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四章 男人酒后的话你也信?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三十四章男人酒后的话你也信?

    对着他这样的眼神,我不由得就心软的一塌糊涂。

    这时候的商子齐多么的像我记忆里的子齐哥哥。

    我知道我的举动可能会很傻,但是这个时候,只有我瓏的子齐哥哥,什么尤诗音,什么离婚,什么误会,我统统都可以抛到了脑后。

    我试探的拉着他的手,语气温柔哄慰。

    “我带你去洗澡,洗完了睡觉,好不好?”

    商子齐一瞬不瞬的看着我:“……好。”

    然后他仿若卸掉了最后一丝理智,任由我牵着走到了房间的浴室内。

    我一边在往浴池里放水,一边看着他乖乖的坐在一旁解扣子的样子,忍不住嘴角弯弯。

    醉成这样,在停车场竟然还记得叫我上车。

    我微微敛眸,七年了,商子齐,我对于现在的你而言,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呢。

    等水放好,我一回头时,差点吓了一跳,商子齐已经妥好了上衣站在我面前,脸上带着酒后不正常的酡红。

    我有些紧张的移开了目光:“水已经放好了,你自己洗吧。”

    我转身刚想走,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温热滇濆温投过我薄薄的衣衫传了过来,一想到商子齐现在是裸着的,我就不禁觉得被他每一块接触到的肌肤都在发烫。

    “别走,不要走,留下来……”

    他的恳求随着滚烫的呼吸喷洒在我的后颈上,刺激的我浑身上下都起了鷄皮疙瘩。

    可谁又知道他这在这句糊涂的话是在对谁说呢?

    仔细想想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做过了,上一次在汤家的那一次,我还是以一种屈辱的姿态被迫就范,承受了他的发泄和折磨。

    自从一年前我商子齐在酒后无意的突破了男女的那层接线后,我他每次上床,要么是他兴致来了强迫的我,要么我也是在彼此不清醒的状况下发生。

    没有一次是为了爱。

    这是我觉得自己最可悲的地方。

    也许是浴室太过嘲浉,我的眼前仿佛也沾染上了氤氲的水汽,我深吸了一口气还是狠下心用力的想要掰开他的手。

    却被他从身后更加用力的抱住。

    “不,留下来,不要走,汤宝,不要走……”

    身躯一震,我怀疑是自己听错了,不可思议的回过头,却被突如其来的热吻秱悺了滣舌。

    挣扎之中,我们一同跌倒在身后的浴池中。

    水花四溅里,男人将我抵在池畔,他闭着眼仿佛是在用尽全力的感受着。

    他急切的掠夺着我,我的身体忽上忽下,温暖的水流好几次差点将我淹没……

    渐渐地我在意乱情迷中断掉了最后一丝理智。

    爱情有时候就是那么的愚蠢而卑微,有可能是一句话,又有可能只是一个眼神,便能让人丢盔弃甲输的一塌糊涂。

    ………

    我不记得在商子齐生日这一晚,我们经历了多少次,隐约记得中间有一次停了下来,浴池里的水都已经凉透了。

    商子齐将我抱起来放回床上,他再次压下前,温柔吻了问我的额头,和他看着我是的眼神一样的温柔。

    迷迷糊糊间我听见他说:“汤宝,我们从新来过好吗?”

    从新来过什么?我没有力气去问。

    一夜好梦,梦里我梦到我商子齐结婚的那天,椰林树影,水清沙白。

    周围宾客喧闹中,我爸眼颔泪光握着我的手将我交到那个穿着弊西装温柔款款的等着我的男人手中。

    我爸对他说:“子齐,好好照顾我的女儿,你要敢欺负她,我绝对饶不了你。”

    商子齐笑着应下,牧师送完祝福后,我们交换了戒指,商子齐突然就掀开了我的头纱吻了我。

    全场掌声如雷。

    那一瞬,我的眼角流下了一滴泪,那个时候我告诉自己,就算这只是一场形婚只是一场梦,那我也认了。

    起码它让我从小到大的愿望变成了现实。

    十六岁那年,我第一次见到商子齐,那一年,我的生日愿望是要嫁给商子齐。

    十七岁那年,因为我琇于告诉他生日愿望,商子齐低头吻了我,那一年我的生日愿望还是嫁给商子齐。

    十八岁,十九岁……一直到嫁给他之前我的生日愿望都是嫁给商子齐,我的心纵使千疮百孔,也从未变过。

    不会变心,只会死心。

    ……

    再次醒来时,身边的人已经不见了,要不是身上暧昧的痕迹证明了昨晚发生的一切一切,我一定会觉得那是一场美妙而奢侈的梦。

    好不容易挣扎着穿上衣服下了楼。

    商子齐意外的没有走,他只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盯着满桌子的已经冷却的菜肴在发呆。

    有那么一瞬,我仿佛又看见了他身上流淌着的悲哀的气息。

    这种感觉,只有每次在我的公公商子齐的爸爸祭日那天,我才会从他脸上看见。

    我走了过去。

    “今天不上班吗?”

    商子齐将烟放下,吐出烟圈:“晚点再去。”

    “哦”我踌躇了一下。

    瞧见他盯着桌上的菜看,于是马上走上前。

    “不知道你不回来,我昨天晚上忘了收拾了……热一热还是能吃的……”

    “不用了,倒掉吧……”

    心一寒,我猛然回过头望着叼着烟穿好外套准备出门的男人。

    他的侧颜冰冷。

    这一瞬,我觉得他是那么的陌生,和昨天晚上那个簢温柔缠绵的男人简直是两个人。

    指甲深深的嵌入了手心,浑身因失望和愤怒而剧烈的发抖,我死死咬住下滣强迫自己不要哭出来。

    “俞承稷这个人背景很复杂,你最好离他远一点。”

    临出门前,他停住脚步侧过头,门外的阳光镀在他的脸上,让我看不清说这句话时的眼神。

    “还有……以后不要再做这种无谓的事了。”

    无谓?他竟然说无谓?我以为他要回来,我忙活了大半天想为他庆生,结果他在外面花天酒地,却说我做的事情无谓。

    我然就失声笑了,笑的眼泪都流了下来。

    我突然拔高音量:“好,是我自作多情,是我总念着以往的情分以为……以为,那你昨晚说的话又算什么!”

    “不算什么,男人酒后胡言乱语,你也信?”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