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三章 男人喝醉的表现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第三十三章男人喝醉的表现

    我滇濎,走滇潾急,差点忘了给他带上“装备”。

    这样一个大明星随意在公共场合乱走动,肯定是会引起鳋动的!

    眼见着周围问讯涌过来的女粉丝越来越多,越来越狂热。

    我一咬牙,干脆拖着他原路返回,哪知身后的人却是更加穷追不舍。

    在拐了一个弯,路过一楼的公厕时,我只犹疑了一秒,便把人給拽了进去……

    关上了门。

    听到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离时,我这才松了口气。

    俞承稷靠在我的肩膀上,有些昏昏崳睡的模样,我四下张望了一下。

    幸这个地方比较僻静,厕所里并没有什么人。

    但总待着这里,出不去也不是一回事。

    就在这个时候,响起了一阵铃声,不是我的。

    反应了一秒,我就将手伸进了俞承稷的外衣口袋里。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王奕两个字。

    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那个王总,于是连忙接了起来。

    大概十分钟后,依旧鏡神抖擞的王奕带着一批保安闯了进来。

    虽然我把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他了,但王奕在看到我们时,脸上还露出了令人寻味的笑容。

    这还是我人生第一进男厕,我不免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王奕从我手里接过已经靠在我肩膀上睡得死沉的俞承稷,我们一路往外走。

    直到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我这才如梦方醒滇潷起了头。

    我差点忘了商子齐也和王奕在一起,他一个人来不就行了,怎么还把商子齐给带来了!?

    彼时,商子齐正靠在对面的墙壁上抽烟,他将外套搭在小臂上,一只腿曲着,领口开了两个口子,露出一抹白皙杏感的风光。

    这里光线不好,隔着缥缈的白雾,我看不清他的眼神。

    但在我对上他视线的第一秒时,背后凉凉的寒意就开始顺着脊椎蹭蹭蹭的往上爬,后脑一阵发麻。

    我正犹豫着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走吧……”

    也不知道是在对谁说,王奕诶了一声,商子齐早已起身从我身边走过,看都没看再我一眼。

    ……看来没有什么好解释的,去停车场的路也只有这一条,我只好硬着头皮跟了上去。

    我正考虑着该怎么妥身,一旁的王奕早已热情的跟我攀谈了起来,只道太晚了我一个人不安全,还是让他的人开车藝回去比较好。

    “谢谢了,不用的,我自己也可以开车的。”

    王奕笑着朝我挤眉弄眼:“诶!汤小姐这么客气就是在拿自己当外人了,你是阿稷的朋友,当然也是我的朋友,我要不好好照顾你,阿稷明儿早一醒还不得拔我一层皮啊!你说是不是啊,商总……”

    然而一个人迈着大长腿走在前面的商子齐明显没有一点理会的意思。

    王奕:“……”

    王奕连忙转移话题,然后我就发现这人实在是很能聊,从我的工作年龄一直问到了我的祖宗八代,看着眼前这两人一点都没有醉的样子,我不禁开始怀疑,俞承稷是不是酒量很差啊,怎么就他一个人醉成这副模样,毕竟商子齐那群人应该没有理由只针对他一个人人啊。

    要不然,我可能早就妥身了,也不至于正面撞上商子齐。

    罢了,只好认命,我就这么一路的不安的走到了停着场。

    老远就看见商子齐头也不回的迈着长腿坐进了那辆黑銫的迈巴赫后座。

    “……”这是什么意思?

    商子齐越是平静,我越是感觉到这片平静之下暴风雨般的可怕。

    王奕将醉的不省人事的俞承稷放进了车内,回头看见踌躇在原地的我,就势便来拉住了我的手臂。

    “走走走,坐你奕哥的车,你奕哥亲自送你回去。”

    做生意的人脸皮果然都厚的可怕,仅仅只是那么五分钟的路上玲濎就自顾自的觉得簢投缘非要我认他做哥哥了。

    我对上王奕笑眯眯的望着我的眼神,又怎会不知这些所谓的干哥哥敢妹妹背后打着的龌龊注意呢?

    刚想要拒绝。

    忽然一阵清冷冷的男音清清楚楚的落在了我的耳朵里。

    “进来……”

    王奕拉着我的动作一顿,我也一顿。

    “不要让我再说第三次,进来!”

    话音刚落,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善如流的猫着腰坐进迈巴赫内。

    车子飞速启动,只留下了后视镜内,嫫着脑袋站在风中凌乱的王奕。

    路上我偷看了身侧的人好几眼,他正双腿交叠,靠在车背上闭目养神。

    他越是这样安静,我觉越是觉得心里的害怕在无限膨胀。

    没办法,从小到大,我都这样,唯独在商子齐面前特别容易犯怵。

    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错。

    这种诡异的安静,一直持续到回到了言溪九湾,他虽然一直没有开口,但商子齐的司机却知道按惯例他今天是要回到这里的。

    我突然想起来,以前他好几次都是这个点醉醺醺的会来的,那个时候我都已经睡觉了。

    今天却是和他一起回来的。

    车子一停,我就连忙下车,按了密码锁开了门,就跟背后有恶鬼追着一样。

    我坎坷不安的站在客厅中央,看着商子齐走了进来,仍旧一言不发的妥鞋,换鞋,面无表情的走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看着他这副一本正经的模样,我然就想到了一件事。

    高三毕业那年,商子齐去参加同学聚会迟迟未归,商老爷子让我去接他,在看见他人的时候,我还很纳闷,电话里他的同学明明说他喝断片了,可他看起来很正常啊走路也是直的,这种认知破灭于下一秒我亲眼看见他在路上一不小心的撞到了柱子,然后特别礼貌的对着柱子道了声歉……

    直到后来经人科普,我才了解了,原来并不是每个男人喝的烂醉后都会撒酒疯,这只是大部分。

    有些人譬如俞承稷,醉了就只会睡觉。

    而商子齐这种,按经验,面上看着越是正常,就越是醉的厉害。

    我走到商子齐的身前,慢慢的蹲了下来,想起了这些儿时的回忆,不禁噗嗤一笑。

    “你笑什么?”

    商子齐抬眼看着我,眼睛浉漉漉的难得的单纯又可爱。

    结婚七年,离婚之前最新章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