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2435章 杀无赦

    王伦坐在驯服了的妖兽拉车的马车上面,马车行驶速度很快,车厢内有些颠簸,王伦刚刚掀开侧帘看过了,离着东边城门也就一两千米远了,能够看到那道青色的大城门。

    这时候,传讯玉简震动,王伦立即拿起来放到耳边,“周龙头,可是有消息了?”

    和周猿的联系一直保持着,就是为了及时收到消息,不耽误时间。

    “王道友,刚刚有一人从风龙客栈的一间上好客房中离开了客栈,他和掌柜结账过后,在客栈外面拦了一辆豪华马车,现在正朝南城门的方向移动!”

    周猿言简意赅。

    “好,你我保持联系,有新情况再告知我。”

    那头终于有发现了。刚好是在拍卖会刚刚结束,就有人从上好的客房退房离开,哪怕这两者没有联系,那个人也是他的追查重点。

    毕竟现在他没办法从奇珍阁的四名元婴修士手上抢走黑色锦盒,不追查周猿报告的这条线索,那就没其他线索可追,只能是放弃。

    “麻烦停车!”

    王伦边说,边掀开侧帘,人从窗户中跳出来,落到了地上。等马车一停,王伦随手给了对方一锭金子,快步而去。

    车夫拿着金子,有些发愣,这离城门还有一段距离呢,那位客人就不坐车了?还给了这么多金子?旋即车夫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就这么一愣神的工夫,观望前方,已经找不到那名客人了。

    不过拉车两月三月,也很难碰到出手这么阔绰的客人,车夫迅速将这锭金子收入怀中

    短短一千来米而已,王伦飞快来到了东边城门,一出城门,可就没有了不得在城内飞行的规矩了,王伦甚至没有另外寻觅隐蔽的角落,直接就在城门外面宽阔的路上施展法力,身形迅速飞掠,速度比普通妖兽狂奔时还要快。

    王伦飞掠的方向,是飞龙城的南门。

    之前他选择从距离飞龙拍卖行最近的东门离开,就是要以正常且最快的速度出城,出城了后便可以不受约束随意飞行,能快速赶到四扇城门中的任何一扇。只不过周猿那边的消息来得很快,他还没有抵达东门就收到消息,所以最后的一千来米,他才弃用马车,改为自己快速移动。

    飞掠了几千米了,附近没有什么人,王伦又直接飞冲进云层中,很快就来到了南门上空,俯冲下来落地,快速从南门进去。

    整个时间很短,也是为了避免意外情况出现而导致自己无法跟上。王伦立即联系周猿,得知灰道势力的人还在远远跟着那辆马车,没有见到马车停下或者有人从马车下来。

    然而,这并不能让王伦放心,王伦没有站在南门原地等待那辆马车行驶过来。

    尽管灰道势力的人通过周猿,已经向他准确描述出了那辆马车的样子,他站在城门口分辨出去的马车,肯定不会区分错误。

    可万一马车内坐着的人悄然下车了呢?

    要知道,灰道势力追踪马车的人,只有两人,修为不高,还不敢跟踪的太近,很有可能车内之人有行动而追踪之人却毫无察觉。

    王伦在城门这儿拦了一辆马车,坐上去后,朝车夫指好了方向,直接出发。周猿那边向他报告了目标马车的实时位置,现在两辆马车正在对向行驶,距离在拉近。

    而王伦将车厢两侧的侧帘都卷了上去,自己留意着街道上的情况,并不仅仅是盯着路过马车的大小和样子,还盯着路过的行人。

    周猿那边发过来的消息,说从风龙大客栈退掉上好客房离开的人,只有一个,是个打扮像富商的中年男人,穿着打扮也显得富贵。虽说那人在离开客栈上了马车后,有充足时间可以改变容貌,再度现身时可能完全换了一副样子,但如果那人没有变换样子呢?

    王伦不想犯错,遗漏掉重要的发现。

    几分钟后,乘坐的马车变换了一次小的方向,来到了另外一条街上,王伦继续紧盯前方和两侧的动静,手上握着那块传讯玉简。

    周猿那边没有关于其他的人从客栈离开的消息传过来,所以这小段时间里,王伦不用进行什么抉择,只盯一个可疑人物就行。

    马车继续行驶了一大段距离后,突然之间,王伦远远看到对向街上面,一辆车厢表面被涂抹成鎏金颜色的马车,稳稳地行驶了过来!

    比对了半秒钟,马车的大小、大概的外表样子,就直接匹配上了!

