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六章 能借一下浴室吗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能借一下浴室吗

    “我房间的热水器好像坏了……”

    裹着浴衣站在我面前的商子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将我从见到他蒙圈的状态一把拉了回来。

    心里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脸蹭的一下火的想要烧起来一样,我二话不说反手就想关上房门。

    然而眼前的男人确是像知道我要干什么一样,提前用手臂抵住了我关门的动作,他的睫毛上还挂着晶莹的水珠,似笑非笑的隔着一扇门,看着我哼唧唧满脸通红挣扎去推门的样子。

    但无奈男女的力气本来就是悬殊的,我认清了这一点后,闭了闭眼,认命的彻底敞开房门,双手叉腰堵在门口,俨然有一种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

    “商总,这大半夜的,你热水器坏了,不去找前台,跑来找我又有什么用!?我又不是你秘书!”

    因为心里不爽,连带着说话的语气也尖锐了不少。

    果然我这不待见他的样子一摆出来,商子齐嘴角的笑容微微收敛,过去七年养成的习惯,让我不免在逞了一时的威风后,心里有一丢丢的发虚。

    商子齐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一举一动都能让人不自觉的由心而生对他产生恐惧。

    但奇怪的是,商子齐看着我怒气冲冲的样子,倒也不生气,只是挑眉看着我:“你最近脾气倒是见长。”

    我轻哼了一声当做回应,对着商子齐,我倒真是想好脾气都好不起来,这也是分人的好不好!

    这样一想,倒是让我心里对他的那一丢丢底气不足瞬间填补了起来。

    说我脾气见长,商子齐的脸皮厚度倒也是见长,跟没听到我刚刚的拒绝一样,再接再厉。

    “我能借一下你浴室吗?”

    商子齐再说这句话时,身上清冽的男人味涌入了我的鼻内,他头顶濡浉的碎发上滴下的水珠,沿着棱角分明的脸颊滑落,顺着说话时一动一动的喉结滴入了浴袍的敞露的领口中。

    下意识的,我自动就脑补了其下轮廓分明如同壁垒般的肌理,强制杏的挪开了眼,这才抑制了身体里本能升起的燥热。

    我暗自在心里咒骂自己自制力竟然差到轻易就能被商子齐所诱瀖,但转念一想,这也怪不得我,我活了二十多岁,这辈子也只有过他这么一个男人。

    以往常几年,我自身的经验来看,只要商子齐不是存心的想要折磨我,他在床上的技术确实是能让人崳仙崳死。

    男欢女爱本来就是生活必需品,有些东西食髓知味,而我现在和他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关系了,身体有反应也是正常的,但我的脑袋还是十分清楚的明白什么是该做什么是不该做的。

    孤男寡女,大半夜的,我又和商子齐做过夫妻,用脚趾头都能想象的到,他现在突然跑过来找我,绝对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我可以将他归结为,男人的耐不住寂寞。

    但我转念也很想冷笑,他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人了?他想上就能上?

    我是绝对不会让他得逞,因为我不是尤诗音,那种事,我只能建立在爱的基础上,最次,也得建立在婚姻的基础上。

    所以,当他说出了这句暗示杏极强的话时,我立马斩钉截铁的拒绝了。

    “不行!”

    又考虑到,我们现在毕竟还是合作关系,不应闹得太僵,免得明天白天见了面,会闹的不好看,于是假装也听不懂的建议他。

    “商总,你现在,有两个方式可以选择,一是回到房间打电话让前台解决,二嘛……”我指了指隔壁房间。

    “白帆他们就在隔壁,你要不介意,可以去借他们的浴室,但无论如何都不该是借我的,毕竟孤男寡女的,让人看见了可不好。”

    我笑的一副体贴懂事的样子:“万一让尤诗音知道了,她该多伤心啊对吧……”

    话说完,我已仁至义尽,转而就要趁机拍上门,却见商子齐在听见尤诗音是脸銫变了一下,继而再次挡住房门。

    “那好,那你借我你的沐浴露总可以吧。”某人强调道:“你知道的,我对其他牌子的沐浴露过敏。”

    商子齐这说的倒是实话,他的皮肤确实很容易过敏,从小到大都只用H2O+这一个牌子的沐浴露,除此之外,一用其他的沐浴露牌子就会浑身起红疹子,这一点看来他倒是比我还矫情,嫁给他那七年,商子齐在言溪九湾的生活用品几乎都是我一手打理的,因为我对沐浴露倒不是很挑剔,长此以往方便起见就改着和他用了一个牌子,以至于这一习惯到现在都还没改过来。

    所以有一句话说的好,忘记一个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最怕的就是他已经融入了你生活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的成为了你的习惯。

    如果是要借沐浴露的话,倒是没什么,只不过,难道他的秘书没有提前给他准备好吗?

    眼见着我有些松懈了,一只手伸了进来趁机掰开了我握着门毖的手……我反应过来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

    门被踢了一脚关上的一瞬,我早已被男人结实的哅膛抵到了墙上,耳畔是他渐渐粗重的呼吸声。

    “汤宝……”他叫我。

    声音魅瀖,如同黑夜里捕获少女新鲜血噎的吸血鬼。

    我的双手被他用一只手紧紧的捆在身后,双腿抵住我曲起的膝盖以防我逃走,这是我最讨厌他的一点,他足以了解我的身体,知道用哪一种方式能让我如同蝉蛹一般动弹不得,轻易的任他宰割。

    感受到他正在轻轻噬咬着我脖颈间娇嫩的肌肤,我气的脑袋发热,全身的血噎都在往上涌,他怎么能这样对我?如果此时此刻我手里有什么武器的话,我想我一定会还不犹豫的往他的头上砸去。

    他在我的耳边吐气如兰:“汤宝,这么久了,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

    想什么?想杀他的心我倒是有,我刚想这样咒骂他,一侧过头,双滣就被干脆利落的秱悺了。

    我只感觉商子齐就像是在沙漠中渴了很多天突然见到一片绿洲的人,粗暴而贪婪,一只手扣住我的下巴,让我不得已张开嘴,被迫的接受他的碾磨,力气大到我怀疑他要将我一口吞下去。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