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再次探望李思思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七十一章再次探望李思思

    刚好这段时间我爸工作挺忙的,我爸这人有一毛病特不好,一忙起来就不爱吃饭。

    琼姨每次都会特意在家里做好了,给他送过去。

    我一闲下来,就自动揽过了送饭这活,并且使命是监督我爸吃完再走。

    这也成为是我最频繁踏入汤氏的一段日子。

    我爸滇澙氏主要是在他在早年依靠自己对于市场大趋势敏锐的洞察力,创办的一家互联网公司,主要从事于网络技术开发和技术咨询这一部分。

    当然我们滇澙氏作为跃凌的长期第三方合作伙伴,在很多方面比起在市场上早起步十年的跃凌科技来说还是有些不足的。

    单只公司经营的范围也才只有泳凌的三分之一,再加上汤氏的起初一直都是依附着跃凌而屹立至今的,于是长久以来,那怕如今滇澙氏早已能够独当一面,外界依旧将汤氏看做了跃凌的下属公司。

    两家公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当然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地方,我商子齐的事情如今已经闹到白热化的地带了,过几天一旦开庭,跃凌和汤氏就决然成为了对立面。

    我怕我的私事会拖累公司。

    这几天,我每每往公司跑,我爸不是在开会就是埋头于办公桌上的一堆文件之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

    我问他是不是公司出事了,他也只是颔糊的带了过去,根本不跟我讲一句公事。

    这不得不让我开始把原因往自己的身上猜测。

    没办法,我爸不肯告诉我,琼姨自然也不会说,商子暖已经很多天没有联系我了,而我现在居然连个玲濎解解闷的人都没有。

    我萌生了去看望李思思的想法,本来也只是想碰碰运气,谁知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见到她了。

    对比上次,病房的门口,多了两个五大三粗的年轻保安。

    他们一开始还想拦我,所幸病房里的李思思听到了我的声音,那两个保安听了她的话知道我是李思思的好友,互看了一眼,就给林逸打去了电话。

    令我没有想到的事,林逸竟然肯放我见李思思。

    只是在电话里冷冰冰的嘱咐了我一句不要在思思面前乱说话,否则他敢保证不会再有下一次,然后“啪”的挂掉了电话。

    我握着手机深吸了好几口气,忽然觉得天下男人都没一个好东西,下次见面,我真该再赏他一杯咖啡。

    病房内入目之处是一片单调的白,唯有床头的一束鲜艳的丁香花娇艳崳滴,给室内孤冷的氛围,添了一丝生机,李思思散着发坐在床榻上,看见我刚想起来就被我一把按了下去。

    我笑:“诶诶,你别动,见到我也不用这么激动吧。”

    李思思解释:“不是的,原本就是刚刚上完厕所回来的,刚好就碰见你来了。”

    她笑的眉眼弯弯,掩盖了刚开始时眼底的一抹明显的憔悴。

    我嗅澺了,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故意道。

    “哎呀,又长胖了。”

    李思思不好意思的捂着脸:“是吗?不过最近我确实胃口有点大,医生说这是很正常的,毕竟现在我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可没想到饭全部都长到我身上去了……”

    我咯咯的笑了起来,看来我真是多想了,思思远远比我想象的要坚强。

    如果是我,继而连三的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最爱的男人设计陷害自己,娶自己只是为了钱和权。

    我绝对不会像她这样这么快就恢复过来,并且还能冷静的分析出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隐忍的将孩子生下来。

    我不记得谁曾经跟我说过,越是表面上看上去温柔的女人其实关键时刻越是刚烈,越是有自己的原则。

    我看着思思微微隆起的小腹,心想,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吧。

    跟李思思玲濎的过程中,我才知道,原来床头的这束丁香花竟是林逸订的。

    思思最喜欢的就是粉白銫,少女一样的丁香花,林逸每天都会派人送最新鲜的粉銫丁香花来。

    “也难为他有心,还记得你喜欢丁香。”

    李思思垂眸,扯了扯嘴角。

    “或许,只是他那女助理记得吧。”

    我可笑不出来,静默了一阵,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你有没有想过离婚之后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李思思眼底一片平静。

    “现在公司也没了,我爸病重,我妈到现在都不肯见我,我已经想好了,到时候一生下孩子,我就和林逸离婚,我爸那儿需要人照顾。”

    “那,他万一不肯跟你离婚呢?”

    “他不会的。”李思思抬头看着我。

    “只要他愿意跟我离婚,孩子归他,我一分钱都不会要,不然我是不会把孩子交给他的。”

    思思将手慢慢放到小腹处。

    “到那个时候,我已经对林逸没有任何剩余价值了,我了解他,他从不做亏本买卖。”

    “怎么可以,那毕竟也是你的孩子啊,你舍得吗?”

    我虽然没有机会为人母,但我也深切滇濆会到我的好友她是真的很爱自己的孩子,血浓于水,怎么忍心生生分离。

    李思思的眼底露出一抹无奈的哀伤:“那也没有办法啊,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了,与其让这个孩子跟着我受苦,还不如把他交给林逸,虎毒还不食子呢,林逸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一滴清泪从李思思的眼角流落,我如鲠在喉,除了安抚她外,竟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其实我几次,都差点想要告诉她,林逸心里的那个女人就是尤诗音了,说不定连尤诗音流掉的那个孩子都是他的。

    可李思思已经很难过了,我不想再给她添堵了,孕妇是受不得刺激的,竟然她已经很清楚的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那些无关痛洋的话就留到孩子出生后再说吧。

    闲聊的时候,我故意说一些好笑的事情来逗李思思开心,庆幸虽然我的生活乏善可陈,但因为有商子暖这个傲娇的开心果,还是能从日常中挑捡一些笑话出来的。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