    “麻烦在前面那个岔口拐入右边的街道。”王伦收回视线,不显露任何异样,坐在车厢中,朝着车厢正前方的小窗口向车夫喊道。

    “好嘞,客官!”车夫爽快喊道。

    很快,两辆马车交错而过,王伦乘坐的马车很正常地继续朝前行驶,又前进了大概四百米,来到了一个岔路口,在车夫甩动的缰绳控制下,马车直接右拐,进入了另外一条街道。

    “麻烦停车。”马车刚刚来到新

    的街上面,王伦确定目标马车内的人即便回过头观望也看不到自己的马车,马上朝车夫喊道。

    下车,送出一锭金子,转身快步往前走,王伦的动作一气呵成。待重新从岔路口出来后,王伦新拦了一辆马车,迅速跟上。

    目标马车的行驶速度并不快,是城内豪华马车的正常行驶速度。王伦拦下的马车其实要寒酸了不少,可加了钱后,车夫还是让马车的速度加快了不少,只是颠簸程度加剧了很多而已。

    如果靠自己步行着去追踪,正常人的步行速度肯定赶不上目标马车的速度,那么做就容易暴露了,王伦坐在新马车上,一眼就望见了几百米远前方的目标马车。

    而在之前马车交错而过的时刻,王伦恰好看到目标马车内坐着有人,那人没有探出头,王伦只是透过对方马车的车厢窗口,瞥见里面坐着一个人而已,人影模糊,只能确定是活人,无法看清楚长相。

    想来,从那人在客栈门口上车,到现在,目标马车的车厢乘客,不可能换人。因为灰道势力有两人一直在追踪。

    以那两人的实力,的确有可能在目标人物偷偷离开了车厢也发现不了,但目标人物如果离开了车厢,马车重新载客,总是要再停下来上客才行,那两人哪怕是练气境的实力,也会看到新乘客上车。

    既然周猿那边没有传回和此有关的消息,说明目标马车中途有新客人上车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周龙头,我在盯那辆马车,可以让灰道势力的人先歇歇了。”王伦坐上马车后,马上和周猿说道。

    “好的。这边如果有新动静,会及时和王道友联系。”那头,周猿的声音传了过来。

    王伦自己盯着目标马车就行了,非常没必要让灰道势力的人再参与进来,免得追踪的人数过多,暴露的风险增大。

    目标马车的速度几乎是匀速,豪华马车的一大好处就是这个,此刻倒是方便了王伦,王伦也没让车夫跟踪,只是吊在后方大概两百米远的地方,保持着差不多的速度。

    王伦的眼睛,紧紧盯着目标马车和四周,对方一有动静,他能确保立即发现。

    大概五分钟后,目标马车拐入了另外一条街道,又行驶了一段时间后,已经离南门很近。

    王伦跟在后面,脑袋稍稍从车窗中探出,也瞥见了南边城门,便朝车夫说道:“待会儿到南门时,不要出城,就在城门前停下即可。”

    看样子目标马车上的客人是不会中途下来了,王伦得早做准备,乘坐的马车不能出城。毕竟一旦出城,又马上停下来,举动也太奇怪了,容易招致怀疑。

    马车行驶了一会儿后,离城门只剩下不到两百米,而目标马车此刻刚好在城门前停了,一道人影从车厢下来,以正常的步行速度开始出城。

    王伦忍住立即追上去一探究竟的冲动,让马车以正常速度抵达城门口,付过车钱后同样步行走出了南门。

    装扮成行人,和其他人一起出了城,王伦在外面一眼就锁定了目标:一个身穿绸缎富贵衣服的中年男子,像是一名富商。

    和最初从周猿那儿听到的关于目标人物的长相的描述相同,所以对方这一路上并没有改变容貌。

    王伦不禁讶异:是自己盯的人本来就和奇珍阁修士无关,对方从头到尾的举动都十分正常,并非自己要找的目标,还是对方自认为不可能被人盯上,因而才连容貌都懒得更换?

    两种可能性,肯定都存在。

    好在此刻也不需要王伦做出取舍。

    因为王伦不需要盯其他的人,或者说,手上没有掌握其他线索,只有现在这条线索,哪怕不能判断对方是目标人物,也只有硬着头皮去尝试。

    这中年富商出了城,没有仆人跟随,自己也没有再乘坐马车,直接朝城外荒僻的地方步行,这倒是看着像不正常的举动,王伦觉得对方的身份应该有些敏感,希望对方就是自己要找的人。

    没有跟的太紧,王伦就在城门外面停留,目送这人走远,这才循着对方的足迹跟上去,没过多久,王伦就看到一道人影飞速冲到了空中,化为一个黑点消失在云层中。

    “太好了!这人果然是元婴修士假扮的!”

    最起码王伦确定了这中年富商是元婴修士。现在无非就是要确认对方是奇珍阁的修士,身上携带了真的破空神石。

    这一点要确认很难,无法通过正常的手段比如询问来确认,对方肯定不会是他问就回答。

    王伦先追赶了上去,进入云层中,动用神识悄然感知着对方的位置,一路跟随。让王伦也有些没想到的是,对方很自信,一直在飞行,没有中途停下来警戒,或者是使用神识大范围地扫视周围。

    王伦得以悄悄地跟上,大概飞行了一千里,发现对方终于从云层里飞出来,王伦于是悬停着不动,肉眼目视对方俯冲进入了下方的山林。

    下方俯冲的地方

    ,和周围大体一致的山林相比,有一点特殊之处,这处地方是一座野山塘。对方的身形就消失在山塘附近。

    王伦立即猜到,如果对方真是奇珍阁修士,那应该就是要在这儿等待同伴了。毕竟奇珍阁还有四名元婴修士在飞龙拍卖行,肯定会晚到。

    而他的机会,就只有从现在开始,到那四人赶到之前,这一段时间里,才会具备!

