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尾声 这是占有 (5000)

    第352章

    半个月后。

    关宅的大厅里,秦梓歆旅行带回来的礼物一一送给家人。“妈,苒苒,这是我给你们的礼物,浅浅,这些是你的,禹安,这是阿姨给你买的你最爱的卡卡龙”

    浅浅和禹安收到礼物很是开心,一会就跑开各自拆礼物去了。

    瞿苒苒小兴奋道,“原来除了孩子们,也有我们的礼物啊畛”

    秦梓歆笑道,“当然有,我给你们所有人都买了礼物。”

    瞿苒苒急急将怀里的小公主抱给身旁的关昊,开心地拆开礼物。

    “哇,是XXX牌最新出来的香水啊,只有于法国才买得到钫”

    秦梓歆点点头,“我凌天去法国玩了三天,看香水出来了,就帮你买了。”

    瞿苒苒伸手抱住秦梓歆,“谢谢姐。”

    关昊抱着小公主,轻晃哄着,宠溺地看着娇妻,“早知道一瓶香水就能让你这样开心,我该将这个品牌的香水全买回来。”

    瞿苒苒蹭到关昊身边,笑道,“亲爱的,有钱也不是什么都能办到的,就像这瓶香水,这个品牌只出了限量的几瓶,而且时间是定在上个星期售出,请问日理万机的关总,你平常有关注老婆喜爱的这些时尚资讯吗?”

    关昊一本正经回答,“老婆,我错了。”

    瞿苒苒被关昊严肃认错的样子逗笑,踮起脚尖在关昊的脸上亲了一下,“原谅你了。”

    众人笑了开来。

    关母倏地道,“小歆,你们坐了那么长时间的飞机,要不要回房休息一下?”

    秦梓歆扭头看向身旁轻拥着她的季凌天,温声道,“我不太累,你累吗?要不你先回房休息一下。”

    季凌天摇摇头,“我还有事要去公司处理。”

    “可你都没休息”虽是埋怨,却饱颔着对他的嗅澺。

    “我没事,我去去就回来。”季凌天在秦梓歆脸颊上亲了一下。

    秦梓歆轻点了下头,“去换身衣服吧!”

    “嗯。”

    秦梓歆一直看着季凌天的身影,直到有人在她的眼前挥了挥手,“还看,一分钟都舍不得分开呢?”

    瞿苒苒的调侃声让秦梓歆回过神,她窘迫涨红脸,“讨厌。”

    瞿苒苒伸手挽住了秦梓歆,“快点跟我说说,这次旅行,姐夫是不是给了你很多浪漫的惊喜啊?”

    秦梓歆红着脸,淡笑,“以后再跟你说。”

    “好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和姐夫这趟旅行感情增进不少。”

    “嗯。”

    “看到你和凌天和好如初,我也就放心了。”关母欣慰道。

    秦梓歆拉过关母的手,歉意道,“对不起,妈,之前我凌天让你担心了。”

    关母疼惜地拍了拍秦梓歆的手,“傻瓜,夫妻间哪有没有争执的,和好了就好,和好了就好。”

    秦梓歆浅浅地笑,“我想我凌天以后都会更珍惜彼此的。”

    关母点点头,“等过段时间凌天将公司搬来了纽约,我就让凌天补你一个婚礼,让你们之间没有遗憾。”

    “好。”

    宽敞的商务车内,凝聚着一股冷肃的气息。

    季凌天毫无表情的面容上看不出有丝毫情绪,却莫名地透着一股危险。

    这时候,手下陆冀带着任清乐来到了车前。

    任清乐紧紧凝睇着季凌天,很清楚他找上她的原由,眼底却没有一丝恐惧。

    “上车吧,任小姐。”陆冀清冷对任清乐道。

    任清乐上了车,坐在了季凌天身旁。

    任清乐低着头,缓声开口,“我知道你找上我是因为什么是,辜御臣和秦梓歆恩爱的照片是我命人偷-拍的,照片也是我自己匿名传给我自己的。”

    季凌天淡淡望着前方,看起来并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为什么要这么做?”

    任清乐悲伤看着季凌天,“因为秦梓歆她的确配不上你,尽管是我卑劣地拍了她和辜御臣的照片,但她和辜御臣发生关系却是不争的事实。”

    “你知道伤害她的后果吗?”季凌天的语气依旧轻淡,仿佛在述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任清乐黯淡的眼眸一瞬也不瞬地凝睇着季凌天俊肆的侧颜,“我知道会有什么后果,但我不会后悔。”

    “好,下车吧!”

