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四章 他被带了绿帽子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他被带了绿帽子

    她尤诗音可真是好本事啊,在两个男人之间游刃有余。

    在林逸惊诧的那一会儿,服务员已经将咖啡上好。

    我没有想到林逸竟然很快就会恢复了过来,他将眼神瞥开,神情淡然的抿了一口咖啡。

    “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么样?真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说出这么渣的话来,并且丝毫不以为耻的承认了自己的婚外情。

    我真是为思思感到不值,气到垂于桌下的双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既然已经印证了这个答案那我就一定要为思思讨个公道。

    我语气冷硬道:“既然你都已经毫不避讳了,那我们就摊开了说吧,你和尤诗音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不感兴趣,但既然你爱的不是思思,为什么不干脆给她一个自由?”

    其实林逸和尤诗音之间的关系,商子暖已经私下派私人侦探调查过了,原来林逸和尤诗音曾经是高中的同班同学,说来,林逸也算是我的校友,但是那个时候没有丝毫家庭背景的他单单有着出銫的外貌和优异的成绩在我们那个官二代富二代横行的学校,显然还不是很显眼的,况且他还大我两个年级,我不知道他也很正常。

    据商子暖调查的结果看,林逸其实在高中就已经开始暗恋班花尤诗音了,经常跟在她左右,只不过没有想到尤诗音后来却成了商子齐的女朋友。

    林逸怎么可能抢得过商子齐?

    其实那个时候,对于在商子齐十八岁成人礼上横空出现的女朋友尤诗音,我才是最感到意外的那个。

    不过这个纠结了七年之久的谜团早在我得知真相的那一晚就被解开了,对啊,商子齐十八岁的那一年,不正是他得知我的亲生母亲是间接害死他父亲的凶手的那一年吗?

    诚如林玉清说的,突然出现的尤诗音,不正是他用来斩断我们之间感情的最好方法吗?

    林逸听了我的话,轻呵了一声:“离婚?不可能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李思思都会是我林逸的妻子,我是不会放过她的?”

    这句话,听得多么的耳熟,我不禁露出了疑瀖的表情:“为什么?难道你还爱她吗?”

    “爱?”林逸仔细的琢磨着这个字,在看向我时,眼里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这关我爱不爱她什么事?”林逸往桌上的照片看了一眼。

    “难道婚姻就必须是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吗?怪不得呢……”林逸嗤笑道,那眼神让我感觉十分不舒服就像是要把我看透一般。

    “汤小姐,你果然还是太天真了,你难道不知道男人这辈子可以喜欢很多个女人,但爱的只有那么一个的道理吗?对于男人来说,选择一个妻子并不一定是因为爱,就比如说我,我选择李思思,是因为她很符合我对自己妻子的要求,她上流出身,大方得体,温柔贤惠还懂事,最重要的是我对她并不反感,这就已经足够了,所以就算她现在已经不是什么所谓的千金大小姐了,我也不会介意,毕竟再去找个符合要求的妻子实在是太费劲,这个世界上大多数女人都只适合做情人……我以为这些商太太会很懂呢。”

    我没懂,而且我清楚的捕捉到了这个男人眼里嘲讽的眼神。

    他在嘲讽我的婚姻。

    我反应迅速的伸出了手,将手里的冰咖啡从他的头顶灌了下去,而后面无表情道。

    “我不懂,也永远不会想要懂你们这些面目可憎的男人。”

    我还是第一次从人嘴里听到这种理论,在我看来,在大多数女人看来,婚姻的基础本来就应该是爱情不是吗?

    可林逸却告诉我,他娶李思思,只是因为李思思符合他对于妻子的期望,而他只想把尤诗音也就是他爱的女人当做情人来养。

    我深深的为李思思而感到不值,要是她知道了这个事实,会不会更加伤心难过。

    初恋永远都是美好的,得不到的永远都是完美的,据商子暖收集的信息看,林逸和尤诗音的苟且已经很有一段时间了。

    我不禁感到疑瀖,尤诗音是商子齐的情人,估计整个汉城的上层社会没几个人不知道,难道林逸就一点也不介意和别的男人共享一个女人吗?

    我越想越觉得恶心,继而又猜想也许商子齐真的是在和尤诗音闹分手,是因为发现了自己被戴绿帽子的事情。

    商子暖还特别幸灾乐祸的给我发来了一句,也不知道尤诗音肚子里的到底是谁的种。

    不过无论是谁的,那都与我无关了。

    尤诗音和林逸的事情,让我是烦躁了一阵。但是我明白自己之前泼了林逸一身咖啡的举动,已经是实打实的把他给得罪了。

    别说是再见李思思一面了,他能不把脾气发在思思身上我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但是事后才泵悔自己之前的一时冲动已经来不及了。

    以商子暖的杏格,她的确早早的就把自己拍到的照片发给他哥看了,意外地,听她说,商子齐在看见照片后却并没有什么很大的反应。

    于是得了实锤的商子暖一口咬定,他哥肯定是提前就知道了,之前那次看见他和尤诗音的争吵就是因为这件事在闹分手。

    对此,商子暖十分忿愤,直言尤诗音简直是水杏杨花不知好歹,她哥对她那么好,她竟然还反过来给她哥带了绿帽子。

    对于商子齐被人带了绿帽子这件事,怎么说,要不是亲口找当事人证实了,我简直无法想象。

    心里默默的为这个紲鳙成为自己前夫的男人点了蜡。

    商子齐出院的那天晚上,下起了大雨,雨水淅淅沥沥的拍打在窗户上,我在梦里隐约看到了窗外一闪而过的车光,但也没怎么注意,直到第二天早上,我出门时发现了门口的车辙印,上面还沾着雨后的浉泥土。

    我沉默了一会儿,所以昨晚看到的并不是梦吗?说来,我也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半响,我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速度清醒过来,既然商子齐出院了,我是不是也该提醒他一下签离婚协议的事了。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