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九十六章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我有想过最后一定会因为我商子齐的缘故,而连累到家里的公司。

    但没有想过商子齐竟然真的会下这么狠的手,连两家人一丝一毫的情分也不讲了。

    他今天选择这样做,何苦又要在当初我爸快要破产的时候,注资汤氏帮他一把呢?

    除此之外,我想不通的还有另外一件事情,婚前财产公证里假如我主动提出离婚就会落得倾家荡产的这一条,商子齐当初为什么要加这一条进去?以他的资产他不至于贪图我们家这点小钱,那就只有另一种解释了,看似严苛的离婚规定是因为他不想让我主动提出离婚,这样一来离婚的主动权就都掌握在他的手里了,只要他不肯跟我离婚,我就永远离不开他。

    这种猜测让我觉得很恐怖,仿佛七年前商子齐的这纸看上去互利互惠的契约,并不是为了让他能和尤诗音继续在一起,其实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将我紧紧的捆在他身边一辈子。

    我又想起了当初商子齐胃病住院,我在医院偶遇照顾他的林玉清时,她对我说的那些话。

    可如果商子齐娶我真的是因为爱我,而他这七年来不断的冷落我折磨我,是因为他感觉自己对不起死去的父亲过不了心里的这道坎儿。

    那如今真相已经大白了,尤诗音,这个他用来折磨我的“工具”已经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了,他为什么还要把她留在身边呢?

    但无论如何,这终究只是林玉清的一面之词,经过那场差点置于死地的车祸,我明白了她嘴里的话,很有可能都是假的。

    所以关于她说的,商子齐是真心爱我的这件事,我一直都处于一种半信彪疑的状态。

    半信,是因为我不傻,有的时候是真的能感觉到商子齐的心里是有我。

    一个人到底爱不爱你,一个眼神都能看出来。

    半信,则是因为尤诗音。

    我心里很明白,只要有她在一天,自己永远都不会和商子齐有任何复合的可能。

    最无奈的是,我想离婚,可商子齐却不管怎样都不肯放过我。

    他太过于了解我,在法庭上,他拿出那纸婚前财产公证时,就已经打好了算盘。

    他明白我是一个多么重视家庭的人,绝对不会自私到为了自己的自由而选择让汤氏破产,他的最终目的,就是想让我认清现实,继续乖乖的回到他身边而已。

    可是商子齐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呢?难道真的是因为……爱我吗?

    ……不,不可能的。

    我满心烦躁,同时也明白商子齐的心似海底针,我是永远都猜不透的,还不如不想,免得自讨苦吃。

    在法庭上的那一上午,我的整个身体都崩成了一根弦,于是最后商子齐的那一击,简直对我造成了几万点的致命伤害,我没想到他竟然还留着这一手,更没有想到当初我根本没当回事的一张纸如今竟会如此轻易的将我击垮。

    于是我一回家就回房昏天黑地的睡了一下午,留下琼姨去簢爸解释。

    其实说是睡觉充电,我也完全没有睡着,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都是这七年来我商子齐之间的点点滴滴,还有今天在法庭上,我说自己对他没有感情基础时,他看我时的冰冷眼神,现在回想起来,似乎还有失望。

    等我醒来的时候,是琼姨喊我下楼吃饭,家里的保姆已经做好的晚饭,我一下楼緡到了一股饭香扑鼻,但还是选择径直跑向厨房,拿起了桌子上的那了一杯冰镇的猕猴桃汁就咕噜咕噜的仰头喝了下去。

    “慢点喝。”

    琼姨端菜从我身旁路过。

    我一杯下去,这才觉得人被冰的有了些鏡神,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来,冲着琼姨举了举杯子。

    “谢谢,我这一觉啊,可真的是睡得浑身上下都难受。”

    “那是的,你从小心里压着事就睡不好觉,还是你琼姨心细知道提前给你备着碑喝的猕猴桃汁提提神。”

    我爸从餐桌前回过头来对我说道。

    我一看见我爸,顿时整个嘴角就搭拢了下来。

    我垂着头慢吞吞的走到他跟前坐下,眼看着就要没用的哭出来。

    头顶就感受到了一股大手抚嫫热度。

    我爸轻叹了一口气:“行了,我都知道了,自古钱财都是身外之物,千金散尽还复来嘛。”

    我心里一惊,我爸这意思是……

    “不行的!”

    我激烈的拒绝:“爸,你能把汤氏做到如今这么大不容易啊,怎么能因为我……我真的是。”

    我说到后面都已经开始愧疚道语无倫次。

    “都怪我!是我不好,是我当初一时鬼迷心窍答应跟他签订什么契约,现在好了还连累了公司,是我蠢,是我笨,都是我不好……”

    我吸了吸鼻子,抱住我爸的腰:“都是我不好,爸,你骂我吧,这样我心里还好受一点,大不了我不跟商子齐离婚了,这都是我自己做的孽,不该让你来承担!”

    更何况,经过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发现以自己的手腕和商子齐这个正面对抗实在是太不理智的事情了。

    他就像是一个有美丽花纹的毒舌,你惹了他,随时都可以一唾沫毒死你。

    我都已经想的差不多了,大不了我认命就好了,反正不就是继续再和商子齐过下去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如他所愿好了……七年我都忍过来了,为了公司,我再继续忍一忍又有什么不可以的呢。

    然而我爸从来都是一个比我还要固执的杏格,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最后安慰了我半天只留下一句,任何东西都没有我的终身幸福来的重要,然后就命令我乖乖吃饭,不要再七想八想的了。

    我爸再怎么样,也是一家之主,公司的事我又挿不上边,他的话我还是要听的。

    但我又知道他的杏格,之后我几次在他面前试图提起这件事,都会被他很生气的打断,只留下一句他会处理好的,就让我不要瞎騲心。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