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积劳成疾 忧郁伤胃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五十九章积劳成疾忧郁伤胃

    商子暖显然也注意到了俞承稷,她的眼神在我们之间来回转悠,最后落在我脸上,嘴巴张了张,半天却只憋出一句:“你怎么回事啊?走路都不会好好走,你是想再进一次医院吗啊!?”

    商子暖看着我没有反驳她,反而看着她忽然就笑了起来,脸慢慢红了起来,她有些结巴。

    “你、你傻笑什么呀你?也没摔坏脑子啊……”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一旁的俞承稷已经蹲下来帮我捡东西,我也连忙顿了下来“我来吧……”手却一不小心覆上了他的指尖,连忙像触电一般拿开。

    这一瞬间,气氛仿佛尴尬到凝固。

    同一时刻,我仿佛看见俞承稷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他将最后的一支笔放进我的箱子里,意外地却问了我人事部主管一样的问题。

    “下个月的公司周年庆,你……来吗?”

    我正哑然着,一旁意外沉默的商子暖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连忙点头:“她去的!Jay。”

    这什么情况?我回头看向商子暖,她正用一种怎么说无比坚毅却又难得带着一丝祈求的目光向我使眼銫。

    旁人我拒绝了也就算了,可现在连他们俩都主动邀请了……再不答应也太不给面子了。

    我在心里无奈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笑着答应了。

    见状,商子暖的脸上终于是拨开云雾见月明,俞承稷也笑着说:“那就太好不过了,毕竟是你一手策划的,你能来就是最好不过的了。”

    他顿了一下,看着我手里的东西:“这么多东西,你叫车了吗?要不要我……”

    “不用了。”我连忙打断:“我爸待会儿会顺路罍饔我的……”

    俞承稷的眼里仿佛闪过一抹黯然:“那好……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好的,再见,Jay……”

    “再见……”俞承稷的喉头哽咽了一下,转身离开。

    一旁的商子暖则一直目送着他的背影离开,我然就觉得很怀念,以前我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不也是像她这样子,在心上人的面前永远都不敢多看他一眼,反而他一挪开自己的眼睛,就会花痴的盯着他的身影不放。

    我笑着摇了摇头,刚准备要无声的离开,身后的商子暖却忽然将我叫住。

    “汤宝!”

    我回头,从下往上看着她。

    “你是真的要跟我哥离婚,是吗?”

    “嗯”我点点头,这是没有余地的事实。

    商子暖听了眉头紧锁,她咬了咬下滣,表情异常的郑重道。

    “那……那你喜欢Jay吗?”

    我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怔了一下,她是看出了什么吗?但还是下意识的摇头。

    很认真的回答她:“我他真的只是朋友而已。”

    商子暖盯着我脸上的表情,像是在确认我说的是不是实话,半响,眉头舒展开,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我相信你。”

    我虽然并不觉得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就意味着我商子暖已经和好,但很明显这姑娘绝对是误会了什么,因为继一段时间没有联系后,商子暖又开启了疯狂给我发送消息的模式。

    而且势头明显比之前更猛,如果我不回答,她就会一直发一直发消息,直到深更半夜……

    也许是因为这次在公司和商子暖再次接触后,让我隐约觉得自己单方面仅因为商子暖是商家人就和她断绝来往的做法实在是太狭隘自私,我然觉得自己有些对不起她。

    毕竟在这件事中她自始至终都是无辜的,而且当初她也帮过我,在想通这一点后,我也开始敞开心扉渐渐的开始回复她。

    人和人之间的缘分不都是要顺其自然的吗?

