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大度的男人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七十九章大度的男人

    “商总……”

    直到不远处忽然有人喊了他一声。

    是一个矮胖的年轻男人,身侧跟着脸銫十分不好看的尤诗音。

    眼见得他们走了过来,商子齐手上的力道送了几分,我趁机用力的抽回了手,白皙的手腕是两道被捏红的痕迹。

    俞承稷很快的走的我身边:“你没事吧?”

    我摇摇头。

    “呀,是汤宝啊,好巧呢,算起来我们已经有很长时间没见面了……”

    尤诗音也是一如既往的能干,有那瞬间说变脸就变连的功夫,装的比谁的热情。

    任哪个不知情的人看见了,也只以为我们是互相认识的朋友,而不会相信我们这三人之间可是原配小三加上一个神经病男人的狗血关系。

    商子齐对着那个矮胖的男人说:“抱歉,李总我今晚还有点事,估计得先走了。”

    这睁眼说瞎话的,连尤诗音都看不下去了,嘴角的笑容都崩了。

    我知道自己再不走,等商子齐转过身,就真的走不掉了。

    情急之下,连忙趁着商子齐和那个李总说话的空档,拉起俞承稷就往他车子那边走。

    也幸亏他刚刚本来就已经拉开了车门。

    等商子齐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啪”的一声关上了车门,抬头对他挑衅的笑了笑。

    等着车子驶出去很久,我一想起最后看见商子齐那黑沉沉的脸,心里都忍不住偷乐。

    这人平时都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我现在每看见他恨不得掐死我却又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心里就莫名暗爽。

    只是一想起刚刚出现的尤诗音,我都忍不住唏嘘。

    我以为,但凡是一个男人被带了绿帽子,从此他的人生字典里都不应该会出现“原谅”二字。

    毕竟头顶一片青青草原对每个男人而言是一种毕生都洗不掉的耻辱。

    而我之所以唏嘘,只是想不到,商子齐竟然会对尤诗音这样的死心塌地。短暂的生气一段时间后,尤诗音流产住院又故技重施,他就再度拜倒在尤诗音的石榴裙下了,全然不顾自己头顶的绿帽子颜銫有多鲜艳。

    但论如何勾引男人并捏住男人这一项,我真是对尤诗音甘拜下风。

    也巧,俞承稷这次感兴趣的点倒是簢一样。

    他笑了一下:“商子齐的大度真是让我刮目相看。”

    那笑容里带着说不出的嘲讽。

    见他也提出来了,我有些恶趣味盈然:“万一是你,你也会这么大度原谅绿了自己的女人吗?”

    俞承稷一边开车一边倒是还很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这个么,倒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

    我完全没注意俞承稷已经很圆滑的避开了我的这个问题,因为他接下来透露的消息更是让我感兴趣。

    商子齐正在背后力捧尤诗音进娱乐圈,这是俞承稷一直以来关系都很不错的一个导演告诉他的。

    在听到这个消失时,说我不惊讶那是不可能,我分不清现在心里倒低是什么滋味了,好歹我之前也嫁给商子齐任劳任怨了那么多年,因为某些上一辈的恩怨,他对我那么差,险些间接害我丧命。

    然而同样是女人,他却对尤诗音那么的好,不仅丝毫不在意头顶的一片青青大草原,甚至到了如今还力捧她进娱乐圈?

    我不知道商子齐为什么要送她进娱乐圈,但毋庸置疑的是,尤诗音真的是块当演员的料子,毕竟在生活里都那么会演戏的人,演技能不好么?我用小拇指都想得到,尤诗音肯定是很乐意进娱乐圈的。

    毕竟成为万人追捧浑身自带光环的大明星,可是大部分女人做梦都想实现的愿望。

    按俞承稷的话讲,那个导演在业内颇有些名气,最擅长捧红一些新人,最近他手里的一部都市主题偶像新剧的女一号就是商子齐替尤诗音争取来的。

    我没有淤说话了,车厢里一时很静默。

    到了最后,俞承稷看了看我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道。

    “其实我觉得,商子齐还和她在一起未必就是原谅了她。”

    什么意思?我疑瀖的看向他。

    “有一类女人专职于将自己的整个青春都扑到在男人的身上,她们总是自认为自己一定能够成功上位,可真的等到认清现实的那一天,年纪都已经不小了,再想和这种女人分手,可没有打发小姑娘那么容易了,毕竟她们最擅长的就是讨价还价。”

    俞承稷笑着看着我,话里有话。

    我又怎么会不明白,他嘴里那一类女人指的就是尤诗音。

    都说男人最了解男人,我以前都还很信任俞承稷的,但在这一点理论上,我却完全不会认同的。

    按他的意思,捧尤诗音进娱乐圈,其实是商子齐送给尤诗音的分手礼物,也是她做了七年情妇的补偿,从此两人就互不相欠,好聚好散。

    我觉得俞承稷真的是胡扯,他不是我,他也不会懂得商子齐有多喜欢尤诗音。

    这一点,七年来作为局内人的我看的是一清二楚。

    商子齐肯跟我离婚,都不一定会和尤诗音分手。

    那怕是尤诗音背着他偷了男人又怎么样呢?他还不是因为惦记尤诗音的感受没有动林逸半分,还不是将尤诗音放在手心里捧着。

    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在心里冷笑,也不怪我会这样想,谁叫这七年,我这个准前夫对尤诗音的好和对我的坏早已形成的鲜明的对比,被我深深的刻在了心里。

    当俞承稷告诉我,上次被尤诗音大闹典礼上的那个小明星已经被商子齐冷处理了,现在在他们的圈子里已经销声匿迹了的事。

    我就越来越肯定我心里的猜测了。

    不断觉得自己以前是瞎了眼,才会那么傻的非要嫁给商子齐,横挿在他们两人之间,最后惹的一身腥。

    我承认也许在年少的时候,商子齐还曾喜欢过我,但七年的时间加上仇恨使然,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在商子齐心里,我的确是比不上尤诗音半根毫毛。

    纵使我现在已经不那么喜欢商子齐了,可这种比较起来巨大的落差感,的确是很让人自尊心受挫的。

    可即是这样,商子齐为什么又不肯跟我离婚呢?这又是一个我脑袋想疼了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的问题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