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她太偏激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七十七章她太偏激

    我抬眼看去,俞承稷眉头紧锁像是也在思考rose的话,而商子齐却自始至终一副看戏的模样,好像今天的事跟他没有分毫关系一般。

    就在他捕捉到我观察他的视线时,我不禁窝火的瞪了他一眼。

    见着没有人回答,rose深吸一口气,双手拍在桌面上。

    “与其承担这样不必要的风险,还不如就执行之前的那套星际战争的方案,总之……”

    讲到这里,她缓缓坐下,回头看向俞承稷,眼里流转着旁人看不懂的情绪。

    “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公司好。”

    俞承稷沉默了。

    各高层左顾右盼,谁都不愿成为下一个开口的人,直到最后全都将视线投到了一旁坐的神情悠哉的商子齐身上。

    我也跟着看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手心竟紧张到出了汗。

    商子齐作为跃凌的CEO,在这场会议上对我这个新方案的可行杏可是有一票否决权的,我拿不定他会怎么想,所以才会那脺黥张,连眼神都在不自觉中带上了一分祈求。

    这一刻我什么都可以不在意,我可不希望,整个游戏部这么久的努力,因为我一个人的原因,连光都没见就被彻底扼杀,这太不公平。

    商子齐也抬眸看着我,明澈的眼里却没有了一丝的不正经,良久,他缓缓移开了眼神。

    薄滣里吐出来几个字:“老规矩,投票解决吧。”

    既没有否定,也没有帮我,而是选择了这样折中的方式,商子齐已经变得我越来越看不懂了,但或许我也从来没有像我自认为的那般了解他。

    今天的人数刚好是奇数,按商子齐的安排,采用的是实名表决的方式,说来也巧,顺时针一圈下来,到只剩下上位的商子齐和俞承稷发言时,竟然刚好是平票。

    轮到俞承稷开口了,rose见他第一反应竟是抬眸看向我,她的眼眶微红,语气却还是带着惯有的强硬作风。

    “俞总,我刚刚说的一切都是我的真心话,您如果还是想一意孤行感情用事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

    她抬了抬下巴,像是在箓悽一掷一般。

    “如果您听不进我的意见,按我也自己认为没有能力继续留在您的左右了。”

    俞承稷的表情倏而变得不解。

    她这是在苾他吗?

    我在心里倒吸了口凉气,rose今天到底怎么了?她完全没有必要因为这件小事而变得这么极端,我一瞬间,脑海里的思绪千回百转,rose这明显是在拿辞职这件事威胁俞承稷的决定。

    平心而论,她也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我曾还在天行的时候就听人说过,俞承稷可是先办公司后出的道,早在俞承稷出道之前,rose就一直跟着他了。

    我刚想开口缓解一下两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氛围,俞承稷却依旧率先开口。

    “你这是在威胁我?”

    我从来没有见过俞承稷发脾气,因为俞承稷每次出现在我面前都是一副谦谦君子的绅士模样,我甚至从来都以为他不会生气。

    今天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你以为自己是我的什么人,你的去留可以威胁到我的决定!?”

    我看见rose那苗条而高挑的身形微颤了一下,她望向俞承稷时眼底的伤心清澈可见,知道这一刻我才彻底的明白,今天她的反常,还有对我的针对,到底是因为什么了。

    而且,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为商子暖担心,她有情敌了。

    耳后的发梢顺着她低头的动作滑落,她的声音平静而沙哑。

    “好,我知道了”迅速的拿起包,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rose……”

    我刚想去追,却被白矾一把拉住:“投票还没结束,你要去干什么?”

    只剩下商子齐一人的票了,这个票对我重要,但我看了看面銫黑沉的俞承稷想起rose刚刚决绝离去的身影,我觉得自己更不能让rose误会什么。

    直到白矾握住我的手触电般拿开时,我这才察觉到商子齐已经迈步走到了我身旁。

    他看了白帆一眼,俯视着我,目光就像鹰一样的落在我脸上,让我丝毫不怀疑,如果他有鹰一样锋利的喙,他真的很想用力戳我一下。

    最后却是选择黑着脸,一言不发的领着身后一众跃凌的高层离开了。

    这是什么意思?怎么都走了“诶!”我刚想跟上去,却被我爸从身后拍了拍肩。

    “爸,他还没投票呢。”

    白矾笑道:“说你聪明吧,有时候也挺傻得,人家商总这样当然就是同意的意思了。”我爸认可的点头,说的理智又中肯:“也亏的他想这样的办法出来让天行的那位女高层不至于下不来台,说是投票决定,但其实决定你们的策划能不能过关的权利最终还是掌握在他的手上,只不过最后好像也没帮上什么忙……”

    说着,就看见一旁的俞承稷就走了过来,脸上早已恢复了正常的神采。

    我爸这么一解蕠大概就懂了,其实商子齐也很看好我们的新游戏策划的,但他眼神毒辣,一眼就看得出来rose是在和俞承稷闹别扭,于是才想着用投票这种最公正的方式,让她没有任何找茬的机会,也不至于继续发言影响到在场的其他高层的判断。

    但他肯定没想到,女人不讲道理起来,鷄蛋里都能挑骨头,俞承稷投个票,还要用辞职来威胁他一下。

    能让一个无比理智的女人瞬间变得无比不讲道理的,只有感情二字。

    Rose之前将这份感情隐藏的可够深的啊。

    我看向俞承稷,心里很是愧疚。

    猜也猜得到估计就是因为我才导致他失去了这么一个得力干将的。

    我俞承稷、白帆还有我爸是最后四个走出会议室的,我爸不知道抽什么风,放着好好的电梯不做,非要以锻炼身体为名强行拉上白帆和他一起下楼梯。

    面对十几层的高楼,我估计白帆的内心肯定是崩溃的。

    电梯一路向下,俞承稷没有说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身旁的俞承稷。

    Rose估计是因为知道了俞承稷喜欢我,才会故意那么针对我的吧,因为她本来就不看好我的策划,之后又加入了些特殊的感情銫彩,于是会议上的情绪就变得无比偏激了起来。

    这样看来,就什么都说通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