    “你打算派人伤害我吗?”

    “不会。”

    “所以,你会给我生不如死的结局?”

    季凌天没有说话,薄滣冷抿成一条线。

    任清乐呆呆地望着季凌天俊逸的侧眼,突然痴痴一笑,“凌天,我不知道我究竟哪里比不上秦梓歆?”

    “你没有地方可以比得上。”

    季凌天残忍的言辞,如利剑般穿过任清乐的心脏,她抚着疼痛的哅口道,“我不是比不上她,我只是遇上你的时间比她晚。”

    季凌天依旧没有回应。

    眼泪从任清乐的眼角滑出,仿佛在极力遏止心头的伤痛,任清乐紧紧地咬住了滣瓣,直到许久以后她才又开口,“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如实回答我吗?”

    季凌天冷漠的神情依旧。

    “如果你和秦梓歆没有十几年前的那段相遇,在遇见我的时候,你会对我动心吗?”眼泪汹涌的自任清乐的眼眶中滑出,她期盼却又悲伤地望着他,祈求他能够给予她一个想要的答案。

    谁也没有想到,季凌天此刻会没有丝毫犹豫地冷淡逸出,“不会。”

    “不,我不相信”任清乐不断地摇首,失落的泪水颗颗飙离眼眶,“你在骗我你在骗我,我知道你是在乎我的,只是你对秦梓歆有一份责任”

    “说完了吗?”季凌天目光始终森冷地凝睇着前方,“下车。”

    “不”任清乐紧紧地握住季凌天的手臂,“你说你不在乎我是吗?好”任清乐抽了抽鼻子,以坚定的语气道,“没有你,我活在这个世上也没有什么意义这个星期六,我会在我的公寓里等你,如果超过十二点你还没有来,你放心,就当是我赎罪,我以后都不会再出现在你的世界,如果你来了,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我只需要知道你来了”

    最后任清乐慢慢地走下车,站在车外静静地凝睇着季凌天毫无表情的面容。

    车子最终在任清乐的面前毫不留情的疾驰而去

    车厢内,陆冀透过后视镜看了季凌天一眼,“季总,这个周六您会去吗?”

    “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话。”

    陆冀小小声道,“我只是觉得任小姐太执着了她让您周六去见她,只是为了一个答案,如果您没去,听她的意思,她可能会有极端的做法”

    季凌天薄滣紧抿,没有说话。

    “季总,其实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有派人查任小姐根据调查,任小姐她在生活和工作上绝对是个好女人,她并没有什么心计,她对夫人做出伤害的事,或许只是因为太爱季总您”

    “我还调查到,您和任小姐分手后,任小姐曾经打算离开纽约,但后来听说您为了寻找夫人一蹶不振,任小姐这才没有离开我想任小姐拍到的辜御臣跟夫人的照片,也并非是为了日后造成您和夫人的隔阂,她当时或许只是想要看看夫人的为人她也没有想到会拍到夫人和辜御臣在一起的照片,所以她的心智开始产生了变化,她想要让您知道这件事,但她同时又很矛盾,她知道您很爱夫人,如果她贸贸然去对您说这件事,您定然不会相信,还会认为是她在恶意挑拨,所以她一直都在暗暗算计夫人”

    “庆幸的是任小姐本杏善良,她并没有真正做出伤害夫人的事,她只是想要夫人能够知难而退,她没有想过夫人没有选择退却,还一次次跟您化解了信任危机,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任小姐才出此下策,将照片的事抖出,尽管她知道您会查到幕后的騲纵者是她可为了您,她无怨无悔。”

    陆冀长长的一段话,将任清乐的内心分析得很透彻。

    可陆冀岂会知道,任清乐是什么样的心思,季凌天又怎会不清楚?

    其实,早在任清乐“怀孕”事件爆发出来的时候,他就怀疑过幕后騲纵者就是任清乐。

    但他给了任清乐一次机会选择了信任。

    谁想到,照片事件再一次爆发

    而这一次,任清乐碰触到了他的底线。

    如果说之前没有做到最极致的冷漠,是因为曾经利用任清乐来刺激秦梓歆多少有些自私,那照片事件的爆发,就是任清乐在自取灭亡。

    “你帮她说这么多的话,我真要怀疑她是否收买了你。”言语中没有丝毫的动容,季凌天冷淡道。

    陆冀听完吓得浑身震颤,语调也变得唯唯诺诺,“季季总,您可千万别跟属下开这样的玩笑,属下只是就事论事。”

    “那就开你的车,别说话。”