    商子暖是那种很典型的活泼好动的女生,私底下在朋友圈发个什么日常都喜欢圈一下我,仿佛像是在照顾我的情绪一般,簢玲濎的内容,也都只是她日常中发生的好笑的事情,只言片语未曾提起过有关于商家的一丝一毫。

    其实我觉得,商子暖的身上虽然也有大部分千金小姐身上的骄纵脾气,但不知道到为什么放在她身上却平添了一股可爱的劲儿,其实这样招人疼的小女生确实挺很适合那种温柔又包容她的男人的,比如说俞承稷。

    这一天,我们约好一起出门买庆典上要穿的礼服,其实这样的礼服我商子暖每个人都有一橱柜,还都是只穿过一次崭新的那种,但没办法女人总不会嫌衣服多,反而总有理由花钱。

    但这一次,我明显感觉商子暖很不在状态,连试衣服的时候都提不起劲儿来。

    吃饭的时候,看着她一边咬着吸管一边眼巴巴的看着我,我终于憋不住了,放下了手中的刀叉,叹了口气。

    “你想说什么?说吧……”

    果然,商子暖确实是有事想告诉我。

    商子齐住院了。

    “胃穿孔,还做了手术现在正在医院躺着呢,我妈都快担心死了……”

    我慢慢拿起刀子,重新的分割起盘子里的牛排:“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前几天,出去和人应酬喝酒喝的,可怜啊,我哥送到医院去的时候,人疼的都不会说话了……”

    “不过我早就发现他这段时间很不对劲了,不是在公司加班就是在外面喝酒,好不容易回次家,常常都是一身的酒气,劝他他还骂人。”

    商子暖见我没有说话,继续补道:“医生说了,积劳成疾,忧郁伤胃,我哥他这是心病……”

    她嘴滣嗫嚅了一下:“汤宝,算我拜托你了,你能不能去看看我哥啊,我妈和爷爷都急死了,我怕再这样下去他迟早要出事的。”

    我握着刀叉的手紧了紧,半响扯了扯嘴角:“不还有尤诗音照顾他吗?我去算什么?”

    “这不一样!”商子暖拍桌,语气激动道:“这怎么能一样呢……你知道吗?我每次陪床的时候,都听见我哥连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呢!他为什么会生病因为谁而生病你还不明白吗……”

    心脏猛然的抽搐了一下,果然啊,我在心里暗骂它没用,怎么一听见商子齐的消息就开始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呢?

    难道我的心已经忘记了之前被这个男人肆意的玩弄在手心煣捏搓扁的过去了吗?

    商子暖的这段话,让我回到家洗完澡躺到床上后心情都一直很低落。

    我用枕头埋住自己的脸,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时间还不够而已,时间还不够让我彻底忘记那个男人。

    但我相信自己迟早都会忘记他。

    我爱了他十年,也许还需要十年,亦或者二十年我才能彻底将他忘记,但我等得起,我会等到那一天的,我告诉自己。

    商子暖见我没有说话,继续补道:“医生说了,积劳成疾,忧郁伤胃,我哥他这是心病……”

    她嘴滣嗫嚅了一下:“汤宝啊,算我拜托你了,你能不能去看看我哥啊,我妈和爷爷都急死了,我怕再这样下去迟早要出事的。”

    我握着刀叉的手紧了紧,半响扯了扯嘴角:“不还有尤诗音照顾他吗?我去算什么?”

    “这不一样!”商子暖拍桌,语气激动道:“这怎么能一样呢……你知道吗?我每次陪床的时候,都听见我哥连做梦都在喊你的名字呢!他为什么会生病因为谁而生病你还不明白吗……”

    心脏猛然的抽搐了一下,果然啊,我在心里暗骂它没用,怎么一听见商子齐的消息就开始又控制不住自己了呢?

    难道我的心已经忘记了之前被这个男人肆意的玩弄在手心煣捏搓扁的过去了吗?

    商子暖的这段话,让我回到家洗完澡躺到床上后心情都一直很低落。

    我用枕头埋住自己的脸,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时间还不够而已,时间还不够让我彻底忘记那个男人。

    但我相信自己迟早都会忘记他。

    我爱了他十年,也许还需要十年,亦或者二十年我才能彻底将他忘记,但我等得起,我会等到那一天的,我告诉自己。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