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章 战争前夕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八十章战争前夕

    但索杏,经历了这七年,让我养成了一种好习惯,想不通的事情就不会苾迫自己去想。

    “十二生肖征年史”的通过虽然过程曲折,但总归结果是好的,得到了上层的肯定和支持后,人再往前冲就更加有动力了。

    单从游戏研发小组一干跟打了鷄血一样的汉子们身上就可以看出这一点,自从游戏策划案通过那一天,在我爸的批准和白帆的推荐下由二十个来自于分别来自于跃凌和汤氏的游戏工程师们组成的研发组就正式成立了。

    因为要尽早在斯哥特回国那天的游戏展览会前赶出一个大致的游戏demo出来,一行人几乎是废寝忘食昼夜不舍的赶制样片。

    有一句话叫领导总是最喜欢那种拿自己不当人拼命加班为公司创造价值的员工,作为老板的女儿,我虽然被他们这种为公司无私奉献的鏡神所感动,但也实在是无法接受,有些人竟然能做到一个星期不洗头不洗脸只顾着每天趴在电脑面前码代码!

    怪不得IT男很难找到女朋友,白帆就是其中一个很典型的例子。

    作为游戏开发组里,唯一一个自从提出了想法和创意以外因为没有实际工作经验就彻底没事干了的女组员,我每天还是很会很勤勉的按时上班,不为别的,给这些不懂得照顾自己的IT男买杯咖啡定个外卖接杯水以示支持和鼓励什么的我还是做的来的。

    虽然这些小事,我也可以假以他手,但只有每天来守着进度,我的心才是踏实的。

    一些人,譬如白帆,一开始还很不习惯,后来也都慢慢适应,竟然也学会喂来喂去的使唤我了。

    我有时候脸上挂不住了,白帆才会将几乎凝固在电脑屏幕前的视线落在我脸上一秒,解释道。

    “不是我想这脺餍你,只是在码代码的时候我的脑容量可是很宝贵的,我不想分散一丢丢的注意力……”

    我:“……”好,现在只有你才是整个技术的核心,你是大爷,我先忍着还不行吗?

    我长这么大,敢这么使唤我的男人,除了商子齐,估计也就只有他这个脑子里缺根筋的IT直男了。

    白帆看着我气鼓鼓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

    很顺利的是,在整个开发组的不懈努力之下,直到展示会的前一天,一个并不算很长的demo就已经成型了,剩下的只需要时间不断的优化系统。

    到了上午的时候,白帆组织开了一次会,会议的大体内容就是围绕着具体优化该怎么实施,还有明天在展示会上该怎么发言才能突出我们的项目与众不同的核心竞争力。

    这会一开,就进行到了大中午,按开会各部门汇报的情况看,估计今晚又是一个不眠之夜了。

    看着众人眼底的青晕,我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和白帆打了个招呼,就拖着秘书小姐出门给他们定午饭去了。

    商场如战场,一想着明天就要正式上战场了,可不能再给他们吃些没营养的外卖,所以我这次是打算自掏包找家五星级餐厅亲自给他们定点好吃的。

    在秘书小姐的建议下,我最终在味道浓郁的川菜和口味清淡但养人的粤菜里选择了后者。

    虽然川菜更符合大多数年轻人的口味,但很多川菜都太过于辛辣,万一吃多了,明天闹了肚子就糟了,我不得不考虑周全。

    彼时,我正和秘书小姐在一家名字取得很顶级装修风格也很古典雅致名为“芙蓉楼”的粤菜馆里埋头探究菜谱,忽然就被人从身后拍了一下肩膀。

    我一回头,几秒后露出一个笑容:“学长,是你啊?”

    来人是我高中势冓比我的学长,也是商子齐的同班同学,陆生。

    我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他小的时候长得特别胖但游戏却打得贼溜,经常和商子齐一群人混迹网吧开黑,哪知道现在瘦下来了,人也帅了不少,害得我半天才认出来。

    老同学相见,自然是免不得寒暄一下近况的,秘书小姐很体贴在我点完菜后就的先回去了,于是我陆生随意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通过闲聊我知道了,当初他和商子齐都考上了剑桥,只不过商子齐立志回国发展继承家业,陆生却因为想要继续深造所以才在英国继续读了博,如今拿了证书,不久前才回的国,上上个月很顺利的被一家大公司重金聘为技术顾问。

    “诶,对了,你和子齐怎么样了?我他也已经很久没联系了。”

    虽然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冷不丁的被他这么一问,我还是顿住了一下,离婚或者紲鳙要离婚对于任何一个女人来说都是很难在面对外人时从容的说出口。

    等到我能真正直面这一点的时候,我的情绪才能真的不会再被商子齐的而恶意挑拨所左右。

    看着我的样子,陆生像是也猜到了什么,他挠了挠头发,像是有些惊讶

    “不会吧,想当初高中那会儿,你们俩可把我们给疟的够惨的哟,俊男美女不说,还青梅竹马……当初我们私底蟼愜觉得肯定能喝到你俩的喜酒的。”

    喜酒吗?我眨了眨眼睛,有是有,但当初在马尔代夫我们是秘密隐婚的,他也不可能喝的到,当初商子齐对着一众长辈的说辞是不想让我们的隐私过度曝光,所以才没有大宴宾客。

    但是现在,终于了解真相的我,却已经猜不透,他的话那句是真那句是假的了。

    毕竟这七年,我都活在他的谎言之中。

    不得不可惜的是,这个陆生,倒也是个智商高情商低的,白白瞎了那副瘦下来的好皮囊。

    见我不想多谈,但他一提起过去,装满记忆的话匣子就跟开了闸一样倾巢而出,回忆起来收都收不住。

    他继续喋喋不休道:“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那一年,学校不是组织三个年级一起上公开课吗?那个时候你上课老爱睡觉,我记得有一次刚好就被老师逮个正着,子齐那小子也够帅,说什么也不肯听老师的叫醒你,把老师给气的哟,脸都黑了,说你小子嗅澺了是吧,那好啊,你替她站两节课也行,然后他就二话不说就交了凳子,站了两节课……你那会也是够搞笑的,睡得死沉死沉的,全程都没醒过,不过在这之后,我们班再也没有人敢在公开课上睡觉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