    陆冀顿时噤声,不敢再多说一句。

    季凌天靠在椅背上,闭眼小憩。

    -

    秦梓歆哼着歌在房间里收拾旅行带回来的东西

    坐了长时间的飞机她本是疲累的,但她想等季凌天回来一起睡,她喜欢抱着他的手臂偎依着他睡。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秦梓歆正在叠衣服的动作,秦梓歆找来自己的手机,原本欢愉的脸庞在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串熟悉号码后而瞬间苍白。

    她原本不想接,但她清楚有些事情是她无法逃避的,她也必须跟那人说清楚,最后,她保持着平静按下了接听键。

    “喂”

    “梓歆。”辜御臣的声音明显较从前憔悴了许多。

    “你还打电话来干什么?”秦梓歆的语调不善。

    “谢谢你依然愿意接我的电话。”

    “我接你电话只是想要跟你说清楚从此以后我们不会再是朋友,我以后都不想再见到你。”

    辜御臣沉静了许久,才道,“我能不能再跟你见一面?”

    “我说了,我们不再是朋友,我也不可能再见你,今天是我打给你的最后一通电话。”

    辜御臣轻缓的,细声的,一字一句的吐出,“如果我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发生关系,我那天对你说那样的话,只是想要证实季凌天对你的爱,你是否还愿意出来见我一面?”

    秦梓歆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眸,“你说什么?我们我们没有”

    “出来见面吧,明天中午,我就在我们平常约见喝咖啡的地方等你。”

    秦梓歆半晌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辜御臣那边已经结束通话。

    季凌天回到家的时候,看到秦梓歆一个人坐在窗边发呆。

    他放下手边的西装外套,走了过去。

    秦梓歆出神地想着事情,并没有注意到季凌天已经回来,直到季凌天坐在她身边,宠溺揽住她,温柔问,“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发呆?”

    他揽住她的那一刻她这才回神,欣喜看向他,“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刚刚。”

    “我都没有听到你开门的声音。”

    “是你想事情想得太入神了。”

    秦梓歆窘迫。

    季凌天问,“想什么想得这样入神?”

    “没啊,天马行空的乱想。”事实上她在想辜御臣跟她说的话,不过她暂时不想告诉季凌天这件事,等明天见过辜御臣后她再跟他说。

    “怎么也不睡一会儿?”季凌天亲了亲秦梓歆的脸颊,宠爱地问。

    秦梓歆懒懒靠在季凌天的肩上,并挽住他的手臂,“我想等你回来,我们一起睡。”

    他侧过脸,高挺的鼻子嗅着她秀发淡淡的香味,“那我抱你上-床睡觉。”

    “嗯。”

    季凌天大手一捞,很轻松将秦梓歆抱在了怀里。

    秦梓歆圈着季凌天的颈项,深情地睇望着她。

    大床上,季凌天在秦梓歆的身体上方,手捧着她细致的美丽脸庞,眸如黑曜石般灿亮你凝望着她,“宝贝”

    “嗯?”

    “你说句我爱你给我听听。”

    “干嘛要我说啦?”

    “我想听。”

    秦梓歆小小声地说了句,“我爱你。”

    “加上我的名字。”

    “我爱你,季凌天。”

    季凌天这才满意低头,轻轻啄吻她樱红的滣瓣。

    她闭着眼迎合着他,可突然的,她扭开头,推拒着他压下来的哅膛,问他,“对了,有件事要问你”

    季凌天染着***的黑眸迷离地看着她,“嗯?”

    “你说你在调查是谁拍的那些照片你查到了吗?”

    “嗯。”

    “是谁啊?”

    “你不需要知道,而我,不会放过那个人。”

    “我只想知道是不是御臣?”秦梓歆屏着呼吸等待着季凌天的回答。

    “不是。”

    秦梓歆终于呼了口气,“我就知道,御臣不会这样做的。”

    季凌天半眯起眼眸,斜睨着秦梓歆,“你那么信任他?”

    秦梓歆拍了季凌天一下,“你好小气哦,我跟御臣认识这么多年,我愿意相信他的人品。”

    这一刻,季凌天低头啃了一下秦梓歆的肩,“除了我,你谁都不能相信。”

    “啊?”秦梓歆痛呼了一声,“你真的好小气啊”

    季凌天吻上秦梓歆撅起的滣,“这是占有。”

    “你”

    季凌天扒掉了秦梓歆身上的衣物

    接下去,秦梓歆的声音被淹没,房间里只剩下了浅浅低低的訡哦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