    等那四人赶到了,和对方汇合到了一起,他就是穷尽一切手段,也休想得到破空神石。

    “必须迅速想出办法抓住机会了,否则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得到破空神石。”

    王伦着急,但还能保持头脑的清醒,当即快速思索起来。

    下方山塘附近的那人,能御空飞行,首先就是元婴修士无疑。其次对方应该会是元婴中期修士,几乎不可能是元婴初期修士,毕竟奇珍阁不会将真品破空神石交给一名元婴境初期实力的人去处理。

    所以自己直接朝对方下手,抢走破空神石的几率很低,得创造机会才行。

    王伦转动脑子,有了主意,身体在云层中退后了一些,旋即御空飞行俯冲,正大光明地俯冲朝山塘降落。

    还没等落地,王伦就感觉到一道神识直接锁定住了自己,王伦立即开口,声音足以能让对方听到:“阁下可是奇珍阁的长老?”

    本来一道刀气已经激射过来,半路上突然改变方向飞射了出去,与此同时,一道人影现身,喊道:“你又是谁?”

    李忠发现一个陌生修士直接来到了汇合点这里!这人赤手空拳,修为在元婴境初期左右,面相陌生,自己完全不认识。

    若非对方是直接来的这儿,且开口就喊出了他的身份,李忠早已经催动法宝发出刀气进行攻击了。

    “阁下并不认识我,我受人所托特来转告对方一件事,飞龙拍卖行那边临时出了意外,阁下的四位同伴遭遇到了假买家和背后势力的攻击,暂时无法脱身,需要道友立即返回前去助阵。”王伦说完,施展御空飞行的本领,转身就一跃朝空中飞去,大有转告完事情急着回去的意思。

    李忠有些懵,不得不思索这陌生人说的话的真假。首先对方提到了飞龙拍卖行,提到了奇珍阁的四名元婴修士,也知道自己和那四个人的关系,所以对方应该知道奇珍阁是如何安排破空神石的拍卖的,那四个人持有赝品,他持有真品破空神石,对方应该知道这一点,但无论怎么说,这个秘密不会无缘无故地暴露,自己压根不相信自己会被敌人盯上,很可能是像对方说的那样,对方是从那四个同伴那儿得知秘密的。

    光考虑这一点,似乎对方不是自己的敌人,而是朋友。

    然而,那四个人如果遭到攻击,脱不开身,那为什么能够将秘密告诉对方,却没办法紧急联系自己,让自己返回去助阵?

    李忠迅速思索着。正因为无法瞬间判断出来这名陌生人是友是敌,他才要非常想要迅速分辨出真相。

    虽然有着相当多的注意力在防备这陌生人,但李忠还是没做到全力戒备。

    而王伦之前说完话马上转身就飞走的动作,也迷惑了李忠。

    当李忠突然感觉到识海遭到袭击时,识海内的意识在一瞬间出现了严重的眩晕。

    他想也没想,凭借着战斗本能迅速催动激活状态的法宝,在身体周围发出了一圈刀气用来御敌,同时神识力量也激烈反抗,在下一瞬间就能恢复清醒。

    王伦控制旋天矛朝后方激射,这一瞬间,神识攻击和旋天矛攻击都达到了最强,丝毫余力都没有留。

    在旋天矛即将洞穿对方脑袋的时候,对方的意识清醒了过来,身体极速闪躲,旋天矛洞穿刀气后,只来得及将对方的左边肩膀洞穿了一个血洞,没能做到让对方一击毙命。

    神识袭击则更是不能持续了,对方也是元婴中期的境界,有了防备,王伦的神识无法再偷袭,硬碰硬也影响不到对方。

    “你是王伦,竟然是你!”

    李忠咬牙切齿,狠狠质问出这句话,看样子像是要和王伦不死不休。然而下一瞬间,李忠直接朝一侧飞掠,转身就飞逃。

    王伦拥有的黑色长矛,是摆在台面上的圣器法宝,李忠作为奇珍阁的长老,自然知道这则信息,已经通过自己遭遇黑色长矛的攻击,受了很重的伤,分辨出对方就是王伦。所以李忠压根没有要和王伦厮杀的打算,只想快速逃离。

    “是我。”王伦冷冷应道,直接追赶了上去。

    刚才的偷袭,没有直接杀死对方,但也让对方遭遇到了重创。自己的战力本来就强过对方,此刻更是能够压制对方了,不需要犹犹豫豫,担心这担心那,直接追杀便是。

    王伦不知道对方在奇珍阁内的具体身份,但只要对方是奇珍阁的元婴修士,那就是他的敌人,完全可以杀无赦。

    更何况,不杀死对方,也没办法得到破空神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