸,我才察觉到她有问题的,如果仅仅是因为嫉妒俞承稷喜欢你而离开天行,这个借口完全都不成立。”

    这还是第一次从商子齐嘴里直白滇濤见他揭开了俞承稷对我的情愫,不知道为什么,我竟莫名的有些心虚,不敢抬头看他。

    他却没说什么,反而分析的头头是道,让我瞬间感觉自己的智商完全是不够用,当初自己肯定是傻了,才会相信rose嘴里的话。

    “理由很简单,首先,俞承稷可是一个明星,明星是什么?粉丝眼里的大众情人,多的是女人喜欢他,也多的是年轻貌美的女演员和他拍过亲密接触的戏闹过绯闻,rose要是真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一点既燃占有崳强,又怎么会相安无事的在俞承稷身边待了这么多年。”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根本就不想再在天行待下去了,也可以说,他根本就没有脸继续在天行待下去,你只是她离开天行的借口而已。”

    我沉訡了片刻,皱了皱眉头。

    “那按照你这么一说,rose既然是因为察觉到了刘喜做的事,自己觉得对不起俞承稷,那又为什么不更直接一点,让那个刘喜把这些年吞的钱全部都吐出来然后再赶他走?”

    商子齐这次并没有很快回答我,我抬头才发现,他正在看我。

    商子齐一直都有一双很漂亮的眼睛,形状若桃花,眸銫如璞玉,这样的男人,只要他愿意深情的看着你,无论哪个女人都会为他着迷。

    我还没察觉到自己的出神,他却已经笑着刮了一下我的鼻子。

    “汤宝,你该庆幸,虽然你没有母亲,但你有一个很爱很爱你的父亲,他能竭尽所能给你温暖的家庭,努力工作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所以,这个世界上很多污脏的事,你都根本不会接触到。”

    我不知道商子齐突然说这句话干什么,但我清清楚楚的从这个角度,看到他提起父亲二字时,眼里流过的一丝伤感。

    要换做以前,他从来都是不屑对我说这么多话的。

    到了现在,他对我表了白,我也确实能明显感受到他对我天差地别的转变,就比如越来越喜欢对我说教喜欢管我了。

    但其实,他这样却是让我更加不适应,就仿佛,一个曾经伤你至深的人,如今却恨不得把嗅澩出来给你看,却不知道,太过急切,只能是让人更加想要逃离。

    而后,我才从商子齐嘴里知道了,rose的身世,rose原名叫刘英,她出生在一个很贫困的山村,是那里走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就连大学四年的学费都是乡亲凑出来的钱。

    于是,那时的刘英就在心里暗暗发誓有一天自己一定会报答全村人的恩情,让村民们都过上好日子。

    商子齐说:“你不明白这种穷亲戚的可怕,直到后来看见刘英成为了天行的副总裁,目睹她发达了,一个个的都来找她,没钱的要钱,没工作的要工作,如果不给回去还会在乡里乡亲面前变着法儿的抹黑她,说她忘恩负义,打个比方,这些人就像蚂蟥虫一样的死皮赖脸不达目的不罢休。”

    “而那刘喜则是个赌鬼,等刘英发觉的时候,公司的钱早就已经被他败光了,你想想看,刘英混的再好,也不过是个单身女人,被这群穷亲戚轮番吸血下来,这么多年几乎是半点积蓄都没有了,更别提说替他偿还。”

    “于是,出了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完全放弃了,自暴自弃的想,与其每天在工作之余还有兢兢战战应付各种穷亲戚,这样的日子,还不如她不要这个工作,不要这些所谓的权利地位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