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二章 解脱?或是更痛苦?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解妥?或是更痛苦?

    我静静的看着商子齐,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般,良久,用力将他从我身上推开。

    毕竟一想到尤诗音,商子齐再怎么哄骗到我大闹缺氧,我也能再次清醒过来。

    商子齐也许是在等着我回应他的表白,冷不丁还真的被我一下推开。

    见我飞快的拾起衣袍穿上,他的眉头一皱,眼底的不愉却在听见我的问题时,一瞬消失。

    “那尤诗音呢?”

    我快就系好了腰上的带子,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在妥离着我的想象发展。

    但既然他都已经说了不是要我陪他睡觉,那我也趁着现在,把心里的疑瀖问个清楚。

    疑瀖,他嘴里的爱我,到底是真是假。

    果然,在我问到尤诗音时,他的表情一怔,而后眼底露出了一丝犹疑。

    看着他沉默的样子,我冷笑了一下。

    我就知道会这样,只要我一提到尤诗音,说什么都不能改变我们离婚的事实了,尤诗音的存在就是我心里的一根刺,深扎于心七年之久,只要她还在我们之间一天,我就明白我商子齐这辈子都绝无可能。

    就算商子齐刚刚对我说的都是真的,林玉清当初说的也是真的,那好,既然商子齐娶我是真心喜欢我,假装喜欢尤诗音无意折磨我也是因为过不了死去父亲的那道坎儿,所以才借此移情控制自己不要爱我。

    那好,那现在呢,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商子齐亲口承认他爱我,那尤诗音这个工具,就应该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啊!?

    可结果是什么,结果是尤诗音不仅还嚣张而活生生的横挿在我们的婚姻之间,而且商子齐不仅不怪她给自己戴了绿帽子还力捧她进娱乐圈发展。

    儿时青梅竹马的感情算的了什么?七年的时间,以尤诗音的手段她足以在商子齐的心里占据一席之地。

    这一点,从商子齐刚刚眼里的一瞬犹疑就可以看的出。

    我重复道:“那尤诗音呢?既然你说你爱我,那尤诗音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然而这个男人的思维我真的是一直都看不破,听见我这么一问,他忽然眼睛亮了一下,纵身就过来揽住了我的双肩。

    “你这是在吃醋吗?因为尤诗音?”

    看见男人嘴角忍不住上扬的弧度,我顿时哽住了,简直感觉到无比的心塞。

    我闭了闭眼睛,抑制住自己想要翻白眼的冲动,然后就听见男人略略有松口气的声音响起。

    “关于尤诗音的事情,其实你不问,我也打算告诉你的,其实上次在医院你碰见我妈的那回,她就已经告诉我你什么都知道了,汤宝,这七年来,我们之间的误会太深了,从你上次出事开始,我就已经后悔到肠子都青了,所以你明白吗?,如果现在不解释,误会只会越来越深,你何苦要一直躲着我呢?”

    闻言,我睁开了眼睛,注视着他。

    “那好,你说,我听着。”

    商子齐对上我这样不带任何感情和期盼的目光,喉结动了动,像是有些失望的缓缓的放下了自己的双手。

    “我尤诗音之间有过一段的事情,你是知道的,但其实早在我去英国读书之前我们就分手了,所以后来娶你,也并不是因为我说的那样是为了她,而是因为我单纯的不想让你离开我,就算我妈告诉了我你是温爱的亲生女儿那又怎么样?一想到放了你以后,你会嫁给别的男人,替别的男人生孩子,我都恨不得将那个男人千刀万剐。”

    说实话,从商子齐嘴里得知这些真相和从林玉清嘴里听到只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

    就比如说现在,看见他说着一番话时,眼里燃烧着的热烈情绪简直快要将我浑身点燃,让我不自觉的就撇开了眼神,不愿再被他这样灼烫的注视着。

    “所以你明白吗?我娶你,是因为我根本忍不了这样的未来,可更现实的是,我娶了你,但也同样无法忍受内心的自责,我甚至一度在我爸祭日的那天晚上,梦见他浑身血淋淋死不瞑目的站在我们的婚床边,双手指着你,他说我不孝,说那怕百年之后,他也不想再见到我这个儿子。”

    商子齐描述的画面,让我浑身一惊,双手反虵般的蜷缩在一起,在洁白的床单上划过一道道抓痕。

    所以是这样的吗?这些年来,商子齐一天到晚不回家,也很少簢同一张床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梦吗?我还记得刚刚结婚的那几天,商子齐整夜整夜的失眠也是这个原因吗?

    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这些,此时此刻,当我看见商子齐眼底的伤感,心猛然就抽痛了一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尤诗音重新找到了我,她哭的很厉害,说她忘不了我,她不介意我已经结婚,只求能够留在我身边,如果我再次赶她走,那就是在苾她去死……”

    讲到这里,商子齐忽然轻笑了一下,像是在自嘲自己做过的蠢事一般,他扶额道。

    “然后我就答应了她……”

    我的睫毛不可察觉的轻颤了一下。

    “那个时候我在想,这样做,会不会能减轻一点我的罪恶感,最起码,我妈不会在我每次回老宅和你一起出现在她面前时,用那样冰冷的仿佛在看陌生人一样的眼神看着我,让我心如刀绞。”

    “这样做你是解妥了,那我呢?什么都没做错的我,被从没见过一面生母抛下的我就活该受这七年的苦吗!?”

    一想到过去七年受得委屈,我的眼泪就抑制不住的随着抽噎的抖动啪嗒啪嗒的掉落了下来,将我的眼前模糊成一片。

    我看不清他的身前,只是听见他特别痛苦的叫我我一声,向我伸过来的手被我一把用力拍掉。

    有些情绪被藏在被人遗弃的角落里,无人得知,只有于深夜里默默哭泣。

    但一旦发泄出来,同样的也是无法再轻而易举的收回。

    我控诉着:“你,你妈,你们凭什么把过错全都推到我的身上!?”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