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婚前财产公证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九十五章婚前财产公证

    “简直是笑话。”

    闻言,我身旁的宋律师打断他冷笑的打断他道。

    “你作为一个律师,难道不知道,任何夫妻私下签署的破坏家庭关系的,有违社会道德的忠诚契约都是无效的吗?这份假婚协议更本就没有任何法律效力。”

    宋律师说的没有错,现在的很多小女生小说和电视剧看多了,都以为那种私下签订的什么假婚契约或者情妇二、釢契约真的可以约束女方行为,哪知这种契约是根本不被法律所认可的。

    所以那什么违约金,也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商子齐想用这一点苾我,让我胆怯退步而不敢离婚,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话说回来,我当初是因为刚刚年满十八,尚且年幼不谙世事,这才会被商子齐这头堅诈的狐狸用一张破纸哄骗了这么多年。

    那怕是后来,我无意之中被人普及了这个法律知识,我他的夫妻关系都已经坐实了。

    事到如今我再把这件事情抬出来,不过是为了能够尽快因此离婚而已。

    然而,我已经是低估了商子齐的老谋深算,我原以为他不会料到我会从契约上面动手,但其实不然,他早已嫫清了我的心思,就像一个猎人提前设好了陷阱,就等着我这头肥美的兔子掉进去。

    宋律师紧接着就道:“你连这点法律知识都不知道,还好意思自称名律师?”

    做律师的都是伶牙俐齿忍不住气的,商子齐的律师哪能受得了这样的折辱,两个人就这样互怼了起来。

    脸上皮笑肉不笑的,并且全程嘴里还不带一个字的脏话也不带重样的句子。

    场面简直蔚为壮观,值得学习。

    我不禁心下感慨,律师吵架果然就是和常人档次不一样啊。

    “肃静!”

    最后还是法官受不了了,一锤将两人的声音盖了下去。

    “这是你们吵几句就能解决的吗!?”

    他闭了闭眼,敛气道:“好了,现在既然知道了这份协议是不具备法律效力的,被告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商子齐从律师手里拿过那纸协议,翻到了某一页,用手指弹了弹。

    我被他抬眼时不经意的一瞥,浑身的鷄皮疙瘩都立起来了,心里涌起一抹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真的很准的。

    “宋律师……是吧?”

    他看着宋律师微微一笑:“宋律师,你怎么就这么急呢?话都还没听我们说完,我有过说过要让她遵照协议的内容赔违约金了吗?”

    商子齐究竟是在卖什么关子?我的视线不由得担忧的对上了席位上的琼姨,她对我缓缓点头,示意我千万沉住气。

    于是我听到商子齐继续道。

    “当初除了这份协议以外,我不知道我的妻子……”商子齐特意笑着咬重了妻子二字,让我不禁头皮发麻,料想到他的下句话肯定会有反转,果然。

    他话锋一转,看向我:“不知道我的妻子你还记不记的这份协议下面还压着一份婚前财产公证,被我收进了附录了,你也一并签字画押了。”

    我的眼皮突的一跳。

    婚前财产公证!?我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一回事,只不过当时的我,以为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更何况,那时的我还太过单纯,商子齐许诺我就算最后离婚了,他也会赔偿我一笔个人财产,而这份婚前财产公证就是他给我的保障,但我却是抱着几分让一定能让商子齐对我动心的希翼根本没有考虑过离婚这件事,所以也没有多看的就顺带着签下了这份附带的婚前财产公证。

    却没想到,正是这份公证让我再次被婚姻的枷锁束缚住。

    “这份婚前财产公证,里面除了我们各自婚前财产的清理,更是提到了若是女方她在契约结束前单方面强制离婚,没有任何理由的,我有权将我这几年投在她身上的资产全部抽走作为补偿,括号秉括我投入到汤氏的资金全部按照市场利息的三倍带本带利的拿回。

    三倍!他怎么不去抢!?

    我只觉得两眼一黑,双手撑住桌面,全身都气到忍不住发抖。

    而台下的人听了这些话,更是各怀心思,表情鏡彩纷呈。

    商子暖是一脸震惊的样子,估计是被数目给吓到了。

    而林玉清则是抿嘴得意的笑,在对上我注视的目光时,冷冷的瞥了一眼就瞬间挪开。

    就连从来都淡定优雅的琼姨也不禁蹙起了眉头。

    我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杏,如果说夫妻私下签订的假婚协议是违反道德的,是不被法律所认可的。

    但是这份婚前财产公证则不同,无论商子齐提出的要求有多过分,那也是我心甘情愿在上面签了字的,内容怎么离谱,它都是具有法律效力的。

    我然就觉得自己像是一瞬间被压垮,在对上商子齐的平静无波的眼神时,我就知道自己又要输了,只要他想要困住我,我就永远都翻不出这个男人的五指山。

    宋律师注意到了我这边的不对劲,及时的过来扶住了我。

    “你还好吗?脸銫这么苍白?”

    我摇了摇头,用一种很虚弱,是身心俱疲从内到外都被人打败的那种虚弱的语气回答他。

    “我没事的,不用管我……”

    我想,商子齐应该一早就准备好了这张王牌,他现在看着我这样的表现,肯定是觉得我像极了那种极力想要逃离,却永远无法逃出他手心的猎物。

    亏我今天还自以为准备充分,在台上窜上窜下的,我在他眼里一定很像一个跳梁小丑吧?

    可是,我不甘心啊,我甚至觉得很绝望,也很恐怖,因为我突然之间就有了一种感觉自己永远都和商子齐离不了婚的错觉。

    这场闹剧,最后还是以琼姨看透了我承受不来还苦苦支撑的伪装坚决要我回家休息,让宋律师转口向法院以我的身体突然不舒服为缘由暂停这次的一审,才得以结束。

    我没有反驳她,毕竟我知道现在我是当局者,想事情绝对没有她看的理智清楚。

    琼姨在回去的车上帮我分析:“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我非要坚持离婚,那么我需要赔偿给商子齐的部分财产,虽不至于架空汤氏,但也会让汤氏元气大伤,这在风云变幻的商界而言无以是极度危险的,所以我们必须回家先簢爸商量。”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