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三章离婚官司(上)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九十三章离婚官司(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男女一方要求离婚的,可由有关部门进行调解或直接向人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离婚的当事人一方不按照离婚协议履行应尽义务的,另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即为离婚诉讼。

    此时此刻的我,站在法院的门口,抬头在想,很早之前的我,应该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和商子齐走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吧。

    宋律师告诉我,每一段闹上法庭的婚姻,在你踏进法庭的一瞬,基本上就可以宣告灭亡了。

    当一份婚姻到了只有法律的手段才能解决时,它就已经失去了世人曾赋予它的美好的定义。

    我商子齐的车,几乎是同时到达的,同样来的还有林玉清和很久没见的商子暖。

    林玉清看向我时的眼神可以说的上是十分厌恶,这个总是将对我生母仇恨付诸在我身上多年的女人,在我车祸进医院开始从来都没有来看过我一眼,今天来参加开庭,原因也一目了然。

    只不过是害怕我会抢他们家的财产而已,有时候我也会很感慨,林玉清在商家生活了这么久,心哅竟依旧七年如一日的狭隘,目光总是盯着那一亩三分地,害艂愒己会吃亏。

    这样的她,如果说当初就算没有我生母从中作梗抢走了商子齐的亲爸,她也是很难赢得自己丈夫的真心的。

    从下车开始,我商子齐的视线在空中互相交汇了一眼,便各自淡淡的移开,朝台阶方向走去。

    因为害怕耽误我爸工作,这次只有琼姨陪我来,她和宋律师都走在我的右边。

    台阶上到一半的时候,我然就感觉到左侧有人轻声叫我。

    我一回头,那人正是商子暖,她抬头期盼的看着我。

    “汤宝,你簢哥真的一点可能杏都没有了吗?”

    看着她眼底噙着的泪光,我心下叹了口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见我不啃声,她的眼眶越来越红,仿佛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

    林玉清的声音冷冷的传了过来。

    “子暖,你在干什么!?还不快跟上来!”

    商子暖瞥头瞪了一眼脸銫很不好的林玉清,终于还是垂着头选择跟了上去。

    我望着她纤细的背影,如果说从今天开始,我真的可以和商家的一切都断绝关系的话,商子暖应该是我唯一舍不得的人吧。

    琼姨给我请的宋律师,别看他年纪不大,但确是汉城打离婚官司里最有名气的律师,很早之前,他刚任职的时候,还曾替琼姨打过一场和她第二任前夫的离婚官司。

    也正是他在那一场官司中巧舌如簧力挽狂澜的表现,让他瞬间名声大躁。

    是故,因为这次有他和琼姨在的缘故,第一次上法庭的我也并不是很紧张。

    宋律师见状还特意打趣我,说我倒是比第三次来法庭的琼姨还要淡定许多。

    闻言,琼姨在一旁露出一脸很无奈的笑容,她拍了拍我的手背,在我走上原告席前,再三叮嘱我,不要怕,有她在。

    其实,我虽然反复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要紧张,等到临场的时候还真的手心都渗出了薄汗。

    商子齐身旁的看上去目光十分锐利的律师,听说是特意从外省找到的全国处理离婚案件数一数二的律师,貌似也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主儿。

    我不免有些担忧的看向了身旁的宋律师,他向我投来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便开始在法官的引导下陈词,将我商子齐之间的关系逐条剖析的一清二楚。

    里面特意提到,商子齐这七年来一直都和尤诗音有往来的事,已经构成了婚内出轨的事实,对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害,以致身心备受折磨的我还曾试图轻身结束一切差点因此丧命,而我住院期间拍的照片都已经保存下来可做呈堂证供,这已经达到了夫妻感情破裂的标准,请法院强制调解离婚。

    商子齐的律师立刻巧妙的避开了我住院的事避重就轻的辩驳道:“原告所说的我当事人婚内和尤姓女子纠缠的事,值得注意的是,如果原告所说属实,那么这七年来,为什么原告一直忍到今天才会爆发呢?试问有哪个女人在明知道自己丈夫深爱着另一个女人并对自己毫无留恋的情况下还能继续维持这段婚姻呢?”

    他突然提高音量:“答案只能是原告说谎!据我所知我当事人和尤姓女士只是很好的朋友关系,这七年来,他们至今都没有突破男女之间的那层防线,如果原告非要捉着我当事人出轨的证据不放,那就请你先拿出证据来。”

    我心里猛然一惊,抬头不可思议的看向商子齐。

    宋律师立刻反驳道:“还请被告律师说话之前想清楚,我们的手上可是有不少被告出轨的证据。”

    商子齐的律师冷笑:“是吗?就凭你递交的我当事人和尤姓女子走在一起亲密一点的照片这又能证明什么?要知道现在只要抓拍角度好一点,以现在的技术水平都可以做出这样的伪证来,再说了,关系亲密一点就可以认定为男女关系不正常吗?那我倒是忽然想起来,不久之前,某娱乐板块上还曾出现过一线男星和原告的亲密照,不知原告是否也承认和该男星关系不正常呢?”

    商子齐请的律师真是好一张巧舌如簧的嘴,我暗自咬了咬牙,三言两语就把浑水都泼到我的身上来了。

    要说,商子齐出轨的证据,之前我在宋律师的帮助下才得知,原来想要判定男方出轨的证据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就像是商子齐的律师所说的,亲密一点的照片都不足以证明什么,除非我能抓拍到商子齐和尤诗音的床照。

    可这些年来,商子齐一直都保护尤诗音保护的极好,我一直都很难和她碰一面,更别说是拍到他们的床照。

    唯一一次,还是在我从林玉清嘴里得知真相受了刺激去找商子齐的那个晚上,在言溪九湾的卧室里,看见了两人拥吻的那一幕。

    不过那个时候,两个人都还没有任何实质杏的进展。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